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农民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马红孺 上海交通大学机动学院教授http://www.physics.sjtu.edu.cn/hrma

博文

“谢谢聆听!”

已有 5049 次阅读 2020-2-28 20:30 |个人分类:胡言乱语|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近两年来,大部分时间耗在微信上。偶尔来科学网,也就拜读下各位的美文,读完了按一下推荐按钮。有时有点感想,打开评论,打上几个字,又删除退出了。兄弟我已经懒惰到不想敲键盘写几个字了。这次破例,敲几个字。

最近,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几乎所有的学校都把课堂搬到了网上。我们学校还没有开学,这两周学校和学院在组织试讲。趁此机会,我也溜进几个网上课堂, 看了几节网课。老师们准备的很充分,讲的很精彩。

每节课结束时,老师的PowerPoint课件的致谢页往往停留在屏幕上,不少老师的致谢页写着经过精心美化的类似“谢谢聆听”之类的谢词。每当看到这个,总是感觉有点怪怪的。琢磨了下,也许因为是面对学生,学生聆听老师的教诲,应该没有问题。但是,这个聆听由老师自己说出来,还是别扭的难受。今天,突然意识到使用这个谢词的老师们也许认为聆听就是听的意思,并不知道“聆听”这个词的确切含义。而且,随着大量的应用,“聆听”大概也就转义为听的意思。

实际上,我们今天使用的很多词的含义,也许并不是原意,其词义很可能在历史的长河中改变了不止一次。不过,每次改变,总会有一些老顽固不能接受,而新的含义的彻底确立,应该是那些不接受的老顽固们都死光了之后。我很想接受这个“聆听”的新的含义,但又确实很别扭。好在除了自己别扭之外,不会对“谢谢聆听!”的使用有任何影响。

懒得继续敲字了,就此打住。再别扭一次:“谢谢拜读!”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402-1220923.html

上一篇:两位执着的学者
下一篇:应该还能活一阵子

9 杨正瓴 刘立 赵柳 郑永军 刘全慧 王安良 王启云 周忠浩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5 20: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