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jia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ijia2009

博文

秋菊的随想 精选

已有 20210 次阅读 2012-11-5 01:4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学术争论, 秋菊, 江南Style, 政治分歧

秋菊的随想

贾伟

昨天带着全家去了Charlotte一家中餐馆吃了顿自助餐。其中有个小插曲,儿子一面恶狠狠地拿他喜欢的食物,一面跟他姐姐炫耀说:“我这么个吃法,一定能把今天付的钱给吃回来!”姐姐显然成熟多了,给弟弟分析道:“这是不可能的,开餐馆的都精着呢,他们早就算好你有多大本事了。爸爸,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我当时哭笑不得,因为我身边笑盈盈地站着的那个有点中年发福的先生就是这家餐馆的老板。

女儿说的是有道理的。好像阿拉伯有个谚语也是这么个意思:再大的烙饼,也大不过烙饼的锅。

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不由得想起两句诗: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这两句诗有个典故。在冯梦龙的《警世通言》中讲过这么一则故事:有一天,苏东坡去看望宰相王安石,恰好王不在。苏东坡在王安石的书桌上看到了一首咏菊诗的草稿,才写了两句:“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东坡心想:黄花乃菊花也,它最能耐寒,怎么会被秋风吹落呢?说西风吹落菊花说明王院士这个人科学做得不怎么样嘛。于是他提起笔来,续诗两句:“秋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王大人回来看到这两句诗,心里很不爽。他要给小苏同志长长见识,就把苏东坡贬为黄州团练副使。苏轼在黄州的九月重阳那一天到后园赏菊,发现大风过后,落英缤纷,满地铺金。这时想起当年草率给领导续诗的往事,才悔恨自己经验不足,杯具了。

说实话我不太相信历史上真有这事,可能是有那么点由头然后加上文人的大肆渲染,便成了一桩千古趣事。历史上苏东坡与王安石同为唐宋八大家,但俩人政见不和,王安石提倡变法,而苏东坡反对。不过我想后人恐怕会被两人学术上的(平等)地位所混淆,而拔高了苏东坡的政治立场和与王安石斗法的层次,实际上他们两人在宋神宗时期同朝为官时,王安石当的是宰相,苏东坡才混了个祠部员外郎,因此,说王相爷在台上做政府工作报告,苏大才子敢向他砸鸡蛋,那是吹牛。

如果我们现在有个剧组,架起摄影机把当年的故事重新演绎一下的话,我想当时更可能的情形是这样的。苏员外郎由于一直跟在他父亲以及父亲的几个老战友屁股后面混,对中央的改革方针颇有微词,因而接连被组织部下放到密州、徐州、湖州从事基层工作多年。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再不跟全面主持中央工作的王院士改善关系的话,这辈子恐怕要彻底杯具了。于是在金秋的某一天苏东坡同志拎着明前西湖龙井和鄂尔多斯产的羊毫笔步履轻盈地去造访宰相府。

到了王院士的办公室,趁着秘书去隔壁会议室通报之际,东坡对宰相的办公桌上的文案打量了一番,这里堆放着的都是些事关国计民生的大项目,有《南水北调工程》、《三峡工程生态研究》、《钓鱼岛之军事态势分析》等等,哇!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就连垫在办公桌一只脚下的都是本重要文件(依稀看出好像是“转基因粮食”的字样)。看着这些文件,东坡心中油然产生出对宰相的滔滔敬仰和爱戴之情。这时王安石踱着方步走了进来,东坡忙上前施礼,亲切地叫了声:“石头哥,小苏来看望您了。”

王安石示意他坐下,关切的说:“你晒黑了,基层工作让你受苦了,但也得到了锻炼吧?“

东坡忙不迭地说:“是啊,我一直想跟您汇报思想来着。在基层这几年,我认真地思考了您的改革举措,也仔细回顾了我们学术思想上的分歧,我赞同您的改革方向,但对于您的改革政策可以进一步提高之处,我这里归纳了一十三条具体化的建议,供您参考。“

王安石举手打断了东坡:“这些可以慢慢谈,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你的政治立场和组织原则。阿苏啊,我长你一十五岁,你既然叫我哥,也赞同我的工作方向,你就跟着哥哥我干吧。以后我在朝廷罩着你。“

东坡又惊又喜:“您是说让我回中央工作啦?“

王安石:“那当然,但是有一条,你需要站在学术的角度为我的政策鸣锣开道,有什么不同意见你要给我摆平,哪怕这个意见是你父亲和兄弟的。“

东坡开始踌躇:“您是说让我这个大学士给你当马仔?要知道我发过不少高影响因子的文章啊。我想知道您给我安排什么级别的工作呢?“

王安石:“目前宣传口子有个正处级的岗位,你先干起来。你那些高影响因子的文章在老夫眼里没啥用,不能当饭吃!再说这些杂志和科研经费都已经被我控制起来了,不听话的人,我们可以封杀他们。“

这下苏东坡同志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有木有搞错?我原来在中央还是个司局级干部,怎么去基层锻炼几年后反而成处级了呢?他不能忍受这样的行政待遇,更不能被人贬低他的学术水平,哪怕对方是他的领导。姓王的这么做,简直就是流氓文学家,不,更准确地说是流氓政治家!于是他一冲动,脱口而出:“No, 我不想跟你干!

王安石有些诧异,皱着眉头说:“这样吧,我也不勉强你。我马上还有个会,你再想想,想清楚后再跟我联系吧。”他略一沉吟,便在办公桌上摊开宣纸写了两句诗:“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写完他便去会议室了,把苏东坡一个人扔在办公室作晕菜状。

东坡缓过神来后,顿时醒悟:要么跟你干,要么被你干掉。你姓王的要像秋风扫落英那样把我往下橹,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我可是被组织多年考察过的有基层和中央工作经验的干部。于是火往上撞,提笔补了两句:“秋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

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苏东坡同志被组织部一纸公文从原中央部委司局级干部直降到湖北省黄冈县附近的黄州府任团练副使(大概介于副处和正科之间)。可悲的是,他原先是京官,以朝廷大员身份来地方跟当地行政领导同桌议事,太守或知府会用无比敬仰的口吻说:大家静一静,我们先请苏院士作重要指示。或者会轻声地问上一句:东坡同志您看这事儿这么处理行不行?现在成了团练副使,干起活来基本就是当地部门的一名勤杂工。

这不昨天黄州太守在办公会上跟他说:小苏啊,明天文化部的杨副司长来检查工作,你要陪好啊……苏团练副使一阵激动,赶紧表态:好的,我一定带杨司长一行去黄州公园赏菊赋诗,具体安排我是这么考虑的……结果太守立即让他打住:“你脑子进水啦,我话没说完,你陪杨司长的司机去吃饭,杨司长当然是我来陪,他是搞文化建设的,我们要安排歌舞团的几个一线演员作陪……”于是,东坡无语,第二天他陪着领导的司机去公园赏菊。走到菊花架下,只见满地铺金,枝上全无一朵。这就叫“无可奈何花落去”啊。哎,他终于有点明白:决定世间的一切学术和政治斗争命运的,不是水平上的高低,而是行政位置的高低。

于是,苏学士在黄州四年内埋头做学问,狂发SCI文,他作诗220首,词66首,赋3篇,文169篇,书信288封,合计七八百篇。代表性作品有两赋一词”-《念奴娇·赤壁怀古》、《前赤壁赋》和《后赤壁赋》,还有《卜算子》(缺月挂疏桐)、《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散文以及数量可观的笔记小品和书札(如《记承天寺夜游》等),这些都是在领域内有很大影响力的文章,让他在引用率和H指数上一下子超过了王安石。值得一提的是他官运虽不济,但他民间粉丝如云,在黄州街头行走,成群的女粉丝跟在后面狂丢水果示爱,东坡同志的后脑勺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让他一面揉着脑袋暗自窃喜一面埋怨她们方式方法有待提高 - 苹果和石榴扔得太多了。

其实,苏轼对朝廷的“官本位”文化的悟道还不是最透彻的,他光惦记着王院士对他的迫害和他要做的抗争,站在一定的高度看,他和王安石两个人可以称为难兄难弟,都是一对倒霉蛋。要知道,再大的烙饼也大不过烙饼的锅!王大宰相风光过后也难逃被边缘化的命运,神宗儿子哲宗接位,又像秋风扫菊花那样地废除了他的苦心经营的新法,石头哥也在翌年抑郁中死于石头城(江宁)。在皇帝他老人家的眼里,你们这些个大学士们都是马仔的命,我看你不顺眼,就打倒你,然后让我的儿子给你平反;对于表现不错的,我挺你,但不要忘了,我的儿子一定会灭你的。这才叫真正的系统管理学。

这里再补充一些后人调研出来的资料。在那个锐意改革的老王头被新的领导核心扒拉到一边去后,苏轼同志被调回中央,重新进入领导班子,任礼部尚书(正部级)。但好景不长,新核心不久便推出了“要实现干部年轻化”的新举措,可怜的苏老又从正部级位置上被一路贬将下去,最后一次直接被派去了(在当时)鸟不下蛋的海南岛。东坡同志在海风中抱着椰子树老泪横飞,他对领导和革命事业彻底绝望了。于是,昔日的大学士便在海南终日以酒浇愁,一面高声吟唱,一面作骑马和发疯状手舞足蹈,结果这种舞姿被他的小妾记录下来,在民间得以流传,后人称之为《江南Style》。而他当时唱的歌,就有点没记全,后人整理出的大意如下:

只怪我对事业爱得那么汹涌、爱得那么深,

于是梦醒了搁浅了沉默了挥手了,

却回不了神;

如果当初在写诗时能忍住了

激动的灵魂,

也许今夜我不会让自己在思念里

沉沦……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5898-629349.html

上一篇:如果有一支竹笛向你吹响
下一篇:爱如空气

193 曹聪 雷栗 刘艳红 王善勇 武夷山 李宁 齐国臣 李伟钢 王芳 鲍海飞 蔣勁松 杨月琴 吕喆 吴飞鹏 李学宽 陆俊茜 丛远新 许培扬 唐常杰 陈熹 蒋迅 陈小润 杨斌 苏盛 刘庆丰 吴浩宇 常顺利 张婷婷 夏伟梁 肖重发 林树海 魏武 陈国文 董全 郭向云 冷成彪 张雪峰 杨宁 喻海良 王随继 张潇 徐笠 洪坤 王光辉 李潜 苏力宏 李志俊 屈林 兰轲 邓汉强 周里钢 姜津 赵理 王启云 唐凌峰 孟凡成 梁建华 袁方 杨海水 马磊 顾生越 秦占杰 夏循礼 辛晓十 许洪光 张昭 马欣然 陈湘明 谭传武 樊高威 武焕春 何龙 刘士勇 俞强 侯雄坡 刘瑞亭 李春发 王恪铭 赵斌 李土荣 栾军伟 卫军英 刘建兴 秦雪梅 汤建 魏东平 董丰收 逄焕东 刘文礼 王春艳 曾荣昌 李建平 刘建国 徐建良 尹喜悦 朱鸿鹄 中国科大出版社 曹宇 黄振宇 严少华 史燕青 李宇斌 任胜利 姜宝玉 付伟 朱新亮 肖海 陈冬生 袁宏伟 李孔斋 杨晓虹 庄世宇 叶剑 揭文才 王海辉 金小伟 苏德辰 焦豹 陈珍珠 孔晓飞 曹广福 李红周 璩存勇 吴云鹏 何士刚 刘波 韩庆森 王婵娟 单睿智 马红孺 苏红 姜宏斌 刘俞辰 王云才 许有瑞 邢志忠 杨秀海 肖创 魏成喜 何金华 徐向田 李晓敏 陈志刚 栗磊 Editage意得辑 贺乐 虞左俊 曾泳春 杨立泉 唐方爽 张弜 邸利会 郭勇 黄锦芳 王桂颖 李锡帅 韦雪花 赵美娣 徐萌萌 葛素红 anran123 ncepuztf luxiaobing12 TLee whw3791 笑傲江湖 phage HZXWM sj1990 wiseflower tianyuthu xiaobaobao888 crossludo bridgeneer datapro xldxm2009 yxh3161 iris7009 wangdaoyongzai htli jlx1969 silentyf FloatingRose xiaoopangv5 xuewu 齐晓峰 muchao327 zzjtcm caogentan zhanglaod ilovelife365 xqhuang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17: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