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i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ishking 表观遗传学

博文

也谈导师和学生的关系

已有 4201 次阅读 2010-11-26 00:0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导师, 学生

    最近和导师的关系不是很好,具体事情就不说了,总归起来是自己没有做好,自己是理亏的一方。

    导师给了我一个任务,晚上睡觉前好好反思一下导师和学生的关系是个什么关系,这也算是对我的一个小小的“惩罚”吧。

    除了一些对学生不负责任的导师之外,我相信绝大多数的导师还是为了学生好的。大家也知道,读研究生,尤其是读生物学方向的研究生是想当的苦的(当然可以以苦为乐)。“小时不努力,长大抽质粒;小时不听话,长大PCR”,这些看似调侃的话,也从一些侧面反映出生物类研究生的生活状态。

    我的专业是免疫生物学,每天阅读本领域最新的前沿进展,免疫学的基本知识早已耳濡目染,深入内心。苦思冥想着导师和学生的关系,导师和学生如何相处,突然一个想法进入大脑。也许是最近做实验用了不少的裸鼠(nude mice,由于Foxn1基因的缺失,导致其胸腺和毛发异常,表现为无T细胞和无毛发。),我觉得导师和学生的关系应该像胸腺和T细胞的关系一样才是最和谐的。

  下面尽可能用通俗的语言而避免使用免疫学术语来阐述一下自己反思的结果:

    T细胞的前体细胞是淋巴细胞前体细胞,由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分化而来,就像我们每个研究生都来自自己的家乡一样,此后淋巴细胞前体细胞在多种趋化因子的趋化作用下通过胸导管进入胸腺,这也就类似于我们通过一步步的努力求学来到目前的研究所或者目前的实验室,这其中我们受到了别人(趋化因子等)很多的帮助。淋巴细胞前体细胞进入胸腺,成为胸腺T细胞,在胸腺中这些细胞要经过严格的阳性选择和阴性选择,其中只有5%的细胞能通过筛选而存活下来,成熟为功能健全的T细胞,进入外周,成为机体免疫系统的一部分,保卫机体免受病原体的危害,这好似我们在实验室,在合格的导师的教诲下,我们越过一个个障碍,攻克一个个难关,最终功臣名就,成为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才,发挥自己的光与热。懂得T细胞发育的同学都知道,阳性选择和阴性选择需要胸腺T细胞和胸腺上皮细胞的紧密交流(interaction),不能和上皮细胞很好的相互作用的细胞可能会在筛选过程中发生凋亡,而那些能表达相应分子能和上皮细胞很好的相互作用相互交流的细胞则可以存活下来。这是不是要求我们在研究生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门功课就是学会和导师交流?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没有了交流,就像前面提到的裸鼠一样,也不会有T细胞。

    在我们遇到考验时,最重要的是要及时和导师交流,一起来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这样做不仅仅是对学生好,更重要的是对真个国家整个社会有利。没有了T细胞,小鼠的免疫系统就损失了一大半,同样我们的国家没有了后续的科研人才,我们的国家在世界上的话语权和说话的分量与底气也就少了很多,因为我们没有了强大的科技做后盾。

   机体是一个很精巧的装置,我们在研究中要学会感知生命,从生命中学会做人的道理,学会与人相处的原理。倾听生命,是人生的第一课。

 

PS.希望各位非免疫学专业的人士也能明白我的文字所表达的意思,如有什么想法和感想,随时欢迎沟通和交流。谢谢。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23161-387515.html

上一篇:开门第一篇
下一篇:玉泉的日与夜

8 卢宏超 苏庆 孟津 赫英 唐小卿 吉宗祥 姚雅欣 ashao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04: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