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jia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ijia2009

博文

男人KTV

已有 13481 次阅读 2012-1-28 22:5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人生, 海归, 心情, KTV

男人KTV
贾伟
 
     国内进入大年夜的时候,我们全组正在佛罗里达的奥兰多开会。
     说是开会,其实也是借此机会带着大家出来散散心。按惯例我们组每年都要出游一次,把组会放到外地去开,其中在安徽黄山顶上召开的组会属于水平最高的一次,当然我指的是海拔高度。
     奥兰多的夜晚是迷人的,站在宾馆阳台上看出去,对面一泓湖水波光粼粼,湖边树影婆娑,灯火璀璨,夜风暖暖的吹来,远处的灯塔若隐若现,像是在告诉我应该到外面的世界去徜徉一番。宾馆旁边就是迪斯尼乐园,我知道组里几乎所有成员都已隐身在这夜色阑珊中,说“几乎”所有人,是因为只有我“宅”在房间里没出去。
     今天就是不想出去,戴上耳机打开口袋里的苹果iPod nano,放出来的是一曲胡彦斌的《男人KTV》。
     一堆男人下了班不回去,
     十几个人关在KTV,
     唱着青春随风远去的回忆,
     说这年头还有什么让我们动心…… 
     这首歌我不太熟悉,我的解读是关于三十左右时的男人的歌,那个年龄段的男人深陷于夏天的炙热难耐和豪放不羁,但隐隐已能感到秋天即将到来的些许凉意,他们想唱出的应该是介于“欲赋新辞强说愁”和“却道天凉好个秋”之间的心情。
     前两天写基金标书写得头晕眼花时,被我们DHMRI研究院董事长(90岁高龄的)Murdock老先生叫去吃午饭,席间一个西装革履颇有明星气质的中年男子从邻桌走到我身边来寒喧,他自我介绍叫Tom Ross。我连忙站起来跟他握手,心知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去年上任的)北卡大学总校长了。我自报了家门后,他笑着说:我听说过你,三年前从中国来的,你到北卡工作在适应上有什么困难吗?我知道这只是个礼节性的问候,于是便跟他幽了一默。我说我遇到的困难大体上跟你遇到的差不多,你从附近的本科校园Davidson College校长办公室换到拥有十七个校区的北卡大学的总校长办公室;我从一座两千万人口的城市(上海)换到北卡的一座两千人的城市(Kannapolis)上班,我们面对着都是因为人数不同所带来的文化上的差异。说完我们两人中年男人会心地笑了一通。
     好在Tom没有接着再往下问为什么当初会来北卡,我也无须再做一次祥林嫂去解释。其实随着我的“北卡化”过程进入第四个年头,这里的朋友们已经不再把我当成陌生人了。可是呢,我发觉自己心头有一个问号在慢慢升起,我怎么会在这个如此乡下的地方就一直呆下来了呢?
     男人歌唱给谁来听,
     下一首有没有你心情……
     看来“心情”还是很重要的。九十年代后期,我们几个朋友在密苏里有过很多次的海归和海不归的讨论,记得最激烈的一次讨论是在哥伦比亚市Downtown的一家叫Lakota 的咖啡屋。当时的一些经典“台词”在今天依然清晰。我认为美国工作、生活比较规律,有predictability,适合做长期性创业规划,可以考虑在美国创业,当然我可以很轻松地写一份business plan出来,大伙儿和我一起干。但是,我们中的一位血气方刚的朋友说:哥们儿,有什么好plan 的?我们天天早9晚5的工作,这一周是,下周还是,周末干什么呢,shopping买菜。今年这样,明年还是这样,换个地方也还是这样,这样的生活在我看来其实跟死了躺在棺材里有什么两样?回国干吧!另一位也激昂地说,对,咱这辈子总得要点激情吧?什么 plan, 什么predictability, forget it! 咱要的就是unpredictability!男人嘛,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没啥了不起的。讨论到后来我的热血也一个劲的往上冲,一拍桌子:干!咱三人谁也不许怂,一起回国!男人的事情就是这样,在生命的某一个时刻某一个地点飞出去的唾沫星子就会不可思议地变成一系列惨烈的行动。小咖啡店里的诺言后来都一一兑现了,我辞了工作,卖了房子,卖了车,全家义无反顾地海归了,一归就是十年。
     在国内的起步是艰辛的,那段时间我们几个朋友会去疯狂的K歌,每到最后大家都一起往高音处喊,不喊得声嘶力竭不回去。那个时候我们唱的是从美国工作的按部就班、养尊处优到回国后当“老板”的劳心劳神、举步维艰;唱的是从美国的豪放不羁到国内的如履薄冰;唱的是做人还是做事的迷惘;唱的是周华健的《朋友》、张学友的《吻别》;总之,我们唱的是《男人KTV》这首歌中的年龄,唱的也是这首歌中的心情……
     当了教授以后我也常常带着学生们去唱歌,但自己就不怎么唱了,喜欢坐在一个角落里听他们热烈奔放的喊叫,看男孩们争当“麦霸”的丑态、女孩们推三阻四的矫情,琢磨80后、90后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流行歌……
     往事可以追忆,今生不能重来。不知哪一位诗人曾说过,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历历可见。年轻时的我常想,什么样的人生才算完美?今天的我是这么想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歌,只有完美的心情。完美永远是一种记忆中的东西,是一种隔了时空、经历了时光的沉淀后在我们记忆中封存下来的前尘往事。
     因为需要封存、需要记忆,我们生命中才会出现一次又一次的离开。也惟有离别,才能把一切最美丽澄澈的年少往事完好地保存下来。在一个没人的夜里,当音乐响起,这些完美的故事如同生命中酝酿出的一朵朵花儿,在月光下轻轻绽放开来,它们纯净、可爱的让人动容,它们依然馨香、炽热、无怨无悔、美丽如初……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5898-532298.html

上一篇:元旦杂想
下一篇:浮生半日

109 曹聪 李宁 黄锦芳 陆俊茜 刘艳红 王晓明 刘用生 赵凤光 陈安 齐伟 吴飞鹏 王华民 武夷山 王春艳 唐凌峰 刘立 鲍永利 孙学军 周涛 刘广明 梁建华 徐耀 于锋 黄晓磊 平文丽 汤治国 曾泳春 赵明 姜宏斌 魏东平 杨晓虹 蔣勁松 任胜利 马磊 马昌凤 黄伟 王启云 张军波 李学宽 陈龙珠 张亦放 刘玉仙 鲍得海 雷栗 方晓汾 袁文常 曹建军 张欣 张彦斌 王晓艳 牛丕业 马红孺 贺天伟 刘庆丰 刘建国 罗帆 张婷婷 曹广福 刘颖彪 张玉秀 张亮生 王伟 徐索文 陈国文 虞左俊 邵明飞 丁仁博 盛弘强 王汀 魏玉保 揭文才 柳顺义 邓旭坤 金小伟 袁宏伟 薛怀君 赵志立 邸利会 朱晓刚 季翼鹏 王欢欢 李孔斋 王扣 唐常杰 文蓉 杜振亭 杨新建 史智才 朱新亮 曾跃勤 杨月琴 crossludo nfusux aichengzhang sanwenshi zzjtcm lingling101 zhangcz07 neilchau tieguanyin waun zhaoyao917 LDDJ wpsuper peach2011 vangue 笑傲江湖 qinyh dangp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17: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