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Safet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uoSafety

博文

量子心理视阈下的安全科学刍议

已有 2281 次阅读 2020-2-8 11:10 |个人分类:安全指南|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量子, 安全

量子心理视阈下的安全科学刍议


0 引言

一直以来,人类都以理性自诩,人作为高级生物自然是理性的。有安全学者提出理性人的概念[1],这是一次有益的尝试,尽管存在逻辑上的缺陷。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当人类在思考、选择、决策、犹豫和推理时,尤其是面对与自身安全和健康息息相关的问题时,其实人类遵从的并非传统且理性的逻辑规则,而是充满奇特和怪诞标志的量子法则,人类的心理其本质是非理性的。关于人的安全行为的研究一直是处于借鉴它知识迁移的状态,研究安全科学中的不安全行为则往往偏重于对纯粹客观的行为描述,亦或是基于确定的事故致因理论和安全行为模型的前提下的传统行为探究。例如,许素睿等[2]在海因里希、斯图尔特事故致因理论基础上,运用组织行为学原理构建了行为安全2-4模型。该模型将导致事故发生的组织原因归结于安全管理体系和安全文化,剖析出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与管理和文化,形成了新的事故致因理论。王秉等[3]借鉴心理学中人的行为产生机制,构建了安全信息行为的元模型。认为安全信息行为的构成要素为安全信息用于因素和环境因素两大类,通过实现行为管理达到预防事故和促进安全的目的。逄文文等[4]的以认知心理学、安全行为学、系统动力学等学科为基础,通过分析影响建筑工人安全行为和认知心理历程的因素,确定出系统研究需要考虑的变量,建立起感知风险、安全行为执行、事故交流水平、乐观主义影响等要素之间相互作用和影响的因果反馈机制。钟茂华等[5]采用因子分析法对问卷的因子结构进行分析,针对安全行为影响因素,采用路径分析法建立各项指标的结构方程模型。研究认为良好的安全氛围有助于提升乘客的安全知识水平、安全动机、安全心理水平和安全参与行为水平,乘客安全心理与安全氛围显著相关,安全行为不会产生显著影响等。罗通元等[6]总结出14种心理学效应来解释事故发生的心理本质,从心理学角度诠释事故发生的机理,阐明事故发生的心理学机制。认为从心理因素和环境到形成心理刺激,再到形成心理学效应进而产生不安全行为,最终导致事故发生。阐述10种常见个性心理特征,正是在这些心理因素的调控下,员工出现错误操作或习惯性违章就具有立足本源点。程恋军等[7]通过问卷对矿工进行不安全行为调查,并利用结构方程模型对理论模型进行实证检验,提出行动效能、主观规范、风险知觉、结果期待、态度对矿工不安全行为意向具有显著影响,行为态度是社会性规范、示范性规范、结果期待以及风险知觉与行为意向之间的中介变量,应对计划对于不安全行为具有正向影响等。周刚等[8]认为应从安全教育、技术培训、人机系统设计等方面预防人因失误,从建立和维持操作者对安全工作的兴趣、作业标准化、安全管理等方面来控制人的不安全行为。孙丽青等[9]提出安全自我效能感与安全意识、风险知觉和安全态度呈显著正相关;安全意识、风险知觉和安全态度与不安全操作呈显著负相关;安全意识、风险知觉和安全态度是安全自我效能感与不安全操作的中介变量;情绪在安全自我效能感与安全意识、风险知觉和安全态度中起调节作用。Kean E K[10]采用计划行为理论研究认为主观规范是行为安全意图和行为知觉控制和安全态度的最重要预测因子,安全行为可以通过使用安全知识和行为意图的结构来显著解释。

综合分析以上重点文献可知,以上理论未具体分析事故发生初期人的不安全行为对控制事故的影响。同时,由于心理活动是行为活动的决定性因素,模型也没有触及到心理层面这一根源问题。当然,国内外学者也有从心理学角度出发研究安全行为的文章,深入分析即可得知,此类文章最终的研究落脚点却是纯粹的心理学课题,研究重点随即进入了非安全科学领域,既没有真正解决安全科学问题也没有深入挖掘心理学背后的安全原理,可见安全科学自身急需原创性的安全心理学理论的。例如,张舒等[11]基于安全心理学的基础理论,提出调查干预法、安全心理咨询干预法、危机干预法、文化干预法等安全心理干预方法。认为安全心理与行为干预需要其他行业的专业人士参与,安全心理干预是针对个体内隐的心理活动,需要采取措施来消除或减少个体的异常安全心理的干预过程。关于量子心理的研究国内已有不少成果,更多的集中在企业管理和教育领域,往往是浅显的提及并未作深入的探讨,存在方法论和科学思路方面的问题也亟待解决。

量子论对我们认识自己及安全科学发展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也许也昭示着一场革命的到来。量子心理方式正方兴未艾,必将渗透到安全科学领域的研究当中,并有可能对安全学科的研究乃至整个社会的安全行为产生新的影响和深刻的启示。鉴于笔者对量子理论的研究,同时,为了创新出适合时代发展和安全科学特点的研究方法,结合量子心理的深刻特点以及其在行为决定方面的根本作用,就有必要从全新的视角来探知安全科学领域的基本问题。这必将对研究安全行为及预防事故带来新的变革。

1 量子心理的基本内涵

1.1 量子基本定义

量子一词源自量子理论,首先是在黑体辐射问题上突破的,1900年,普朗克根据“能量子”假设从理论上推导出与观测结果相一致的黑体辐射公式。能量子假设对于一定频率的电磁辐射,物体只能以普朗克常数为能量单位来吸收或发射它。物体吸收或发射电磁辐射的能量是不连续的,而是一份一份的,这一份一份的能量就统称为“量子”。通过对黑体辐射和量子假设的深入研究,突破了能量转移的连续进行方式,1905年爱因斯坦在研究光电效应时运用了量子假设,后来玻尔关于氢原子能级的研究,发现了量子理论的巨大威力,并被称为老量子论的典范[12]。之后量子原理的严苛表述形成了量子力学。量子理论经过了近100多年的发展,虽然时间不长,但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研究证明,量子具有波粒二象性、不确定关系、势垒贯穿现象、状态叠加现象和纠缠现象等[13]。简单来说,“量子”实际指的是能量具有不可分割的最小单位,“量子化”指其物理量的数值会是一些特定的数值,而不是任意值。例如,在(休息状态的)原子中,电子的能量是可量子化的,这能决定原子的稳定和一般问题。

1.2 量子心理概述

近代科学始于16世纪,从尼古拉斯·哥白尼提出的“太阳中心说”,到17世纪的“世界体系”的思想核心,延续到19世纪末的经典物理学揭示了绝大多数的自然界基本规律,人们的心理也禁锢于经典规律中[14]。近年来,量子理论已在社会实践中得到实际应用,量子管理、量子营销、量子创意、量子心理、量子佛学和量子计算等等[15]。带量子的词汇已经大量出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可以说,“量子”早已脱去神秘的外衣,而那些搞安全的学者对此却视而不见。量子物理学打破了牛顿经典物理学的唯我独尊的地位,如今已经超越物理学领域,成为带有世界观性质的更普遍的理论和心理模式。量子心理的特点是:认为世界在基本机构上是相互联结的,应该从整体着眼看待世界,整体产生并决定了部分,同时部分也包含了整体的信息。世界是“复数”的,存在多样性和多种选择性。在人们做出决定之前,选择是无限和变化的,直到最终选择了某种目标,其他所有的可能性才坍塌。同时,这个选择为人们进行下一次选择又提供了无穷多的选项[14]。例如,认为微观世界的发展存在跳跃性、不连续性和不确定性;认为事物之间的因果联系像“蝴蝶效应”所显示的那样异常复杂;认为事物发展的前景是不可能准确预测的;认为微观物理现象不可能在未被干扰的情况下被测量和观察到;在弄清楚任何过程的活动中,人作为参与者总是处于决定性的地位等等。

量子心理方式对于以人为主体的新时代有重大启发,须知人的价值难以估量,未来的个体作用将在各行各业及科学研究中发挥重要的决定性作用。量子世界是个不确定的世界,犹如人的心理过程和心理活动具有的不确定状态。量子理论中充满差异、可能、变幻的活动也是人类心理过程的特异性标志。量子心理具有七项基本原则:整体观、非决定论、涌现性及自组织、兼容并包、潜在性、参与性的世界和公共生活。量子心理模式是弥合东西方的综合心理模式。西方世界的串行心理是我们的“第一种心理方式”,它赋予了我们“智商”,东方世界的网状心理赋予了我们“情绪智商”。而量子心理,是将逻辑心理和网状心理通过第三种神经功能,将脑内不同部分链接起来,通过这种心理,我们可以挑战固有的观念并改变我们的心智模式,彻底地重构大脑。

2 量子现象与安全的关系

2.1 量子的独特现象

量子力学的四种关联现象包括状态叠加现象、干涉现象、纠缠现象和振荡现象,这四种现象是量子所独有的,究其本质与人类的心理和心理是具有一一对应关系的,因为人类本身就具有量子化的心理模式。独特现象主要包括:“状态叠加”现象。这是量子力学独有的现象。粒子未被观测时,会同时处于所有可能的状态,每种状态的出现和存在是有一定的概率,而进行观测后,这种叠加状态就会坍塌为唯一一种确定的经典状态,这就是“测量结果”。在经典物理学的世界中,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观测任何一种现象都不会改变它;“干涉”现象。在量子世界中,让一个粒子穿越一堵开了两个洞的墙,如果人类不去观测的话,这个粒子会同时穿越两个洞,该现象就是著名的双缝实验得来的。在实验中,粒子处于两种状态,这两种状态可能相互干涉,并在测量结果中留下这种无处不在的属性的痕迹。这一现象如果在经典理论中,显然也是不存在的;“纠缠”现象。当两个粒子处于纠缠状态时,应该把它们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和描述,不能将两者分开。虽然它们在空间上可能分离,但实际上两者之间相互影响和密切联系着。这一现象也与经典物理学相矛盾,在经典理论中,物体只能受其直接接触的环境影响,而不会被远隔十万八千里处的另一颗粒子影响;“振荡”现象。该现象描述的是把一颗粒子送到一个有两个凹陷的谷底,那么在与经典物理学不同的是,量子不会静止在其中任何一个凹陷的底部,而在这两个不稳定的状态间振荡。它不会保持静止,而是处于动态之中。

2.2 基于量子心理的安全关联

在长期的研究中,关于大脑的生理学机制尚未完全掌握,有许多谜底亟待深入研究。从心理学角度看,承载于大脑中的心理和意识等心理活动则有一个多世纪的历程,通过研究心理现象的发生、发展和活动规律来描述、解释、预测和影响人的行为。心理学涉及到认知、行为和人格等领域也与日常生产生活中的教育、安全和风险等领域发生关联。由此可知,通过对心理学的研究可规范人的行为和认知过程,激励其采用安全的方式消除隐患和避免危害,这点对于安全科学研究也是有重要启示的。人都是非理性的,无论是正常人(精神层面)还是非正常人,均无时无刻不表现出非理性的状态,尽管人会自以为自己是理性的动物。只要人表现出量子心理的过程,就说明人的心理的非理性的。人类心理的量子模式内涵简单阐述如下:

1)首先,为了说明人类的心理具有类似量子状态叠加现象,科学家设计了一种被称为“移动点测试”的实验,证明了人类的精神心理是处于相互叠加状态的。实验主要内容是观察屏幕上的点,所有的点都随机移动,但有一小部分被设置为往同一方向移动。实验参与者在观察一两秒后要说出这些往同一方向运动的点是向左还是向右移动了,并且要评估一下自己的确定程度。在这其中,有一半的测试者会被要求在测试过程的中途给出初步的答案,最后再给出自己所认为确定的答案。数据统计,共有9名志愿者参与了大约25000次测试。结果表明,与其他的回答相比,必须做出初步决定的志愿者对自己判断的信心比较低。传统心理模式认为人的意见总是处于一个确定的状态,做决策只是阅读这种状态而已。对于安全态度和行为,当人类在面对风险选择时,也往往根据确定的态度和行为既定行事而已。但与此相反的是,量子模型认为人类的观点处于不确定的状态,是若干种观点和状态的叠加状态。在决策或判断的过程中,这种复杂叠加状态就会坍塌为一种意见。所以,在实验中途被要求做一次决策就改变了意见的状态,产生了坍塌。如此,这一判断就会对最终的判断产生干涉,从而降低了最终判断的信心。

例如,在进行风险评价时,安全工作者在面对复杂系统的安全状态评估定级时,如果在系统安全测试阶段出现了异常扰动或状态偏离,此时,往往会影响评价者最终的状态判断和风险定级。根据前期的设计、施工、调试和运行数据作出的一系列判断就会因为中途的意见发生坍塌,对当初确定的评价结果可能就会产生疑虑甚至失效。因此,当解决安全问题时,人本质的非理性和不确定行为就显现出来了。

2)其次,在量子力学中独有的干涉现象也能验证人类的判断会相互干涉。一个名为“赌博游戏测试”的实验要求测试者有一半的机会赢得200美元,还有一半的可能输掉100美元。先让测试者玩第一局,然后问他们是否愿意再玩一局,并且选取一部分人告知其第一局的结果。结果发现,如果告诉测试者第一局你赢了,那么这其中有70%的人打算再玩一局。而被告知第一局输了的测试者中,则有60%的人也决定再玩一局。但是在那些未被告知第一局结果的测试者中,只有35%的人决定再玩一局。这一结果是违背常理的,因为传统逻辑认为,第三种情况的比例应该为前两种的平均数65%。也就是说,既然无论游戏结果如何都想再玩一次,那么即使不知道结果也应该想要继续玩。心理学家认为实际结果与传统逻辑结果存在巨大偏差的原因正是量子理性所导致的,人们的心理再现了双缝实验的现象。也就是一个光子同时穿过两个洞,然后发生了自我干涉。对不不知道自己输赢结果的测试者来说,他们就处于“我第一次赢了”和“我第一次输了”的这两种状态的叠加态,这就导致了在传统概率上又增加了干涉效应从而改变了决定。所以,未被告知第一局情况的测试者,最终的选择就要比传统理论所认为的概率要低。

例如,在安全管理中,当管理者实施风险控制行为后,安全人员明知不安全的状态还会发生时,他们一定会及时采取措施保证状态的安全,这种明确知道事情的情况会促使他继续采取下一步行动。这对他们来说,控制机会成本和减少负面损失成为了心理期望;而在管理者采取了风险控制行为后,安全人员明知不安全的状态不会发生时,他们也会继续采取下一步行动以加强和维持安全状态,这是因为他们获取了正向收益不能满足心理需求;但是在管理者采取控制行为后,安全人员不明确结果时,就不会有人主动积极的采取下一步行动,这就是干涉效应的作用结果。

3)再次,证明人类心理的量子纠缠现象可以通过被称为“蘑菇实验”实现。伦敦大学的詹姆斯-汉普顿教授于上世纪80年代发明了这项测试。测试内容有三个问题组成:蘑菇是一种水果吗?蘑菇是一种蔬菜吗?蘑菇是一种水果或蔬菜吗?当问测试者蘑菇是一种水果的问题时,测试者否认,没有测试者人认为蘑菇是一种水果。当被问及蘑菇是一种蔬菜的时候,这时有一半的测试者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当询问蘑菇是一种水果或蔬菜的时候,有99%的人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分析可知,既然所有人都不认为蘑菇是一种水果,那么按照传统逻辑,对于蘑菇是一种蔬菜和蘑菇是一种蔬菜或水果这两个问题给出肯定答案的人数比例应该是差不多的,但事实上存在巨大的差距。也就是说,很多人认为蘑菇既不是蔬菜也不是水果,但却认为是其中的一种。而实验中,在给橄榄、大蒜、杏仁等进行分类时,也出现了同样的偏差。具体而言,这一逻辑悖论就源于“纠缠”。在量子纠缠中,单独考察一个量子与同时考察两个量子时是完全不同的情况。所在,在量子心理模型中,对于难以归类的事物“水果或蔬菜”的分类也并不等价于这两种亚类的客观总和。其中的含义在被单独思考或与其他概念结合时,概念的状态就会出现不同。

例如,在安全科学的基础理论研究中,许多基础概念和词汇,如果放在不同的背景下就会具有完全不同的状态和诠释。比如“安全”一词在单独思考时人们想到最直接的就是没有事故和伤害,如果安全与信息结合起来时,形成的“信息安全”则偏置计算机和网络数据的保密等。安全和信息安全的概念发生的巨大偏差,并不是传统逻辑上人们理解的“信息”和“安全”概念的简单总和。如果按照传统逻辑就理解为信息不出事故和没有伤害,这显然是说不通的。这其实就是量子纠缠心理模式的作用结果。

4)最后,内克尔立方体测试实验验证了人类心理具有的量子振荡现象。内克尔立方体是瑞士数学家路易-内克尔于1832年发布的一幅视错觉图,意在说明视觉对透明立方体的透视关系可以作不同的理解,画有斜线的画即可在最前面,也可在最后面。如同“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这样的立方体可以由人类的知觉系统以不同的方式解读。由于这个图像没有显示线条在相交时哪些在前哪些在后,所以可以既理解为俯视图也可以理解为仰视图。而人类对图像的解读就在这两种状态间摇摆,心理学家将这一现象称之为“双稳定知觉”。科学家在量子认知框架内对这种“双稳态”知觉建模,他们假设一个双重状态的量子系统,其中每种状态对应着立方体的一种表现形式,两种认知间的切换对应着两种状态的量子转换。这一模型使研究人员可以推导出我们感知这一图像的速度以及知觉振荡的时限,推算结果符合实验测量的数据。感知速度为30毫秒,知觉振荡的时限为3秒。内克尔立方体告诉我们,不要被自己的眼睛所欺骗,也不要完全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有时你第一眼所看到的,并不一定是事物最真实的那一面。因为你只是从自己所处的角度,来理解所看到了事物某一面,这某个面,不能代表事物的整体。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同一件事物,通过不同的侧面再到整体,去完整全面地了解某一事物。

例如,安全科学的研究亦是如此,如果心理和角度仅仅局限在安全科学领域本身,很可能不会完全掌握安全原理,因为安全问题也是系统工程问题,必须通过系统心理来整体考虑。安全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问题,站在不同的视角和从不同的问题出发分析安全信息认知系统,所得到的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开展安全认知分析活动,正确合理的安全认知方法掌握和运用是提高安全状态和条件的基本目的之一。安全系统就是一种心理方法,对于一个事物完整的作用机制的表述方法鉴于此就有必要先对系统进行合理适当的框定,通过不同视角和维度去研究分析安全系统才是量子振荡心理的合理运用。

人类心理的量子化关注的只是用量子原理来描述认知现象,并不是神经元的生物学机制,而是它们全体以怎样的方式来处理信息、展开思考的。处于量子态的并不是人类大脑灰质本身,而是人类内心的思想以及它们在大脑皮层中的复现与转变方式。

3 安全研究的若干启示

3.1 量子心理对安全意识的启示

人的心理是看不见、摸不着、没有形状、没有重量的东西,他的物质性极弱,运动速度极快。由于物质性极弱,其最大的特征就是波动、跳跃、快速变化和不可预测。在这个时候,量子心理就必然发挥更大的作用。人们已经认识到生产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就是人的不安全行为,通过无数事故案例也证明了绝大部分事故就是人的不安全行为引起的。因此,研究人的行为规律,以激励安全行为,避免不安全行为对于安全科学和事故预防研究具有积极的深远意义。而安全行为的心理学本质则在于人的安全意识,我们知道意识决定行为,只有真正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及严重后果,才能避免不安全行为,实现安全状态。按照量子理论,人的安全操作、检测控制等活动本身就在改变着结果,人在安全活动中起主导作用,在一定意义上起决定作用,这也印证了安全学中的人本原理。

量子心理的本源来自量子心理,而量子心理学出现于上世纪70年代,德柏林在《量子心理学:通向存在的后现代生态学》一书将量子心理学定义为研究意识和经验的心理学[16]。意识在本质上是不能被精确地“抓住”的,但是安全意识可以改变大脑的机能,通过所谓的“自我定向的神经可塑性”,可以利用日常的安全训练和养成的安全意识以预测未来的危险状态。安全意识和大脑的关系就犹如手和手套的关系,即安全意识给大脑提供所有的定向性安全活动,指导安全行为的预测实施,就如手给手套提供定向活动一样。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强化,安全意识的非经典状态,即安全潜意识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这在人们做出规避危险、控制风险决定时会定向给大脑实现安全潜意识的预测功能,实现系统的安全状态。

3.2 量子心理对安全教育思想的启示

多元化的量子心理在安全教育中发挥越来越关键的作用,传统的、局限的、定式的教育思想已经不适应新社会对安全教育的期望。创新教育一直是追求的目标,安全的创新教育可以说是急需要的。当前安全科学的教学手段似乎还停留在初级的剪枝修叶式的阶段,缺少一种全新的研究心理方式。但是,现代社会的安全科学学习者却发生的了很大的变化。机械教育方式已经不再适应现代安全教育。按照量子心理,应该根据学习需求与资源评估、建立教师与学习者的全面关系、强化教学工作、学习者的参与度和问责制等来实现新式教育[17]信息化的世界也是有一个量子的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每时每刻都会有新的事情发生[18]。每个人都是一个信息源,同时又不能掌握所有的资源,人们在观察事物的同时,也可能是被观察内容的组成部分,即在拥有独立性的同时,又有相关性和整体性,许多问题的答案也并不是非此即彼,而是亦此亦彼。

一般而言,安全学习中的量子心理体现在:方向的一致性,学习的过程中,学习者的互相联系;②安全教育方法应具有综合性、多元化、系统化与科学化的特征。教育的对象具有多元性,因此教育的方法也要多维和开放;③安全人才教育培养的是面向安全生产、管理、服务的高素质高管理人才,这就要求安全类课程要在这个目标框架内进行课程设置、教育教学活动,着力培养学生符合安全职业岗位的专业理论素养。课程设置不在于多少,而在于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实效性,这就用到了量子心理中的相关性原理;④量子心理认为,学习者对实际安全生产和安全课程内容的整体感知直接相关,与学习者参与学习和投入学习的精力相关。所以有必要利用行动导向教学法,教学理念的核心其实就是“教、学、做”合一,做到“寓教于做”。它强调理论与实践的统一,尊重学生的价值,张扬个性,引导学生主动学习,联系实际问题学习的一类教学方法的;⑤量子心理认为应该把客观世界中所有的人当作主体予以尊重,只有激发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创造性,使学生在讨论、质疑和研究中进行探求的学习方式,才能培养学生持续发展的能力。这就是所谓的研究性学习法。

3.3 量子心理对安全行为的启示

安全行为是一切行为的基本保障,人的行为本质上受制于意识和教育的双重影响。意识是内在动力,教育是外在条件。只有通过安全教育的外在形成正确的安全意识才能做出符合实际的安全行为。不论是事故致因理论还是安全管理都会涉及到人和物的因素,物的不安全状态说到底还是人造成的,人是机械设备的主体,而人的语言、行动都受心理活动的支配[19]。而这些心理因素受根据量子心理的规律支配,人的不安全行为产生可分为有意识和无意识两类。有意识行为产生一般由于各种心理因素影响、管理因素和环境因素等,其中的心理因素如侥幸心理和从众心理本质上就是量子心理中的非理性干涉规律的体现,因为在管理者采取控制行为后,当们人不明确结果时,就不会有人主动积极的采取下一步行动以控制风险,而是选择了消极的态度,产生消极心理;无意识行为的产生因素较多,但主要包括认知、管理和教育等因素。如教育中的培训不到位、教育内容匮乏和教育方式不佳等,这就与前述的量子教育思想相关,如果教育方法不当,学习者不但掌握不了基本的安全知识,反而增加心理的抵触和反感。这对于学习者而言是利大于弊的。无论是有意识的或是无意识的不安全行为,都与行人的心理有密切的关系,不良的个性倾向性如不认真、不严肃、不恰当的需要和某些不良的性格如任性、懒惰、粗鲁、狂妄往往会引起有意的交通不安全行为能力低下和某些不良的性格如粗心、怯懦、自卑、优柔寡断往往导致无意的交通不安全行为而良好的个性心理如坚强的意志、稳定的情绪有助于克服交通不安全行为[20]

要解决人的不安全行为问题,就必需处理好心理与行为的关系[21]。首先,应该使需要心理符合社会心理环境,要通过量子教育思想不断提高人们自身的文化素质,加强自身修养。通过量子心理下的安全意识培养促使人们通过心理调节,接受新认识,形成新的价值观,促进社会心理向着全社会安全需要的方向发展。其次,消除消极心理诱因。人的不安全行为发生,主要是由于特定的环境打破了人们的心理平衡,人们为了寻求心理平衡而不惜违章。可以用积极的事情作诱因,使人们具备愉快的心理状态。了解了人们的个性与心理需要,创造良好的环境以改变人的心理定势,增强诱因的激发力,这样人们就会自觉形成安全行为的习惯。

3.4 量子心理对安全科学的关键性影响

量子心理学是量子科学和安全科学相交叉的综合学科,基于上文对于安全研究的若干启示可知,安全科学的发展中存在的关键性问题主要有:安全科学上游体系的构建、安全学科教育的问题、基于人因行为的安全问题等等,这些问题的研究有助于推动整体安全系统工程的完善,在当前的生产背景下,安全科学越来越具有复杂性,人机环管的系统模式和人因管理模式是安全研究的重点问题。

1重构安全科学基础体系

量子心理对安全科学的若干启示能够拓展安全科学基础理论的范畴,通过借鉴创新形成安全科学自身的基础体系。量子心理理论研究人的安全行为和心理安全问题,这为以人为本的安全思维指导安全科学基础体系至关重要。

2)创新事故致因理论

传统的事故致因理论已有几十年历史,社会多元化提高和人心理行为多样性都为事故分析提出了新挑战。从来没有一种致因理论可以解释所有事故,也没有一种事故合适多种致因理论,这说明事故致因模式具有一定约束下的普适性。事故形式多种多样,但是其核心要素就是人的因素,一切事故的主导者和诱发者离不开人,关于人的心理生理和行为研究就离不开量子心理学的指导。人的安全意识、安全教育和安全行为三者是人因管理的基础要素,解释这些要素就要通过量子心理理论,可见其对安全科学的关键影响。

3)探索安全教育方法

量子心理学具有的综合性、科学性和系统性的特点,通过量子心理习惯的培养形成安全教育的方法。在于传统的说教模式相比,新教育方法结合安全科学自身理论,提出安全量子教育方法以解决教育安全方法和安全教育的方法。通过量子心理下的安全意识培养促使人们通过心理调节,接受新认识,形成新的价值观,促进社会心理向着全社会安全需要的方向发展,最终形成安全教育的方法理论。

4 量子安全学展望

4.1 心理模式培养

形成量子心理就必需摆脱定势心理和传统观念,心理定势是指主体对象性活动前的先在意识准备状态, 是主体受自己现有知识、经验、情感、需要、意志、价值观念和社会心理方式等的影响,在分析和解决问题时所表现出来的自觉倾向性、稳定程序性[22]。心理的形成其实是长期过程,一方面受家庭教育和环境的影响,两一方面受学校教育和社会风气的影响。那么量子心理习惯的养成就需要创造量子心理环境,注重外部因素的作用。要重塑安全量子世界观,形成符合时代要求的安全量子心理,就必须回答四个重要问题:安全从哪里来?安全是什么?安全为什么会存在?安全能做什么?通过思考这些问题,然后通过三个层次的自我转变,才能真正实现量子心理。这三个层次分别是心智、情感和心灵。心智通常意味着我们的显性安全思考,解决安全问题的能力、遵守安全规则的能力以及达成安全目标的能力。情感通常在我们选择解决哪一个安全问题、判断安全目标是否值得达成以及是否愿意遵守规则时做决定。最新的深层心理学研究证明,我们对心灵层面是对意义的探索、愿景和最深层安全价值观,是这一切的基础。大多数的改变都只是将重点放在某个单一的层次上,有些改变你针对于心智,有些改变针对于情感,但在自身单一层次做出改变是缺乏效率的,这样进行改变的结果是,不论人或者组织团体都会失去自身的平衡,在某些方面可能超前,在其他方面则相对落后。对于整个系统来说,要实现变化并求得发展,整个过程必须平衡进行,转变必须在各个层面同时进行。

铁律、预测、控制、程序,这些古板的词汇就是牛顿式管理心理的关键词。人身上确实有一些机械特质,这也是计算机能够替代的部分,相比而来,安全研究并不需要雇很多的“思考机器”。也就是说,如果一个组织想要释放所有人的安全创造力和安全生产力的全部潜力,就必须为那些可贵的人类品质腾出发展空间,并且必须加以培育。首先应该解决四个问题和三个层次的问题,通过思考和实践逐渐明晰量子的本质。其次,应该从了解量子心理的基本概念开始,逐步深入其中,结合心理学、认知科学、行为学和社会学等理论,通过与实际生产生活的结合思考量子心理在安全意识、安全教育和安全行为管理等方面的应用。最后,有意识养成量子分析的习惯,不断总结提高。

4.2 量子安全学创建意义

量子心理具有的深远理论和实践意义,考虑和安全科学的结合是必然趋势。量子心理决定了安全行为研究的基础,具有研究的价值和必要性。其具备的意义也是十分重要的,无论从学科构建层面还是实践应用层面都能带来新的变革。或许,形成新理论非一朝一夕之功,但是初创的必要确实值得研究,新学科从幼稚走向成熟需要积累和完善,从研究和应用角度看,意义的价值在于实在性的意义。

1)安全学科的发展离不开其他学科的构架,基础理论的形成和成熟需要借鉴综合学科的理论。根据量子心理对人安全意识、安全教育和安全行为的影响过程和机理,有必要考虑将安全科学学科与量子理论交叉综合形成学科进行扩展和演绎。从安全科学的研究对象和内容入手阐述了人本身的心理特征、人与人之间的量子心理、人物环之间的行为和安全管理的模式革新等方面作为量子安全学的研究内容,同时给出了基于量子安全学的安全科学基本概念的新诠释。量子心理下的学科创新对于安全科学基础理论的开拓和完善具有指导意义。

2)提出量子安全学的理论基础包括哲学基础、科学技术基础和工程技术基础。可以构建量子安全学基本框架和一般程序,该程序旨在解决指导安全活动中的人心理动机和安全行为决策。有必要通过对量子安全学定义、内涵、意义、研究对象、研究内容、学科概念表示、理论基础、安全量子心理模式和研究一般程序等进行阐述和分析,以学科创建视角探索量子安全学的构建。从量子心理的视角出发,以量子心理为方法探究事故预防具有重要理论意义。该理论尝试可以为安全科学研究提供新思路和新方法。

3)无论是从理论层面还是实践角度看,构建新的学科体系指导新形势下安全行为管理确实亟待研究。传统安全管理理论需要变革,旧的行为安全制度需要创新,过时的事故致因理论需要更新,解决问题的思路更需要拓展。一切研究的落脚点其实就是管理的实践,量子安全学更是具有理论性的应用学科,这对于单纯研究而言更具有实践意义。

5 结论

1)量子心理属于全脑心理,它打破固有观念的束缚,在高速发展的信息社会中具有越来越重要的心理意义。人类的心理本质就是非理性的,这与传统逻辑是对立的,但是反过来却说明了量子心理活动在的颠覆性心理对人类处理安全问题时的实在作用。量子世界是个不确定的世界,犹如人的心理过程和心理活动具有的不确定状态。量子理论中充满差异、可能、变幻的活动也是人类心理过程的特异性标志。这些特异性标志对安全研究就是打开了新的思路。

2)以安全科学研究为落脚点,不难发现量子力学中四种与安全相关联的现象包括状态叠加现象、干涉现象、纠缠现象和振荡现象,这四种现象是量子所独有的,究其本质与人类的心理和心理是具有一一对应关系的,因为人类本身就具有量子化的心理模式。通过分析可知,安全科学的研究如果心理和角度仅仅局限在安全科学领域本身,很可能不会完全掌握安全。必须通过系统心理来整体考虑,站在不同的视角和从不同的问题出发分析安全信息认知系统。开展安全认知分析活动,正确合理的安全认知方法掌握和运用是提高安全状态和条件的基本目的之一。通过不同视角和维度去研究分析安全系统才是量子心理的合理运用。

3)安全意识、安全教育和安全行为这三者是形成安全氛围的关键因素。在安全意识中,利用日常的安全训练和养成的安全意识以预测未来的危险状态。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强化,安全潜意识的量子作用就会显现出来。这在人们做出规避危险、控制风险决定时会定向给大脑实现安全潜意识的预测功能,实现系统的安全状态;在安全教育中,安全教育方法应具有综合性、多元化、系统化与科学化的特征着力培养学生符合安全职业岗位的专业理论素养。课程设置在于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加强学习者对实际安全生产和安全课程内容的整体感知。强调理论与实践的统一,尊重学生的价值,张扬个性,引导学生主动学习,联系实际问题学习;在安全行为中,通过量子教育思想不断提高人们自身的文化素质,加强自身修养。通过量子心理下的安全意识培养促使人们通过心理调节,接受新认识,形成新的价值观,促进社会心理向着全社会安全需要的方向发展。了解了人们的个性与心理需要,才能真正实现安全行为。

4)如何形成量子心理的问题是值得研究的,本文只是刍议心理的一般形成需要。首先应该解决四个问题和三个层次的问题,通过思考和实践逐渐明晰量子的本质。其次,应该从了解量子心理的基本概念开始,逐步深入其中,结合心理学、认知科学、行为学和社会学等理论,通过与实际生产生活的结合思考量子心理在安全意识、安全教育和安全行为管理等方面的应用。最后,有意识养成量子分析的习惯,不断总结提高,也许这不失为一种好方法。量子安全学的创建是完善和丰富安全科学基础理论的必然趋势,安全科学无论从上游的理论层面还是中下游的实践应用层面,都离不开量子心理的作用和影响。学科的构建有利于促进安全科学发展,也有利于实现事故预防和完善安全管理。

 

参考文献

[1] 吴超, 杨冕, 王秉. 科学层面的安全定义及其内涵、外延与推论[J]. 郑州大学学报(工学版), 2018,38(03):7-11.

WU Chao, YANG Mian, WANG Bing. Safety definition, intension, extension and inferences from scientific view[J]. Journal of Zhengzhou University (Engineering Science), 2018,38(03):7-11.

[2] 许素睿, 项原驰, 任国友等. 新的行为安全“2-4”模型研究[J]. 中国安全科学学报, 2016,26(04):29-33.

XU Surui, XIANG Yuanchi, REN Guoyou, et al. Research on new behavior based accident causation 2-4 model[J]. China Safety Science Journal, 2016,26(04):29-33.

[3] 王秉, 吴超. 安全信息行为研究论纲:基本概念、元模型及研究要旨、范式与框架[J]. 情报理论与实践, 2018,41(01):43-49.

WANG Bing, WU Chao. An Outline of the Research on Safety-related Information Behavior: Basic Concepts, Metamodel, Research Purport, Research Paradigm and Research Framework[J]. Information Studies:Theory & Application, 2018,41(01):43-49.

[4] 逄文文, 吕淑然, 张宇栋. 建筑工人安全行为及认知心理历程系统的反馈机制[J]. 安全, 2018,38(04):19-22.

PANG Wenwen, LV Shuran, ZHANG Yudong. The feedback mechanism of safety behavior and cognitive psychological process system for construction workers[J]. Safety, 2018,38(04):19-22.

[5] 钟茂华, 田向亮, 刘畅等. 基于结构方程模型的地铁乘客安全行为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安全生产科学技术, 2018,14(01):5-11.

ZHONG Maohua, TIAN Xiangliang, LIU Chang, et al. Analysis on influence factors of safety behavior for metro passengers based on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J]. Journal of Safet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8,14(01):5-11.

[6] 罗通元, 吴超. 心理学视角下事故致因与行为探究综述[J]. 工业安全与环保, 2018,44(01):82-87.

LUO Tongyuan, WU Chao. Review of Accident Causing and Behavior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Psychology[J]. Industrial Safety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2018,44(01):82-87.

[7] 程恋军, 仲维清. 矿工不安全行为DARF形成机制实证研究[J]. 中国安全生产科学技术, 2017,13(02):107-113.

CHENG Lianjun, ZHONG Weiqing. Study on DAF formation mechanism of miners’unsafe behavior[J]. Journal of Safet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7,13(02):107-113.

[8] 周刚, 程卫民, 诸葛福民等. 人因失误与人不安全行为相关原理的分析与探讨[J]. 中国安全科学学报, 2008,18(03):10-14.

ZHOU Gang, CHENG Weimin, ZHUGE Fumin, et al. Analysis and eplorationon crrelative teories of man-made erorsa nd human usafe bhavior[J]. China Safety Science Journal, 2008,18(03):10-14.

[9] 孙丽青, 张甲雷. 矿工安全自我效能感对不安全操作行为的影响[J]. 煤矿安全, 2018,49(04):237-240.

SUN Liqiang, ZHANG Jialei. Influence of miners’self-efficacy on unsafe operation behavior[J]. Safety in Coal Mines, 2018,49(04):237-240.

[10] Kean Eng Koo, Ahmad Nurulazam et al. Examining the potential of safety knowledge as extension construct for theory of planned behaviour: Explaining safety practices of young adults at engineering laboratories and workshops[J]. Procardia-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2014,21(116):1513-1518.

[11] 张舒, 史秀志. 安全心理与行为干预的研究[J]. 中国安全科学学报, 2011,21(01):23-31.

ZHANG Shu, SHI Xiuzhi. Study on sfety pychology and behavior itervention[J]. China Safety Science Journal, 2011,21(01):23-31.

[12] 杨树伟, 刘国钰. 量子理论的诞生和发展—从量子论到量子力学[J]. 电大理工, 2015,36(01):30-31.

YANG Shuwei, LIU Guoyu. The birth and development of quantum theory -- from quantum theory to quantum mechanics[J]. Study of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at RTVU, 2015,36(01):30-31.

[13] 赵金土, 周晶矛. 量子力学是什么?[J]. 物理教学, 2018,40(03):71-76.

ZHAO Jintu, ZHOU Jingmao. What is quantum mechanics[J]. Physics Teaching, 2018,40(03):71-76.

[14] 龚思奇, 彭香萍. 量子思维方式对当代社会的启示[J]. 职业时空, 2008,13(09):135.

GONG Siqi, PENG Xiangping. The Enlightenment of quantum thinking mode to contemporary society[J]. Career Horizon, 2008,13(09):135.

[15] 姜成新. 量子思维[J]. 企业研究, 2015,30(03):1-2.

JIANG Chengxin. Quantum thought[J]. Business Research, 2015,30(03):1-2.

[16] Debeny S T. Quantum psychology steps to a post moderm ecology of being praeger publishers[M]. Shambhala Boston,1993.

[17] 安娜. 用量子思维认识世界[N]. 中国教育报, 2008-01-24(008).

AN Na. Understand the world with quantum thinking[N]. China Education Daily, 2008-01-24(008).

[18] 柳晓夫. 运用“量子思维”创新高职思政课教学理念和模式[J]. 中国成人教育, 2008,16(15):142-143.

LIU Xiaofu. Innovating the teaching idea and mode of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education in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by using “quantum thinking”[J]. China Adult Education, 2008,16(15):142-143.

[19] 罗通元, 吴超. 心理学视角下事故致因与行为探究综述[J].工业安全与环保, 2018,44(01):82-87.

LUO Tongyuan, WU Chao. Review of Accident Causing and Behavior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Psychology[J]. Industrial Safety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2018,44(01):82-87.

[20] 苑红伟. 基于交通心理的行人不安全行为研究[D]. 北京: 北京交通大学, 2007.

YUAN Hongwei. Pedestrian unsafe behavior based on traffic psychology[D]. Beijing: Beijing Jiaotong University, 2007.

[21] 任福田, 刘小明. 论道路交通安全[M].北京: 人民交通出版社, 2001:150-154.

RN Futian, LIU Xiaoming. On road traffic safety[M]. Beijing: China Communications Press, 2001:150-154.

[22] 邓汉平. 过程教育理论视野下的大学生思维定势养成路径思考[J]. 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 2015,16(09):50-53.

DENG Hanping. Developing patterns of the mind-set among college student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process-oriented education theory[J]. Journal of National Academy of Education Administration, 2015,16(09):50-53.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48282-1217551.html

上一篇:[转载]追求零事故乃至零风险的提法靠谱吗?
下一篇:生产系统与人体五行对比研究
收藏 IP: 124.23.134.*|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06: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