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大年夜的蛋饺

已有 5888 次阅读 2012-1-24 11:01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难得有个除夕正好赶在了周末,踩着点儿给国内的老爸老妈打了电话。电话那边持续不断地响着鞭炮声,老爸老妈扯大了嗓门要和外孙们说话,想听听他们的中文是否有长进了。等到鞭炮声差不多消停了,爸妈告诉我今年的年夜饭,是和以前的老同事一起吃的。同事已经肺癌晚期了,一直在医院住着,年三十爸妈和他的夫人一道把他从医院接了出来,四位老人一起在外面吃了顿年夜饭。这位伯伯和我家很熟,喜欢唱京戏,当年一身便装往建筑工地上一站,一曲“朔风吹林涛吼”,余音绕梁,端的是潇洒帅气。

 

我父母那一代人,是不折不扣的共和国的建设者。当年副统帅要把大工程建在三线,父母跟着单位辗转南北,从鄂西的神农架山区到豫中的黄河滩,盖了不少工厂。我十岁前的记忆因此大都是关于农村的:和小伙伴们到附近的小溪去捉蝌蚪,和房东的女儿到黄河滩挖湿湿的花生,还有房东大爷在自家院子的枣树下,扬着马鞭,把枣子抽下来让我和弟弟拣了吃。我是在湖北和河南的农村开始的小学启蒙教育,学校就在破庙里,一张木板搭在两个土墩子上便是桌子了,凳子则是学生自备的,学的课程从算术语文到书法音乐,也就一两个老师就全给

 

10岁那年,父亲带着全家从河南农村投奔上海奶奶家,刚到不久就赶上了农历新年。除夕夜,姑姑把一只热气腾腾的砂锅端上了年夜饭的饭桌,鲜黄的蛋饺和着银白的粉丝,再配上碧绿的、长着粉嫩的鹦鹉嘴的菠菜,煞是好看。我从来没见到过这么好吃又养眼的美食,估计当时的感觉和“白鹿原”里那群农村娃们第一次尝冰糖时差不多。

 

春节过后,父母就奔赴金山卫参加上海石化总厂的建设去了。当时的金山卫还是一片荒滩,学校医院等设施一概没有,我于是在奶奶家度过了小学的最后两年半。那两年半运动一个接一个,林彪、孔老二、安东尼奥尼、宋江,古今中外的坏蛋们,让我们挨着个儿给批了个遍。我写毛笔字的基础,就是那时给打下的。最后半年,弟弟也开始上学了,第一天放学回家姑姑问他:“学校老师都教什么了?”我那不满七岁的老弟回答说:“什么什么还在走。”

 

我在奶奶家一共过了三个春节,离开上海的时候,我已经学会了做蛋饺。以后每逢除夕,家里做蛋饺的活儿便落到了我的头上。

 

做蛋饺技术含量并不高,但属于慢工出细活那种,往往需要花上一整个半天的时间。那时候的厨房只有一只炉子,从炒瓜子花生,到烹大鱼大肉,全靠它了。要做蛋饺,就得把备用的炉子给点上。生炉子是门儿技术活,也是体力活,通常都是父亲来干。先在炉腔里塞上废报纸,架上柴禾,再放上一块蜂窝煤。然后划根火柴,从下面掏煤渣的口里伸进去,把报纸给点着了。随后拿着蒲扇一通狂扇,等往上窜的火苗子把柴禾给点着了,就可以稍微扇的慢一些,等到蜂窝煤被烤红的时候,柴禾也差不多被烧成灰烬了。这时再从上面添上两块新煤,就可以把炉子提回家用了。

 

我做蛋饺的时候通常会搬两把椅子到炉子边,一把自己坐,一把用来放原材料和装蛋饺的盘子。做蛋饺的原料很简单:一碗打匀的鸡蛋液,一碗剁得细细的肉糜,掺上少许的料酒和精盐,外加一小块用来熬猪油的肥肉。做的时候把平时盛汤用的金属汤勺架在炉子上,等汤勺被烧热了,拿肥肉薄薄地抹上一层,然后舀一勺蛋液浇进去,一边转动汤勺让蛋液均匀地覆盖整个汤勺,半干不干的时候,放上一小团肉糜,然后用筷子轻轻地把蛋皮的一边掀起来,对折后压紧,一只蛋饺就做得了。做蛋饺的关键是蛋液的量要控制好,蛋皮不能太厚也不能太薄,太厚了不好对折,太薄了则容易搞碎。通常开始的头一两只总是失败的,就成了我口中的零食。

 

来了美国以后我就没有再做过蛋饺了。首先是没有时间,春节不属于法定的节假日,还得照常上班。再者北美的超市上找不到那种能熬出猪油来的肥肉,改用植物油则用量不太好控制,放少了蛋皮粘在汤勺上揭不下来,放多了一勺蛋液浇下去“呲啦”一下顿时煎成了蛋花。

 

今年的春节来得早,学校里也还没有完全忙起来,又赶上了周末,闲着也是闲着,就变着法地想折腾出蛋饺来。挑了一块肥肉稍多的五花肉来抹汤勺,但到底油的纯度不够高,抹了几次后汤勺上就覆盖了一层碳化物,害得我隔三差五地要刮洗汤勺,清零重来。虽说也还是花了一整个半天的时间,不过做出来的量可是只有以前的一半。一半带到了朋友家,一半留着自己吃。

 

齐腰高的电炉子,只好站着做。一个下午站下来,腿都没法打弯了,这才觉得原先家里的那只小蜂窝煤炉,也还是有实用的一面的。

 

附:去年的拜年帖

典型非学术论文两篇——闲中好·乐炊

 

半成品

 

 

 

成品

 

 

祝科学网的朋友们新春愉快、龙年大吉!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11126-531327.html

上一篇:The Elements of Style
下一篇:海边日落印象

16 陈湘明 曹聪 陈国文 武京治 罗帆 吴吉良 曾新林 刘立 陈绥阳 庄世宇 虞左俊 马磊 杨晓虹 刘波 crossludo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3 11: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