weijia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ijia2009

博文

《夜夜夜夜》 精选

已有 16188 次阅读 2013-5-12 13:0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歌手, 流行歌, 唱功, 入戏

《夜夜夜夜》

贾伟

昨晚听了场声乐系一名中国留学生举办的音乐会,她是唱美声的,中途反串了一下,唱了两首流行歌,其中一曲是在吉他伴奏下的《夜夜夜夜》。

由于是美声的功底,所以这首歌唱得舒展、华丽,音色像山间的泉水那么清亮,歌声跌宕起伏、余音绕梁。如果硬要挑剔的话,就是这位学声乐的高材生炫丽的唱功盖过了这首歌应有的意境,没有听出歌中试图展现的一个孤独的灵魂在天地间所做的自陈与叩问。

《夜夜夜夜》是熊天平作词作曲,齐秦原唱的一首90年代中期的流行歌曲,歌词如下:

想问天你在哪里?

我想问问我自己,

一开始我聪明,

结束我聪明,

聪明的几乎都毁掉了我自己。

想问天问大地,

或者是迷信问问宿命,

放弃所有,

抛下所有,

让我飘流在安静的夜夜空里。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于真正的我。

我不愿再放纵,

我不愿每天每夜每秒飘流,

也不愿再多问、再多说、再多求

我的梦……

跟熊天平的其它歌曲一样,这首《夜夜夜夜》唱起来有一定的难度,也因此经常被选做在赛场上用来炫技的一首歌曲。十几年来,这首歌在各种专辑、演唱会、选秀场上频频出现,风格各异的翻唱版本不下几十种。而最近林志炫在“我是歌手”上把《夜夜夜夜》更是唱得全场震撼,从而把这首歌推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

我上YouTube专门听了一下林志炫的现场演唱,果然是唱得凄清婉转、美轮美奂,细微之处音质的展现和气息的转换无可挑剔,堪称近年来最好的版本!

这首歌在林志炫的演绎下有一种直达内心,贯穿灵魂的力量。音乐的震荡之下,你的内心深处会伸出无数纤细的情感触角,悄无声息地抚摸你的过去,聆听昔日的心声,于是,你温柔地拥着它们,或者被它们温柔地拥着,在华美而忧伤的乐曲中,在寂寞的雨巷,在安静的夜空里,与往昔一起漂流……

当然,欣赏林志炫版的《夜夜夜夜》,并不意味着原唱齐秦的版本有任何逊色之处。如果你回过头来听齐秦的版本,一样会赞不绝口。所不同的是,齐秦少了一些华丽的转折和装饰音,多了一份清冷孤绝、豪放不羁。

八、九十年代齐秦的歌,诉说的是狂飙突进的青春岁月里的爱情宣言和失意泪水。而这些年他的表演不断有变化,其中一种很有意思的变化,就是流行歌配以华丽的交响乐团伴奏。这种尝试不知道是谁开的先河,但效果很不错其实不少流行歌曲的编曲里都有弦乐成分,在演唱会中,弦乐的加入让歌曲平添几分浑厚和唯美的音乐效果,脍炙人口的通俗歌曲加上气势恢宏的交响乐,令人耳目一新、如痴如醉。

在“我是歌手”上表演《夜夜夜夜》时有个小插曲。据说志炫在登台唱这首歌时忽然接到长辈朋友去世的消息,所以在台上他是噙着眼泪、怀着伤痛唱这首歌的,因而听者觉得格外伤感,现场有些人在他的哀婉的歌声中不知不觉热泪长流。我所感慨的是歌手在台上对这种“度”的把握很不容易,既不能一味炫唱功和技巧,又不能入戏太深声音哽咽而影响正常发挥。林才子的歌富有情感,但情到深处并不肆意宣泄,可以说其唱功到了收放自如、炉火纯青的地步。

对于这种“度”的把握,我在想,其实人生恐怕也是一样的,我们每个人既要会“入戏”,又要会“出戏”。“入戏”和“出戏”,虽然有时只有一步之遥,但如果太过于投入,太过于随性,往往会迷失自己的所求,从而找不到自己的下一个出口。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5898-689114.html

上一篇:那些学术会议的趣事
下一篇:听海

73 罗德海 陈安 陈楷翰 曹聪 徐大彬 齐国臣 刘艳红 李万峰 罗帆 赵美娣 王善勇 李天成 郭向云 曾庆平 张乾兵 刘超文 杨月琴 李霞 陆俊茜 王海辉 李建雄 陆雅莉 李土荣 金小伟 陈冬生 李汝资 张鹏举 庄世宇 武夷山 王芳 廖晓琳 秦雪梅 张雪峰 宋瑜 杨玉玲 边媛媛 褚昭明 余昕 李学宽 高虹 苏盛 鲍海飞 邢志忠 吉宗祥 张佐 唐常杰 史燕青 丛远新 何士刚 蒋永华 徐萌萌 杨正瓴 马英 彭志欣 李郎平 朱晓刚 虞左俊 张树风 姜宏斌 王桂颖 陆泽橼 张明 anran123 yxh3161 qqlisten ilovelife365 biofans wenbo88818 yunmu zzjtcm xqhuang bridgeneer crosslud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1 11: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