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五计学发展的历史进程与演化特性 精选

已有 3882 次阅读 2022-4-21 22:58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圕人堂文摘

图谋摘编自:王宏鑫,骆盈旭,梁艳玲.五计学发展的历史进程与演化特性[J].图书情报工作,2022(02):32-44.

    《图书情报工作》2022年第2期刊发王宏鑫等《五计学发展的历史进程与演化特性》,该文认为在现代科学技术革命所引起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环境等各方面发生深刻变化的大背景下,科学体系高度分化又高度综合发展,有必要探讨五计学发展的历史进程与演化特性。基于“信息基本循环过程”与科学技术发展历史背景,采用发生学考察法、文献研究法分析梳理五计学发生发展的过程、态势与发展特性,把握五计学学科发展、科学研究的规律性及所呈现的样态。纵观五计学的发展,它经历了前网络时代、互联网时代,正在进入“智联网时代”,并呈现不断从分散化到群聚化,再由群聚化到融合化,进一步从融合化到整体化的演化特性。

    所谓“五计学”是以“文献、科学、情报、网络、知识”等冠名的,面向人类信息交流与知识生产过程的,密切相关的 5 种计量学科的统称。它们的发生发展服从发生学“他律性”与“自律性”辩证统一的“双律性”原理,以社会经济基础的发展和现代科学技术革命的演进及内在规律为背景与前提。五计学有其兴起的广泛社会经济基础和深刻的科学发展背景与前提。随着社会信息化和信息社会化的发展,以及相关社会经济基础和科学技术发展,五计学发展的历史进程存在一定的阶段性规律,呈现出明显的演化特性。在五计学发展背景与前提下,梳理和把握其发展的历史进程和演化特性,对于认识其学科发展规律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对于促进其学科体系建设具有重要的实际意义。

    五计学发展的历史进程随知识、信息存在形态与交流技术环境、计量单元的发展变化,可以概括为三个历史阶段:

   (1)五计学发展的前网络时代( 20 世纪初 - 20 世纪末)。在前网络时代,知识、信息的存在形态主要表现为纸质文献; 交流的技术环境主要表现为出版、印刷、发行、图书馆、情报中心、广播、电视等; 计量单元主要是文献单元。以此为基础,针对信息基本循环过程的“文献信息交流过程”“科学活动过程”“情报活动过程”等三个层面的计量研究,形成了文献计量学、科学计量学、情报计量学等三个学科。在广泛的文献计量研究成果积累的基础之上,逐渐形成了以文献分布理论( 以布拉德福、齐普夫、洛特卡三大定律为基础) 、文献发展理论( 以文献增长规律、文献老化规律为基础) 、文献关联理论( 以文献引用规律为基础) 等为核心的文献计量学现象学层次学科理论体系。20 世纪的 1934 年 P. Otlet率先使用了术语“Bibliometrie”,但是直到 1969 年,A. Pritchard提出用术语文献计量学( Bibliometrics) 来命名包含统计目录学在内的相关文献计量学科,才使其作为一门学科被广泛接受。科学计量主要是通过获取科学活动过程中所产生的定量数据,特别是科学文献产生、传播和利用的数据,运用数学语言建立用于描述科学体系结构、内在运行机制,揭示科学活动发展的时空特征与规律的模型,并应用这些模型对科学评价与管理进行定量研究,为科学发展决策提供定量依据。科学计量学与文献计量学并行不悖,针对科学活动中科学文献计量问题方面的研究与文献计量学的研究内容相互重叠交叉,但更拓展到研究科学的生产、传播、交流和利用各方面的计量问题,注重科学计量研究成果在科学的社会机制建设、科学政策制定和科学管理运作中的应用。情报计量研究主要是通过获取情报活动过程中所产生的定量数据,特别是情报文献产生、传播和利用的数据,运用数学语言建立用于描述情报过程、机制、时空特征与规律的模型,并应用这些模型对情报活动过程与管理进行定量研究,从而改善情报信息系统并保障其运行平稳高效,解决情报信息交流过程的基本矛盾,提供对情报信息系统进行管理与决策的定量依据。在我国形成了文献计量学( 1934) 、科学计量学( 1969) 与情报计量学( 1979) 等三计学并存汇聚、分散化发展的局面,但实际上整体化趋势已暗流涌动。情报信息计量一直被情报学研究者认为是自己的领地,并试图建构情报计量学作为情报学的定量研究专门分支学科。不过,一方面由于情报信息和情报信息流主要表现为文献和文献流,文献计量对于情报研究、特别是科技情报研究具有有效性,因此情报计量学与文献计量学存在重合与交叉,甚至情报学者自然地把文献计量学看成是情报计量学向更高层次发展的重要基础领域; 另一方面由于为科学和科技发展提供情报信息、为科技情报信息系统管理提供依据是情报工作的主要内容,科学计量对于情报研究、特别是对科技情报研究具有合目的性,因而情报学者也十分关注科学计量,并自然地把相关研究纳入自己的研究领地。

    (2)五计学发展的互联网时代( 20 世纪末至今)。在互联网时代,知识、信息的存在形态除了纸质文献外,主要还有电子化、数字化、网络化的文献与数据信息等,相应的交流技术环境主要表现为大型数据库和互联网,而计量单元主要表现为网络( 信息) 单元。相关计量研究,在三计学研究基础上,相继形成了“Webmetrics”( 1997 ) 和“Cybermetrics”( 1997 ) 以及“Altmetrics”( 2011) 概念。这三个概念英文表达不同,甚至研究目的、方法与路径也不同,但都是基于网络技术环境的信息计量研究,而被概括为网络计量学。与之同时,网络技术环境下,社会的知识化发展推动了知

识经济与知识管理的发展,有关知识及其影响的测度与计量研究催生了知识计量学( 1999) 。网络计量,就是运用计量方法对网络信息的组织、存储、分布、传递、相互引证和开发利用等的定量数据进行采集、挖掘,并进行定量描述和统计分析。网络信息主要是以网页、网站为载体的信息,包括网页、网站的访问日志信息、网络学术数据库信息、社交媒体信息等。因此,网络计量学也被更确切地称为网络信息计量学,但网络计量学更直接而被更广泛使用。其目的就是要研究和揭示在数字化载体和网络交流技术环境下信息基本循环过程的数量特征和内在规律。网络计量学( Webmetrics、Cybermetrics与 Altmetrics) 是三计学之后,在信息基本循环过程技术环境发展到互联网阶段所产生的计量学科。其研究内容主要是针对网络环境下信息基本循环过程及其信息现象开展计量与评价研究; 其理论、技术和方法涉及数据科学、网络信息资源管理、信息计量学等多学科领域;其目的与应用是为网络信息( 资源) 的生产与管理、组织与分布、存储与传递、引证与链接、开发与利用等方面提供有序化、合理化、优选化、有效化、规范化、科学化的定量依据和必要支撑。在互联网时代,知识计量学也悄然兴起。相关研究就是运用计量方法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对知识本身及各种知识活动进行计量。主要从知识单元( 或“知识元”) 入手,针对知识载体、知识体系、知识内容及知识活动( 生产、传播、利用、开发) 的数量、质量、价值和关系进行计量分析,从而把握知识所具有的科学、社会和经济属性,评价知识本身及其在科技、经济和社会中的作用,揭示知识本身与知识活动的规律。有关知识计量的研究随着计量单元、计量技术的进展,在两个层次逐渐展开: ①从宏观层次上对整个人类知识生产过程及知识体系进行整体性的计量研究,涉及整个国民经济体系中知识生产产业链的整体效益与贡献以及投入、存量、流量、产出、分配、转移、应用等各环节的综合评价与计量研究; ②从微观层次上对组织和个人的知识体系进行的计量研究,聚焦于知识的量与质的测度、知识成果的价值与价格的衡量、知识生产关系与网络等的评价与计量研究。

    (3)五计学发展的智联网时代( 21 世纪初 - )。所谓智联网( Internet of minds,IoM) ,是在互联网、物联网技术基础之上,所建立的包含人、机、物在内的智能实体之间的“知识智能互联”网络系统。它是一种全新的、直接面向智能的,具有分布式、自组织、自运行性质的复杂协同知识自动化系统。其关键平台技术包括虚实平行的平台体系和基于互联网、物联网、区块链、软件定义网络的社会化通信计算平台。其关键任务是通过知识计算技术,实现知识获取、知识表达、知识交换、知识关联,建立各智能实体之间的语义层次联结及知识互联互通。其最终目的是支撑和完成需要大规模社会化协作的、特别是在复杂系统中需要的知识功能和知识服务。这样在智联网时代,知识信息及其交流有了全新的技术环境,五计学研究有了全新的技术手段和方法,必然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知识计量学虽然诞生于互联网时代,但它将在智联网时代得以蓬勃发展与普及,形成五计学的核心。知识计量学与新的知识时代背景的契合点至少有下面三点:知识计量学关注知识获取的计量问题; 知识计量学关注知识的协同表征与传递的计量问题;知识计量学关注知识的联结与协同运行的计量问题。智联网将在智能技术基础上,对之前的交通网、能源网、信息网或互联网、物联网进行整合实现整体化,成为信息基本循环过程崭新的整体化技术形态。在其中五计学的学科对象和内容也被整合了,因此有理由推断面向信息基本循环过程的五计学整体化学科将在智联网时代逐渐形成。在智联网时代,随着以区块链技术为代表的去中心化技术的兴起以及智能技术与物联网、智联网的发展,信息与知识的存在与表达形态除了有纸质文献以及电子化、数字化、网络化的文献与数据等之外,还有知识化、智能化的大数据信息体系等; 知识、信息的交流技术环境除了互联网外,还有物联网、智联网等;计量单元既有文献单元、网络( 信息)单元,也有知识单元。这就必将导致信息计量的内容、工具、方法等呈现出分散化与整体化矛盾的新格局。智联网的关键技术支撑平台为智联网时代五计学整体化提供了技术与方法,有助于逐渐整合关于文献、科学、情报、网络、知识的计量问题,促成五计学的整体化学科的发展。

    五计学的发展,始终存在着分散化、群聚化、融合化、整体化等特性,只不过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各种特性表现得强度不同,呈现着此消彼长的演化特性,总体与科学技术发展导致科学技术体系既高度分化又高度综合的演化特性相一致。

    信息基本循环过程是人类与自然、社会相互关联不断发展的根本概括与描述,反映着人类社会实践过程的本质以及社会化的人类信息交流与知识生产过程。随着信息基本循环过程不断深化与加速,终于导致科学技术革命浪潮的兴起。反过来,科学技术革命又进一步推动了信息基本循环过程的深化与加速。五计学包含针对信息基本循环过程及其中的信息现象进行定量分析的 5 种计量学,纵观其发展的历史进程,它经历了前网络时代、互联网时代,正在开启智联网时代,并呈现着不断从分散化到群聚化,再由群聚化到融合化,进一步从融合化到整体化的演化特性。就五计学的发展而言,从融合化到整体化是其未来发展演化的主要特性。通过对五计学共通性的深化认识,把握其内在本质联系,建立共同的理论基础,以及内容 - 结构 - 形式鼎立统一的信息计量整体化学科体系是我们今后研究的重要方向。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13646-1335037.html

上一篇:正确认识引文评价方法
下一篇:忙碌的图书馆员

7 许培扬 尤明庆 李学宽 黄永义 籍利平 武夷山 谢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1 07: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