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英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snjjlj 研究兴趣:东方营销理论 人力资源开发。以生活体验营销的真谛!

博文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已有 3674 次阅读 2012-3-10 03:52 |个人分类:东方营销学|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世界, 民族

 
这个标题是我前两天与一位在康大的华裔教授交谈后想给自己的学生说的话!
 
起因是这位华裔教授谈起,她所带的中国籍博士生、硕士生有相当一部分到达康大后就不再愿意和中国人交流,
他们希望能和纯粹的美国人相处,以便于自己将来更好地融入这片土地。
 
他的话印证了我的感受:
在康大奔波行走的路途中,所遇见的大多数中国留学生的眼神是冷漠和一扫而过的,
反倒是不时有老美和你微笑地打个招呼!
 
我能理解这些小留学生们的小小的功利,
因为即便是天王如迈克尔杰克逊也穷其一生不停地漂白自己的皮肤
就艺术而言,迈克尔杰克逊无疑是殿堂级的大师。
  2、
就漂白皮肤而言,麦克仅仅是一位患有心理疾病的患者,他的疾病就是自我认知混乱。
 
其实,作为任何一个旁观者,大家都知道,我们喜欢他,是他出神入化的舞姿,而不是他日渐增白的黑皮肤。
如果从基因的角度来溯源,也许正是黑人的基因才赋予了麦克无与伦比的艺术天份。
如此,何必挂怀于自己天然的肤色呢?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喜欢用一个生物学的术语“变态”来形容不伦不类的东西
比如不男不女。
就是因为任何一种形态都有其生存的空间,唯独不伦不类的状态很难找到自己的方向。
 
如此,一只梦想变成苹果的西红柿从它梦想诞生的那一刻起,它的人生就错了。
当年,青歌赛获奖者周鹏,断然放弃了模仿的道路
此后世界上才出现了蜚声乐坛的萨顶顶。
格莱美颁奖给她,绝不是因为她的音乐像西方,而是因为她的的音乐具有浓郁的东方风情

萨顶顶不是一个特例

在国内的乐坛与其相仿的是韩红,凭借浓郁的西藏风情,这个体貌并不出众的女子也挤进了流行乐坛大姐大的阵营。

这仅仅是一个基础,上述话语得以成立的更深刻原因在于西方文明的本质

西方文明在本质上被称作是主体性文明

这种文明有两个基本的特征:

1、等级制度,也就是马克思韦伯的所说的科层制或者官僚制。

换而言之,在自由平等光环下的是由制度、文化隐含而成的各种不平等。

比如保释金制度,就是有制度炮制的有钱人与穷人之间的堂而皇之的不平等。

这种不平等之所以隐藏的很好,就在于其凭借在世界范围内的财产掠夺形成的物质文明而冲淡了这种不平等,毕竟,绝大多数老百姓只要能吃饱喝足,就没有什么奢求了。所以,你只要沿着历史向前回溯,就会发现,在物质贫乏阶段,这种所谓文明的残忍就一目了然了。西方文明也就是在工业革命,生产大发展后才马马虎虎文明起来,在此之前,更多的是海盗文明。

2、功利主义。

功利主义简而言之就是你对他有用,他可以给你喊爹,你若对他没用,你给他喊爹也没用。

功利主义对于生存斗争而言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生存哲学。所以,在人类的物质化生存阶段,西方文明大放光彩。但对于人情冷暖而言,这种世界观是非常可怕的。

曾经有国内某著名大城市的若干女子对一外国男子投怀送抱,希冀用肉体的欢愉换取情感的珍惜,乃至最后能远嫁大洋彼岸,过上好日子。没想到该男子肉体笑纳,情感上鄙视,并在自己博客上对该城市的所有年轻女性都鄙视了一番,引起过轩然大波。

这种事件,在中国文化中叫露水姻缘,虽然不高尚,但绝不会彼此唾弃

但在功利主义者眼里,你不过就是一个蹩脚的愚蠢的(因为免费)的妓女。

小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把这个学得很好,谁打他,他服谁,谁善待它,咬谁。

因为在功利主义者心中,别人善待你,一定是怕你,既然他怕你,你就可以欺负他。

 

所以,等级制度 + 功利主义 在人类弱肉强食的文明阶段 塑造了一个物质无比强大,因而看上去很美丽的国度。

这里山清水秀,物价便宜,男人西装革履,女人彬彬有礼

任何人都可以选择 留在这里,因为这本身就是全球财富的贡献,

不过要在这里居住的顺畅

就需要合理的生存策略

如果你并不擅长厮杀斗争

那么,学习萨顶顶吧,做一个纯粹的东方人,因为和他们迥然不同,所以生存空间巨大。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32802-546042.html

上一篇:恒念物力维艰:其实我是万物保护主义者!!!
下一篇:收到 WHITE HOUSE 晚餐邀约!

12 武京治 武夷山 尚松浩 吕洪波 王华民 丛远新 沈晓雄 陆俊茜 刘艳红 蒋永华 xqhuang fumingxu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23: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