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小人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女小人

博文

没有教不了的学生 80后 师恩 精选

已有 9731 次阅读 2009-3-21 02:33 |个人分类:teach|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艾云灿老师博文读后

很多人都喜欢说“没有教不了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

听到这话,妈妈就笑。

妈妈年轻时,因为成分高,派到山沟里教小学,全校2个半老师(有个兼职做公社一些事)。妈妈承包一、二年级,教一年级时二年纪自学,反之亦然。

一年级有个男生,格外高大,原来已经念了两次了。会识字,也会数数,就是不会11。放学后,妈妈留下他,拿一根扁担,问‘这是几根扁担?’‘一根’。再拿一根,‘现在呢?’‘还是一根’‘把它们放在一起呢?’‘两根’‘11等于几?’‘不知道’。从扁担到辣椒,妈妈试了整整1个月,始终不能让他把11抽象出来。家长害怕了,跑过来找妈妈,‘先生啊,我家就这么一个儿子,他不学好,您慢慢教他,不听话,告诉他爸打他’。山里人不晓得什么成分,对老师一概称先生。妈妈赶紧安慰‘孩子很好,我只是想让他多学点’。这实在是个憨厚懂事的孩子,又比别的孩子大几岁,妈妈干脆让他做了班长,他很高兴,天天把黑板搽得铮亮。

爸爸听了不信,说‘没有教不了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我来试试’。寒假时,他跑到山里,花了1个星期,服输放弃。

一年后妈妈换到另一个山沟,从此再没见过那个学生,听以前的同事说,他读完了初小,终于考不上高小,回家了,因为成分好,当了兵,复员时,因为文化低,去了草席厂编席子。

家乡的企业都黄了,草席厂更是不知踪影。

四十五年了,妈妈仍然记着,今年春节,又提起来,‘也有五十多岁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爸爸也说,‘真是奇怪啊,教了几十年书,再没见到第二个,其他样样都好呢’。

 

王德华老师说,我们做老师的,看80后的学生,诸多不满,其实来自时代差异。

信然。

我与本科生接触不多,研究生是天天大眼瞪小眼地在一切。绝大部分,是80后。

或许我幸运吧,我的学生们,什么奇怪毛病都有,令人哭笑不得,但没有一个自私无礼。做一些事,缺乏责任心,是没认识到,不是有意;没一个学生为了实验或补贴与我讨价还价。整体来说,比我当年强,知识面宽、思维活跃,EQ更是强太多。

 

我念硕士时,在实验室看书,导师进来找资料,钻到书柜底下半天,灰头土脸地出来,我也不知上前帮忙。导师不以为忤,还给我一本。从师三年,不曾给老师拜过一次年。多年后回校,请导师吃饭,他非要买单,很潇洒地一挥手,‘哪能让你们小孩子付帐!’

我是关门弟子,导师已近80。希望能为导师庆祝百岁,再听他说‘光明是个好孩子啊’

念博士时,导师Inez刚刚博士毕业,很聪明也很精明,我是开山弟子。五年师生,相处不算太愉快。固然有Inez是新手、缺经验的因素,更重要的,还是我IQEQ齐齐不及格。我本科导师、硕士导师,都是老教授,副导师王伟老师虽然年轻,也颇有古风。实在不会与思维方式完全不同的新老师相处。偏偏又笨到家,从师五年也没拎清楚。多年后,自己做了导师,尤其是带了博士,才渐渐明白当年Inez的苦心。她一些做法,当时觉得好过分,现在回想,更多是因为中美文化的差异。

 

我真的是个很笨很笨的人,不但不会从他人的失败中吸取教训,甚至不会从自己的失败中吸取教训。必须撞了很多次南墙,才晓得厉害。

所以就特别地希望把自己的经验教训传给学生,要他们少犯些错,少吃点苦。

聪明的孩子,一点就透;大部分,只能做耳边风,必须自己犯错,才回来说‘原来老师说的是对的啊’

常常因此气的双脚乱跳,大吼大叫。

叫完了,低头一想,Inez当年,教过我多少,我何尝听取,一次次犯错,远比他们多。

Edith改文章,图不规范,改了3遍,十分头痛,我第一篇英文文章,Inez改了14次,批评我,还不服气。开山弟子如斯,她必然很失望吧。

而我的学生,已经知道,态度差、方法笨,只是我没水平,不会当老师,心底诚无恶意。他们不记仇。

上研究生课,每次学生都会提前取来钥匙、调好投影仪,甚至买瓶水放到讲台。

去上海、深圳、广州、威海,毕业的学生请我吃饭。

 

哈工大的硕士是2年,第1年必须好好读书,因为成绩决定奖学金;第2年往往10月份开始找工作;打算出国的时间更紧张。加之本科时往往没有受过科研训练,动手经验也少,需要花大量时间培训,才能进实验室。同事们都头大。我也常常抱怨‘这样招硕士对导师一点用都没有,白费时间精力’

果真如此吗?

果真如此。

我的硕士,倒是念了3年,没少做实验。可是,对我的导师有什么用呢?

我进校,导师退休。我做的任何工作,算不得他的业绩,何况我实在没做出什么东东来。

老师给我做副导师,有实无名,实验做不下去、论文不会写,就找上门去,毕业时,不算他的工作量。毕业这些年,还时时受他照拂。08年夏天在临沂,老师喝了点酒,很感慨地说,‘张光明其实不算我学生,可是这么多年,实在是我很操心的一个学生’

十六年了。我连一顿饭都没请过老师。每次去北京,他都坚持买单,上次来哈尔滨,院里出面请客,我倒是跟着蹭了两顿。

他大约不曾停下来算算,这样带学生有什么好处吧。

当年核组其他老师,先生、老师、老师、老师、老师、老师,大约都不曾算过吧。

JafvertNiesLee,大约也不曾算过,一个中国留学生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吧。

 

与老师比,愧为人师。

与学生比,愧为人徒。

 

静夜无眠,谨为此记。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361-221558.html

上一篇:我想要什么样的研究生
下一篇:卡门

30 武夷山 唐凌峰 王晓明 刘红 薛长国 李小文 艾云灿 鲍博 王德华 赵瑞 邵宇飞 胡俊峰 刘全生 邹斌 郭保华 刘立 李宁 唐小卿 袁贤讯 刘迎 关法春 魏东平 刘畅 王启云 李浩宇 张胜 zxx110 cuijifeng111 mqh clarewjh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21: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