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zhip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zhipeng

博文

五写养生

已有 1150 次阅读 2020-1-10 14:26 |个人分类:保健摄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五写养生

吾今年已跨入虚龄九十四岁,不谓老矣。

但还想虚度,所以再次写写养生。在此之前,已写过四次养生,所以这次名为“五写养生”,可能也就是最后一次写养生,把前四次的养生做一个小结。

 

我的第一次写养生,是1992年,也就是25年前。那时也算是接近古稀之年,年龄是68岁。现在来说只能算中年。那时的题目只叫“我的争寿之道”,还不能叫养生。

那篇争寿之道写道:

我现腰不伛,背不偻,眼不花,耳仍聪,步履轻松,上下单车如青年,吃得下,睡得着,从来不吃安眠药;前门松(尿自然),后门紧(每天大便一次),形适中(身高165公分,体重55公斤),思维清晰,反应灵敏(常写文章),记忆良好,心理安宁,情绪稳定,可算是一个理想的健康老年人。

健康长寿不是天生的,依靠的是后天的努力。我年轻时生过空洞型肺结核,当时抗痨特效药国内尚无,依靠的是气腹和膈神经压榨治疗;中年期患过传染性肝炎;现在老年了,也存在有冠心病诊断的某些指标,但我从不畏惧疾病。我信服和应用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名言:对敌人战略上要藐视它,把它当纸老虎;战术上要重视它,把它当真老虎。对待疾病同样如此。我不怕疾病,但重视防病和治病。我的强身之道是心身健康,形神俱练,每天晨5时起床,半小时盥洗如厕和早饭,五时半外出晨操、太极拳和气功,7时早餐然后开始一天的养、乐、学、为的“老有所”事活动。午休或假寐二小时,晚十时前就寝。这是68岁前的状况和争寿之道。

 

我的第二次写是2001年,离第一次九年,也就是已过了古稀,是76岁了。可我依然有“至今尚目明耳聪,手脚灵活,腰不伛,背不偻,思路清晰,思维敏捷,心境平静,睡眠安宁,食欲良好,二便通畅,兴趣广泛,家族和睦。”我现在的人生之道是健康第一,“事业” 第二,有所求,不强求。我在10年前的寿命要求是,先争取活到七十,后再期望八十;现在七十已过有六,下一个目标是耄耋。

这时,我的养生之道是人生首先要有明确的人生目的:人活了为什么?人活了是“为人”,然后为己(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心理目标明确,心理思路清晰,心理健康得到最大的完善。人寿命再长,如果仅有躯体存在,而无清晰的思路和敏捷的思维,那不仅毫无意义,而且也不可能长久。所以心理健康是我追求的最重要的健康。

这时,提出了新的见解:人的寿命可以分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两种。心理年龄保持青春常驻,就可使生理衰老延迟。所以我着重追求心理寿命的常青。要使躯体强健、生理功能旺盛,运动是唯一的要素;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这是物质运动的规律;静止就会衰老、腐败、死亡。所以运动是我另一个养生之道。

 

第三次写养生时,间隔时间比较短,那是在2005年,是正好八十周岁。是为了组织关怀为一批八十周岁老人集体祝寿庆祝生日。同时2004年新民晚报征稿我写了一篇“心灵美——健康长寿度百岁”的文稿当年获得了二等奖,所以一起并入养生稿,写了比较长的心得体会:“我的养生之道”,呈现给大家参阅;

那时的养生之道,重点开始转向心理健康的重要。

在哪篇养生文稿中内容就多了一些,提出了:人的寿命可以分为:时间寿命、生理寿命和心理寿命。时间寿命计算很简单、一目了然;生理寿命受到疾病、营养和工作生活强度所制约,条件好青春永葆;条件不良,老衰提早;心理寿命则与心理情绪密切相关。提出:正确理念是健康长寿的最重要条件。那时,我虽已入耄耋行列,而且童幼年、青少年、中青年条件并不好,疾病也不少,但注意了心态、保健、养生活到了八十,还想再活下去,体会也有不少,感到了理念的重要。我的一生,疾病似乎没有中断,但最后都是依靠正确的理念,加上身的抗力战胜了病患,病魔被一一击退,健康却与日俱增。近十余年来,还活得有滋有味,耳仍聪,目尚明,手脚灵活,旅游能爬百丈云梯,二便通畅,食欲香甜,睡眠安宁,思维敏捷,神情舒畅,心理平衡。

这时从中总结出:我的理念不是天生的,而是不断地从探索、追求、学习中获得。总结我一生的经历,我感到人的心态是最重的关键。心态稳定,意志坚强,人生目标明确,任何事就能顺利完成,就能无往而不胜!

这篇养生写得很长,写了很多医学论述知识。

展望远景,渴望百岁。

 

第四次  2009/3/18  间隔较短

今年按照国人的纪年方法,我已经85岁了,已经达到了17年前的争寿目标:耄耋年。当前的健康状况,除了单车已经不骑外,其他差不多完全同17年前的描叙,所以很多人仍看不出我的实际年龄。

十七年前我第一次写养生之道,那时写道:“我今年已近古稀之年,争寿的目标是耄耋年。这些都已达到目标。

而现在我腰仍不伛,背不偻,眼不花,耳仍聪,步履轻松,上下单车如青年,吃得下,睡得着,从来不吃安眠药;前门松(尿自然),后门紧(每天大便一次),形适中(身高165公分,体重55公斤),思维清晰,反应灵敏(常写文章),记忆良好,心理安宁,情绪稳定,可算是一个理想的健康老年人。

我喜欢旅游,每年都有好几次,当很多游伴知道我的实际年龄后都很惊讶,问我是怎样养生的,因此我准备第四次再写写养生之道来回答他们的疑问。

我的养生之道最根本是在于心理养生。其次是养身。

我没有心理负担,我的任务是吃和玩;其次是动:动脑和动身。

动脑是动正道,不动歪道、不动歪脑筋。我的动脑主要是帮助他人疏通心理问题和心理困惑症结,为他们写通俗的心理文章,2003年时将那些心得体会和资料集结出版了一本《找回失落的记忆》。现在仍坚持在写继续为人做心理咨询工作,写好的文章资料依然陆续在网上、在个人主页、个人博客上发表。

“动身”是锻炼,我每天晨锻炼,即使外出旅游也不间断。锻炼内容也很多,但基本是太极拳和十八法。所以我的关节至今仍很灵活,弯腰能使拳触地,下蹲能使臀与足髁齐。我从来没有什么关节痛和什么骨刺病。这不能不说是得益于我长期坚持不懈的十八法关节操锻炼。

我的睡眠仍非常良好,很多时候常会一觉睡到大天亮。这大概得益于我的心里非常安宁而获益。我有时也会有一些心理“问题”,但我的方法是决不将它留过夜,当天就将它解决掉。所以入睡时宁静得非常舒适。我心里所以能非常安宁,是由于我非常乐观,非常满足。我的人生道路有过很多艰辛曲折和蒙冤,但一来这已经过去了,二来人生就是战斗!这样一想,思想通了,所以我也就早把它忘了。我注重的是向前看,看到现在的国运亨通,国富民强、民生安康,老年处处受到尊敬和关怀,那还有什么不够满足呀!人生的晚年要的就是这些。过去我所为之的共产主义事业就是这些。所以我满足了,我豁达乐观,我心理宁静。我的任务就是健康和快乐。我认为老年人能够健康和快乐就是对人民的贡献。老年人个个健康,子女就没有后顾之忧,国家社区就显得和谐、幸福。

我的养生之道,就是追求快乐,维持心理安宁,保持最大的心理健康是最根本之道。我现在的宗旨是三乐:知足常乐、自得其乐、助人为乐。所以我非常充实。

我并不是没有病,我的病仍是很多,而且有的也很危险,但是我的处理方针是:一不怕,二是小心、认真。这方面毛泽东的语录给了我很大的力量。这就是战略上藐视它,把它当死老虎,战术上重视它,把它当真老虎。例如,2002年时我准备去三峡旅游,船票已经买好,第二天即将启程,可是前半夜突然心跳不适,测血压达到200,当即决定中止出去旅游,健康第一,生命第一。所以半夜叫车去医院急诊,检查,并住入医院。后来什么问题也没有发生,一点后遗症也没有;有如,某年我我在外地晨出锻炼时,突然头晕得厉害,眼前发黑并立即感到心跳停了,我是个医生,我知道这是心律失常,心跳停了至少两次甚或三次,当时惊吓得不得了,因为如果是四五次那人就会立即发生昏迷的,如果持续到十几次,那就会发生阿斯氏综合征,甚至会猝死(谢晋估计就是这种情况);可我立即镇静下来,我知道慌既无济于事,反而会促使恶化,所以立即在原地镇静地站住不动并加强深呼吸。事实上心跳也就早已恢复,危机已经过去。人就是那样过五关斩六将,步步过关延年益寿的。死有什么可怕的,文天祥早已说过:人生自古谁无死;而更重的是他后面的一句话:留取丹心照汗青。所以我仍以我的医技去助人为乐。为党为人民发挥着晚年余热。

这就是我第四次写的养生之道。

                                    

现在到了2018年,离第四次写养生又近九年了,这个年龄应该算高寿了,算长寿老人了,但是电台有个活到一百岁的节目,而我离一百岁还有相当距离,现代上海百岁以上的老人已经不少,而且还在不断上升,那么,我还仍是不能算真正的长寿。所以我还想写一写我的期望与经验。

现在的我,离过去的我已大不一样,前四次写养生是“腰不伛,背不偻,眼不花,耳仍聪,步履轻松,上下单车如青年,吃得下,睡得着,从来不吃安眠药;前门松(尿自然),后门紧(每天大便一次),形适中(身高165公分,体重55公斤),思维清晰,反应灵敏(常写文章),记忆良好,心理安宁,情绪稳定”

 

续五写养生

现在到了2018年,离第四次写养生又过去近九年了,这个年龄应该算高寿了,算长寿老人了,但是电台有个活到一百岁的节目,而我离一百岁还有相当距离,现代上海百岁以上的老人已经不少,而且还在不断上升,那么,我还仍是不能算真正的长寿。所以我还想写一写我的期望与经验。

现在的我,离过去的我已大不一样,前四次写养生是“腰不伛,背不偻,眼不花,耳仍聪,步履轻松,上下单车如青年,吃得下,睡得着,从来不吃安眠药;前门松(尿自然),后门紧(每天大便一次),形适中(身高165公分,体重55公斤),思维清晰,反应灵敏(常写文章),记忆良好,心理安宁,情绪稳定”。

第四次养生文章是十年前写的,那时写道“现在我腰仍不伛,背不偻,眼不花,耳仍聪,步履轻松,上下单车如青年,吃得下,睡得着,从来不吃安眠药;前门松(尿自然),后门紧(每天大便一次),形适中(身高165公分,体重55公斤),思维清晰,反应灵敏(常写文章),记忆良好,心理安宁,情绪稳定,可算是一个理想的健康老年人,今年按照国人的纪年方法,我已经85岁了,已经达到了17年前的争寿目标:耄耋年。当前的健康状况,除了单车已经不骑外,其他差不多”

这次——第五次——要改了,

现在的体重只有47.5公斤,身高只有162,耳已聋(戴助听器)眼已花。唯一不变的是思维仍保持不变。

五写养生

吾今年已跨入虚龄九十四岁,不谓老矣。

但还想虚度,所以再次写写养生。在此之前,已写过四次养生,所以这次名为“五写养生”,可能也就是最后一次写养生,把前四次的养生做一个小结。

我的第一次写养生,是1992年,也就是25年前。那时也算是接近古稀之年,年龄是68岁。现在来说只能算中年。那时的题目只叫“我的争寿之道”,还不能叫养生。

那篇争寿之道写道:

我现腰不伛,背不偻,眼不花,耳仍聪,步履轻松,上下单车如青年,吃得下,睡得着,从来不吃安眠药;前门松(尿自然),后门紧(每天大便一次),形适中(身高165公分,体重55公斤),思维清晰,反应灵敏(常写文章),记忆良好,心理安宁,情绪稳定,可算是一个理想的健康老年人。

健康长寿不是天生的,依靠的是后天的努力。我年轻时生过空洞型肺结核,当时抗痨特效药国内尚无,依靠的是气腹和膈神经压榨治疗;中年期患过传染性肝炎;现在老年了,也存在有冠心病诊断的某些指标,但我从不畏惧疾病。我信服和应用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名言:对敌人战略上要藐视它,把它当纸老虎;战术上要重视它,把它当真老虎。对待疾病同样如此。我不怕疾病,但重视防病和治病。我的强身之道是心身健康,形神俱练,每天晨5时起床,半小时盥洗如厕和早饭,五时半外出晨操、太极拳和气功,7时早餐然后开始一天的养、乐、学、为的“老有所”事活动。午休或假寐二小时,晚十时前就寝。这是68岁前的状况和争寿之道。

我的第二次写是2001年,离第一次九年,也就是已过了古稀,是76岁了。可我依然有“至今尚目明耳聪,手脚灵活,腰不伛,背不偻,思路清晰,思维敏捷,心境平静,睡眠安宁,食欲良好,二便通畅,兴趣广泛,家族和睦。”我现在的人生之道是健康第一,“事业” 第二,有所求,不强求。我在10年前的寿命要求是,先争取活到七十,后再期望八十;现在七十已过有六,下一个目标是耄耋。

这时,我的养生之道是人生首先要有明确的人生目的:人活了为什么?人活了是“为人”,然后为己(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心理目标明确,心理思路清晰,心理健康得到最大的完善。人寿命再长,如果仅有躯体存在,而无清晰的思路和敏捷的思维,那不仅毫无意义,而且也不可能长久。所以心理健康是我追求的最重要的健康。

这时,提出了新的见解:人的寿命可以分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两种。心理年龄保持青春常驻,就可使生理衰老延迟。所以我着重追求心理寿命的常青。要使躯体强健、生理功能旺盛,运动是唯一的要素;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这是物质运动的规律;静止就会衰老、腐败、死亡。所以运动是我另一个养生之道。

第三次写养生时,间隔时间比较短,那是在2005年,是正好八十周岁。是为了组织关怀为一批八十周岁老人集体祝寿庆祝生日。同时2004年新民晚报征稿我写了一篇“心灵美——健康长寿度百岁”的文稿当年获得了二等奖,所以一起并入养生稿,写了比较长的心得体会:“我的养生之道”,呈现给大家参阅;

那时的养生之道,重点开始转向心理健康的重要。

在哪篇养生文稿中内容就多了一些,提出了:人的寿命可以分为:时间寿命、生理寿命和心理寿命。时间寿命计算很简单、一目了然;生理寿命受到疾病、营养和工作生活强度所制约,条件好青春永葆;条件不良,老衰提早;心理寿命则与心理情绪密切相关。提出:正确理念是健康长寿的最重要条件。那时,我虽已入耄耋行列,而且童幼年、青少年、中青年条件并不好,疾病也不少,但注意了心态、保健、养生活到了八十,还想再活下去,体会也有不少,感到了理念的重要。我的一生,疾病似乎没有中断,但最后都是依靠正确的理念,加上身的抗力战胜了病患,病魔被一一击退,健康却与日俱增。近十余年来,还活得有滋有味,耳仍聪,目尚明,手脚灵活,旅游能爬百丈云梯,二便通畅,食欲香甜,睡眠安宁,思维敏捷,神情舒畅,心理平衡。

这时从中总结出:我的理念不是天生的,而是不断地从探索、追求、学习中获得。总结我一生的经历,我感到人的心态是最重的关键。心态稳定,意志坚强,人生目标明确,任何事就能顺利完成,就能无往而不胜!

这篇养生写得很长,写了很多医学论述知识。

展望远景,渴望百岁。

 

第四次  2009/3/18  间隔较短

今年按照国人的纪年方法,我已经85岁了,已经达到了17年前的争寿目标:耄耋年。当前的健康状况,除了单车已经不骑外,其他差不多完全同17年前的描叙,所以很多人仍看不出我的实际年龄。

十七年前我第一次写养生之道,那时写道:“我今年已近古稀之年,争寿的目标是耄耋年。这些都已达到目标。

而现在我腰仍不伛,背不偻,眼不花,耳仍聪,步履轻松,上下单车如青年,吃得下,睡得着,从来不吃安眠药;前门松(尿自然),后门紧(每天大便一次),形适中(身高165公分,体重55公斤),思维清晰,反应灵敏(常写文章),记忆良好,心理安宁,情绪稳定,可算是一个理想的健康老年人。

今年按照国人的纪年方法,我已经85岁了,已经达到了17年前的争寿目标:耄耋年。当前的健康状况,除了单车已经不骑外,其他差不多完全同17年前的描叙,所以很多人仍看不出我的实际年龄。

我喜欢旅游,每年都有好几次,当很多游伴知道我的实际年龄后都很惊讶,问我是怎样养生的,因此我准备第四次再写写养生之道来回答他们的疑问。

我的养生之道最根本是在于心理养生。其次是养身。

我没有心理负担,我的任务是吃和玩;其次是动:动脑和动身。动脑是动正道,不动歪道、不动歪脑筋。我的动脑主要是帮助他人疏通心理问题和心理困惑症结,为他们写通俗的心理文章,2003年时将那些心得体会和资料集结出版了一本《找回失落的记忆》。现在仍坚持在写继续为人做心理咨询工作,写好的文章资料依然陆续在网上、在个人主页、个人博客上发表。

“动身”是锻炼,我每天晨锻炼,即使外出旅游也不间断。锻炼内容也很多,但基本是太极拳和十八法。所以我的关节至今仍很灵活,弯腰能使拳触地,下蹲能使臀与足髁齐。我从来没有什么关节痛和什么骨刺病。这不能不说是得益于我长期坚持不懈的十八法关节操锻炼。

我的睡眠仍非常良好,很多时候常会一觉睡到大天亮。这大概得益于我的心里非常安宁而获益。我有时也会有一些心理“问题”,但我的方法是决不将它留过夜,当天就将它解决掉。所以入睡时宁静得非常舒适。我心里所以能非常安宁,是由于我非常乐观,非常满足。我的人生道路有过很多艰辛曲折和蒙冤,但一来这已经过去了,二来人生就是战斗!这样一想,思想通了,所以我也就早把它忘了。我注重的是向前看,看到现在的国运亨通,国富民强、民生安康,老年处处受到尊敬和关怀,那还有什么不够满足呀!人生的晚年要的就是这些。过去我所为之的共产主义事业就是这些。所以我满足了,我豁达乐观,我心里宁静。我的任务就是健康和快乐。我认为老年人能够健康和快乐就是对人民的贡献。老年人个个健康,子女就没有后顾之忧,国家社区就显得和谐、幸福。

我的养生之道,就是追求快乐,维持心理安宁,保持最大的心理健康是最根本之道。我现在的宗旨是三乐:知足常乐、自得其乐、助人为乐。所以我非常充实。

我并不是没有病,我的病仍是很多,而且有的也很危险,但是我的处理方针是:一不怕,二是小心、认真。这方面毛泽东的语录给了我很大的力量。这就是战略上藐视它,把它当死老虎,战术上重视它,把它当真老虎。例如,2002年时我准备去三峡旅游,船票已经买好,第二天即将启程,可是前半夜突然心跳不适,测血压达到200,当即决定中止出去旅游,健康第一,生命第一。所以半夜叫车去医院急诊,检查,并住入医院。后来什么问题也没有发生,一点后遗症也没有;有如,某年我我在外地晨出锻炼时,突然头晕得厉害,眼前发黑并立即感到心跳停了,我是个医生,我知道这是心律失常,心跳停了至少两次甚或三次,当时惊吓得不得了,因为如果是四五次那人就会立即发生昏迷的,如果持续到十几次,那就会发生阿斯氏综合征,甚至会猝死(谢晋估计就是这种情况);可我立即镇静下来,我知道慌既无济于事,反而会促使恶化,所以立即在原地镇静地站住不动并加强深呼吸。事实上心跳也就早已恢复,危机已经过去。人就是那样过五关斩六将,步步过关延年益寿的。死有什么可怕的,文天祥早已说过:人生自古谁无死;而更重的是他后面的一句话:留取丹心照汗青。所以我仍以我的医技去助人为乐。为党为人民发挥着晚年余热。

这就是我第四次写的养生之道。

                                    

现在到了2018年,离第四次写养生又近九年了,这个年龄应该算高寿了,算长寿老人了,但是电台有个活到一百岁的节目,而我离一百岁还有相当距离,现代上海百岁以上的老人已经不少,而且还在不断上升,那么,我还仍是不能算真正的长寿。所以我还想写一写我的期望与经验。

现在的我,离过去的我已大不一样,前四次写养生是“腰不伛,背不偻,眼不花,耳仍聪,步履轻松,上下单车如青年,吃得下,睡得着,从来不吃安眠药;前门松(尿自然),后门紧(每天大便一次),形适中(身高165公分,体重55公斤),思维清晰,反应灵敏(常写文章),记忆良好,心理安宁,情绪稳定”。现在的身高是162公分,体重只有46.5公斤。

所以五写养生,只是将以往的养生作一集成而已。

我所以能达到现在的年龄,唯一的理念是心理宁定,心态稳定。不怕死!

生老病死自然律

怕与不惧都得走

战略藐视无所恐

战术谨慎度百岁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590120-1213611.html

上一篇:当前社会的心理状况与心理咨询事业
下一篇:从冠状病毒爆发述说我国的中医的伟大(1)
收藏 IP: 101.93.227.*|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3 02: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