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gmin 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xminmin1987 Godot is equal to god over time.

博文

计划生育与多余的人

已有 3670 次阅读 2018-3-21 22:04 |个人分类:自言自语|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计划生育与多余的人

 

计划生育与多余的人

1 意外发现的超生罚单

前几天弟弟在家找东西,翻箱倒柜,竟然翻出来我们俩当年的超生罚单。罚款的时间是1992年,我们俩人合计罚款金额是2500元。

就在最近的两会的国家机构改革中,“计划生育”四个字刚刚从国家部委的名字中抹去。不禁感慨万千!

回忆自己的成长历程,一直伴随着国家关于计划生育的宣传,而且很多超生宣传标语不失“血腥”,这就像有种声音在时刻提醒着我们,让我们知道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是多余的。同时,我们的出生也给我们的家庭增添了许多负担,有时候难免要听到父母的一些抱怨,他们有时候也会感叹要是没有我们生活有多好,或许又是另外一个样子。

2 感恩父母为我买来出生权

人的出生确实天生带着差异,顺序不同也带会有福利的差异。我的出生权是父母用钱买来的,听说这罚款里有1200元是用来买我的,只有交了这些钱,我才有户口,也才可以上学。而老大却大不相同,有时候大哥跟我半开玩笑,说当年他是独生子,不光不发钱,每月还发10块钱。这就是差距!当然,我们父母养育我们哥仨确实不容易,我也感谢父母给了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机会。当然,我偶尔也会想起在我成长过程中,伴随我的一些奇奇怪怪的,无厘头的歧视。只是时间隔得久了,再回味小时候的艰辛,没有当时身临其境的那种感受罢了。

我们这些超生人口的出生,天然地带着歧视,我们曾经不仅享受不到国家对于新生人口的各种福利,我们带来的还有当年的违犯计划生育罚款(听说后来改名叫社会增容费),以及二十多年的抚养费,教育费以及医疗等等各种费用,让我们天然地带有某种罪恶感。这种罪恶感,不仅仅是对家庭,在同伴中也自然的觉得低人一等。自己也曾经觉得我们这些超生的人不知给国家,社会和地球增添了多少负担。记得当年看黄宏的小品《超生游击队》,我就时常想象当年父母为我们的降临而东躲西藏的样子。我现在时常会觉得人生本就像一场笑话,只不过是人生的前半场为这个笑话做了一个长长的铺垫,才让这个笑话变得有趣。

3 学术要与拯救世界保持距离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基层政府工作。在乡镇,我也有一些从事计划生育工作的同事,但有时候看见他们会有种莫名的后怕。人生就是如此奇怪!现在,经过这么多年的宣传和洗脑,很多人不会再去多生了,父母再劝也不去生,因为感觉养不起,也不愿去遭那份罪。现在想到这些,我就觉得我父母真的非常伟大。

同时,基层的经历,也让我见识到许多无厘头的政策,不知道是那些个高参,或者智囊,或者专家学者的高见。总之是莫名其妙,或许本来就是为了拉仇恨的吧。就像计划生育政策,自从放开二胎政策以后,我知道在基层执行这一政策的一线人员所受的价值观冲击很大,包括与此有涉的很多医生。

如今自己也进入了学术研究的圈子,也见到许多专家学者,有的在追求自身的学术影响力,有的在追求自身的政策影响力,有的还追求其他。而我自己,当初回来读书,也曾想要追求政策影响力,但现在我却开始怀疑自己的这一初衷是否正确。因为社会太复杂,一个人,即使学问做得再好再精湛,他了解的也不过是有限真理。而且做出来的理论只是这个世界的简化,永远不可能是真实的世界。用这些理论指导政策实践,或许是危险的。更何况,政策的对象和实施政策的往往都是人呢?人是经常会犯错误的,

现在我的学术追求已经有很大的变化,接受严格的学术训练,尊重科学的发现,专心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不问西东!。或者可以做如下的概括:对世界始终保持好奇,对简单的逻辑有警惕,与拯救世界保持距离!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224092-1105080.html

上一篇:考试是识别学生的一种好方法
下一篇:科学研究中的元问题

6 徐令予 李正 李亚平 李毅伟 马鸣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04: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