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止于至善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ile

博文

有善心和无善心,有善举和无善举

已有 3513 次阅读 2008-12-18 14:08 |个人分类:点滴人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很小的时候,会有一些耍杂技的安徽人来到屯子,一般会在演完了后,到各个家里收粮食。一般因为那个时候,乡下也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大家还是很欢迎这些人的到来,也会很配合的给一些米来。

   后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乞丐多了起来。乡亲们的也是见怪不怪了,给的人也少了。但是好多乞丐确实越来越让你揪心了,少个眼睛是好些的,有好多的残障的程度让我们心酸和吃惊。乡亲们给的东西也少了许多,从前有些好心人还会留宿或者给不少家里的衣物,到后来,大家还是很小心的看待这些外来的人。

   记得一个屯长说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乞丐,说你就不能找个活干么?你这样出来要饭,是对国家不满吗?。。。

   记得在高中一次和市里的同学也说到给乞丐的钱的问题,她说当然要给了,我说我还要观察一下。我可以领着盲人走很远的路,可是高中的时候让我给钱给他们,我还要好好思考一下,那个时候我只能保证自己吃得饱,为了省点钱,我和表弟一周四天去吃馒头和咸菜。那个时候我也是只能将善心放在内心里面。

   大学时候,参加了献血,等我第二次再要为重病的上一界同学献血的时候,医生没有给我机会,说我和上次献血时候间隔过短了。那个时候上街还会给钱给那些上了岁数的乞丐。

   等我工作了,懂得了,原来乞丐可以是一种职业,可以发家,可以致富呀!并说那个省那个村子的村民,竟然靠着乞讨过上了好日子,想想我的那些受穷的乡亲们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呀!想想看,要是更多村民通过了到城市乞讨,发家致富,这岂不是对社会主最好的注脚吗?先富的城里人带动了后来乞讨的乡下人。

  今年在蚌埠车站等着车的时候,一个穿着破衣服的年轻男子,在地上挪着过来向每个人要钱,我还是一个麻木的心,看着他的表演,看着他和伸手,我是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他也不说话,就向下一个去了,好心的女儿和一些善良人都给了一元的硬币给他,我仔细看着他,他的外衣是很脏的,。。一会这个过道到了头,他很快的站起来,跳到另外一个过道,继续乞讨。对面那个给钱的女孩,很是惊讶看着他刚才挪着都费劲的双腿竟然可以这样灵活。

   Give me your money

   乞讨也正在国际化,想想看,当外国人在中国工作或者旅游的时候,一句北纯正的乞讨英语是让那些外国人感到亲切还是温馨那?还是感到自豪啊!原来社会主义的中国也有乞讨呀!

   那些赚到了美元的乞讨者,还会在乎我这一个硬币吗!

   很是羡慕在一个访谈中,一个香港慈善人士说的,我们面对帮助者的时候,我只要将钱付出就好了,付出一片善心就好了。可是我总是在想,给他们值得吗?他们真的是需要钱的人吗?他们真的需要这些度过短时的难关吗?让他们养成了这个乞讨的习惯对吗?

   现在看见那些领着很小的孩子的乞讨妇女我就想冲过去给她钱,还想说她几句,但是我都没有去做,最多是给钱罢了,哪敢去让他们好好回去带孩子,而不要乞讨那?

   给钱,不给钱,给钱,不给钱,还真是个难题

   ....Noodles don’t noodles.....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599-51714.html

上一篇:和我的学生一起成长——推荐保送进中国科大
下一篇:又开始工作了
收藏 IP: .*| 热度|

1 pkuzeal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27 22: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