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jia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ijia2009

博文

打乒乓的随想 精选

已有 9469 次阅读 2013-3-7 16:30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创新, 院士, 青年学者, 领军

打乒乓的随想

贾伟

最近忙得一塌糊涂,刚收到博友短信,批评我好久不写博,不大像话。于是赶紧坐下来码一段话,算是更新一下博文。

昨天吃午饭的时候跟一个国内来访的青年学者聊天,他说他们单位的常规锻炼活动是打乒乓,一个老院士带着一帮青年教师活动。有意思的是,老院士的乒乓热情和技术与日俱增,而他身边一帮年青人本来球技很精湛,半年下来技战水平大不如前。因为他们发觉跟别人打球时,回球总是习惯性地往对方最舒服的地方送,被对方一抽杀便很快败下阵来。

听完了这个朋友绘声绘色的描述我笑了,想象那一帮聪明的年青人,打个乒乓球都想着去博取老爷子的喜欢,结果弄得自己球都不会打了。乒乓球如此,别的方面说不定也会是这样。

想起眼前的一个故事,前不久科学网上曾泳春博主有一篇题为“ 撒娇是一种人生态度”的博文,我没看懂!我同意泳春博文中的“敬畏自然”一说,也理解“示弱”的方式,但“敬畏自然”加上“示弱”怎么就变成了“撒娇”,恕我智商低下、语法和逻辑水平都不高,实在是整不明白,两个概念彼此八竿子也打不着!但更令人称奇的是,YC的著名粉丝蒋劲松同学很快写博文呼应,讲了一个农民一面种庄稼一面喂麻雀从而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故事,最后他老人家隆重点题,认为该农民是一种对自然敬畏并示弱的行为,是在向大自然撒娇!我一面阅读他的高论一面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可能这也算是对胡扯的一种敬畏+示弱的表现),我十分担心老蒋同学一如既往地这么取悦偶像,再过两年可能连中国话都不会讲了……

借机调侃一下两位博友,言归正传。刚看到新华社刊发的上海交通大学党委书记马德秀的一个发言,她分析中国为何改变不了“世界工厂”的尴尬地位,原因是科技、教育、学科之间都存在着脱节。她举例说,第三代核电大型铸锻件曾是卡在中国核电装备业咽喉中的骨鲠,多次试验都没有成功。上海交大的潘健生院士主动带领十几位教师助阵,他们向负责研发的上海重型机器厂讨项目,并提出“这个项目立不上一个课题、拿不到一分钱也要做!”自从潘院士和一批教师加盟后,该厂基础研究和多学科交叉的优势显现。去年7月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核电大型铸锻件研制成功,潘院士的科研团队也从大锻件生产工艺中归纳提炼出基础理论问题,迄今发表高水平论文100余篇,并从这个产学研合作中衍生出“973”计划项目。

看完马书记的这段话,我开始感慨。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潘院士了不起,要是中国两院院士几千号人中有一半人能这么做,中国何愁提不高创新能力!但仔细一想之下,我很快又改变了念头,潘院士这样有胆量去动真格接受挑战的毕竟是凤毛麟角,我们这么多老院士真要是哗啦一下冲到工业第一线去,那可能就不妙了,别的不说,这个打乒乓的“局面”会从科研领域直接转移到工业领域去。

院士当中不乏懂行并位居学科前沿的领军人才,但创新这个东西要靠年青人,这个观点无须争论!而我国创新能力不强、几十年如一日地担当“世界工厂”的根本原因是年青学者不在科技领军者的行列,这些年青人就像那个打乒乓的科研团队一样,亦步亦趋不敢越雷池一步地跟在老同志后面跑,何来争先一说?

回到开头吃午饭的场景,我向国内学者介绍这里的科研情况时,直接指着饭厅里吃饭的几个美国同事介绍他们的领域和背景,我顺便告诉他在角落里吃饭的那个老头是美国科学院院士。我说,“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对院士是尊敬的,但没有人去众星捧月,所以他老人家在那儿一个人显得有点孤单。我们这里也打乒乓,不过那帮打得很好的家伙不带老头儿玩,嫌他水平太差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5898-668067.html

上一篇:“毒奶粉”的毒性与肠道细菌有关
下一篇:未来的中国大学

72 魏东平 杨月琴 武夷山 吴国清 陆俊茜 刘艳红 杨玉玲 李建雄 鲍海飞 张启峰 逄焕东 郭文永 郭向云 李宁 褚昭明 蔣勁松 赵宇 文双春 王善勇 汤治国 朱新亮 魏武 李宇斌 李汝资 王恪铭 张鹏举 王芳 王海辉 曹聪 林树海 曹建军 吴云鹏 陈安 张骥 王汀 丛远新 卫军英 乔中东 许有瑞 肖海 张文超 戴德昌 仲银鹏 庄世宇 王春艳 操光辉 王桂颖 刘晓锋 梁进 邢志忠 王晓明 马英 吕乃基 张婷婷 郑波尽 陈祖昕 杨连新 张乾兵 GDHBWQ anran123 zzjtcm htli dating xqhuang crossludo bridgeneer crossing vdmzsfj yunmu biofans dreamworld tianshi199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7 13: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