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人员引进之后

已有 1813 次阅读 2021-6-11 08:37 |个人分类:立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研单位引进的人员,无非是几种方式:1 应届毕业生分配进来;2  在某些政策要求下的进人;3  某些硕博导的优秀弟子“升级”为同事;4  有各种人才称号头衔的进入。

    在这些人员中,后者(4)往往给人的期望值比较高。这些人的压力也比较大。还有一种,就是在某些政策要求下进入的人员。这些人未必称之为科研骨干,也是不和忽视的。(2) 是最容易被忽视的。

     看待人,过分高看、低看 都不是正常的看法。中看或者平看才是正常的。关于看人低和看人高,都是有成语或者民间俗语的。有的民间俗语,话糙理不糙。这里就不摘录现代汉语词典和俗语词典啦。

     以某市邯郸路的事情为例,人才(员)被引进之后, 怎么使用效果最佳?有没有交流、沟通不畅的时候。如果有,是侍强凌弱、以高位压低位?还是推心置腹、促膝谈心? 谈心难,难在平等,难在心平气和。 心里已经不平和了,气息已经不“和谐 ”了,所谓的谈心不过是谈崩。

     我也遇到过这样的“暴徒”。他们图谋以极低的价格霸占我的廉租房(集资房),就在多次骚扰之后,冲进我的办公室拿出一张他们觉得有用的、盖了章的纸让我看,说已经通知到了,必须执行。 那张纸被撕成了碎片。 

     这样的时候,更容易看到专兼职谈心工作者的综合素质。 这些素质中,高学历、高职位、高头衔有时 管用,有时不管用。比如,有的人在和别人谈论自己的稿件时,以“ 我的导师是博导” 来压迫交流对象。好像博导导师指导的在读硕士的论文,必定是符合学术和编辑规范? 其实,未必。这个作者修改论文修改厌倦了,祭出了不恰当的挡箭牌。

    那些高位的谈心者也一样,会不会上来就对谈心对象大加斥责?横加贬低? 我看有可能。我遇到过这类人。

       这类人,的确肩负了某种职责或者使命。但他们太冲了。让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无法接受,无法接受他们的言语、心理和态势上的粗暴与蛮横。这样的时候,长期的文弱者是可以被激发成暂时的强者的。强与弱,可以在瞬间转换的,尽管需要一定的条件。在影视作品中不乏这样的镜头,一位邮递员出身的指挥官在练兵过程中故意让被训练者在泥泞中匍匐前进,一位战俘管理人员命令战俘写投降书,并且居高临下地扔过去纸张和钢笔。电影中的指挥官,在夜间酗酒后被潜伏的战士们装到麻袋里暴打一顿,那位趾高气扬的 战俘管理者升格为独眼龙。可以说,愚蠢的强者会在自己的极力促成下,变成弱者的“ 俘虏”的。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播种暴力的迟早也要品尝到暴力的蜜枣儿。无数事实和活报剧都展现了这一点儿。 

    回到起初的话题——无论什么人都需要人道或者人文关怀。有些事情,你可能做不到,但话一定要传递到。当然,对于心思重的人,不是一两次交谈、一两句话就可以解决问题的。一个职业“ 谈心者”,无论专职或者兼职,逼死谈话对象或者被谈话对象逼死、甚至同归于尽都是不足取的。 

    对于即将使用的人员,有迎接,显温暖;对于已经使用的人员,有关怀,含暖意;对于即将高就或者地就他处(或者退休)的人员,有恭送,带暖意。这才是“送人玫瑰 手留  余香”的举动。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55-1290684.html

上一篇:上铺兄弟
下一篇:我的学报收藏(1)
收藏 IP: 114.64.232.*| 热度|

4 张晓良 马军 王涛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5 04: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