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图谋想干什么?

已有 1749 次阅读 2023-5-29 21:09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圕人堂QQ群,2014年5月10日创建,目前已发展成为“圕人堂服务体系”(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00758.html)。圕人堂服务体系为一体两翼,以圕人堂QQ群为体,以“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及“圕人堂微信公众号”为两翼。“一体两翼”的载体是《圕人堂周讯》。《圕人堂周讯》每周五发布,已发布472期。

    2023年5月10日为圕人堂QQ群建群9周年。按照惯例,每逢周年纪念日,圕人堂会“活动”一下,主要目的:(1)宣传与推广圕人堂资源与服务;(2)让成员更好的了解圕人堂、理解圕人堂、支持圕人堂;(3)向圕人堂全体成员,向关心、支持、参与圕人堂的建设与发展的各界人士表示衷心地感谢! 欢迎成员以自己的方式纪念圕人堂建群9周年。2023年4月30日,发布“圕人堂QQ群建群9周年纪念与庆祝活动启动”博文(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86298.html)文末的最后一句为:“欢迎成员以自己的方式纪念圕人堂建群9周年。今年的风格为‘文旅融合’。”这一个月,走的还真是“文旅融合”路线,尤其是图谋因参加“数字学术服务创新与发展研讨会暨CALIS第二十一届引进数据库培训周” 会议,有了深圳之行,先后分享了大量图文信息。

    图谋在深圳参会期间,实际是心系圕人堂的,也算是努力以适当形式做一些宣传与推广。分寸的把握非常重要,不疾不徐,不温不火,不痛不痒。图谋做了什么吗?图谋想干什么?似乎还真不好回答。但我可以隐约地感受到,图谋做的事情确实是让部分人切实受益的。作为我的角度,动机确实是比较单纯的,就是单纯地期待圕事业及圕人的明天会更好。

    5月24日晚,我在圕人堂群“自言自语”讲故事。“新书推介《时间馆藏 数字年书》”这篇微信推文背后的故事简述一下。张芸老师主动分担微信公众号工作,5月22日阳了,5月23日下午编辑好两篇推文,编辑好“新书推介《时间馆藏 数字年书》”已是18:49,随后因头晕被家人送医院,今天仍在医院。图谋了解情况后很是过意不去。我说:“健康第一。先养好身体再说,圕人堂的事情可以放放,没有关系。”图谋作为圕人堂(或者说“圕人堂服务体系”)“群辅”的角色,需要统筹与协调的方面比较多。受到诸多制约,许多方面不尽人意。且行且珍惜。有些机构或个人对圕人堂寄予较高期望,希望圕人堂承担更多或者在具体某些方面做到什么样程度,有希望有期待是好事,但还需立足实际,从实际出发。也有部分成员更多的是对图谋寄予“厚望”,比如时不时有索取文献请求,我的答复通常是“这类需求,单独找我,我是顾不上的。我不大可能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抱歉!”。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图谋会积极参与群里互动,比解答一些实际问题。这样做,实际上是同样作为一名普通成员试图“尽份绵薄之力“,仅此而已。

    5月25日,有位成员先后通过大窗和小窗向我索要圕人堂发展经费捐款方式,她的初衷是:“可不可以花钱请一些群管理助手,这样就不用有老师病了还坚持工作。一个人一小时,AI替代很多人的工作,很多人会闲出来,每个人做一点点,不就都不累了吗。”我在大窗简略回应了:“圕人堂发展经费自2016年起,没有面向个人接受捐助。圕人堂微信公众号的“打赏”所得全部转入“圕人堂发展经费”账号。“圕人堂发展经费“所有收与支,《圕人堂周讯》大事记版块中有记录。圕人堂是草根社群,涉及钱的问题,需要格外谨慎。”我未料到,随后收到来自微信公众号的赞赏提醒。5月25日,张xiaoyan老师三笔赞赏(每笔200元,总计600元)。我小窗回复:“张老师好!我刚看到微信公众号的提醒。您不用捐那么多。圕人堂微信公众号,自2018年6月12日开通,累计收到的捐助估计在2000元左右(之前统计过,近期尚未关注)。”我进一步留意了一下“赞赏”情况,2023年4月24日,瑞雪老师一笔赞赏100元。这是近期收到的一笔“巨款”。圕人堂微信公众号(自2018年6月12日开通至今)累计收到赞赏金额3065.21元(注:累计到账金额2465.21元)。

    5月26日,有位成员给我发信息,希望圕人堂转发“水滴筹”信息。我的答复是:“看到刘H老师的转发后,本人已捐,略表心意。祝愿早日康复!圕人堂群,个人不建议转发进去。以往这类转发并不见得有效果,可能还会引发批评。供参考。”随后再捐一笔,含有致歉的意思,同时告知:“关于转发进圕人堂群,确实存在风险。如果你自身愿意试一试,我不会反对。(但如果有其他成员表示反对,可能会被迫采取撤回措施。敬请谅解!)”“我留意了平台的进度,还是取得了一定成效,祝愿早日渡过难关!”圕人堂建群9年,类似这样的情形,图谋已遇到过多次。

    “圕人堂服务体系”背后的运转实际是很不容易的。我所能做的实际仅仅是尽份绵薄之力,更多的是“借力出力”。某种意义上,圕人堂拥有“隐形的翅膀”,且行且珍惜。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13646-1389853.html

上一篇:深圳市科技图书馆
下一篇:闲话高校图书馆数字资源的社会服务
收藏 IP: 106.111.122.*| 热度|

5 刘进平 郑永军 宁利中 孙颉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3 06: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