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生产力要素的流动性与知识产权

已有 3272 次阅读 2018-9-9 17:20 |个人分类:经济|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生产力要素, 流动性, 知识产权

 

吕乃基

就生产力要素的流动性而言,一部人类历史就是原先的生产力要素的地位,被流动性更高的生产力要素取代的历史(是“地位”被取代,而不是要素本身):大体上的次序是土地、建筑、设备、资本、人力,以及知识。

在众多生产要素中,知识的流动性最大。一份邮件,一个优盘,一次点击,一席有意无意的交谈,知识就完成了流动。

与流动性相关还有一个特征,即要素价值的守恒与否。上述流动性的序列,同时也显现出某种对守恒的突破。流动性小者守恒,资本可以加杠杆,可以有期望,做多做空,例如期货与股票,人力可以沦落,也可以有无限的发展空间。

知识的共享性是对守恒的进一步突破。知识因共享而增值,同时也因共享而贬值。共享就是熵增,一方面是新知识的接受者因此而获利,另一方面是新知识及其提出者因被“摊平”而失去价值。

为了保护创新者的权益和创新的动力设置知识产权,规定、强化了创新者在特定时间和空间上的特殊地位,使知识不可随意共享。

知识产权,给流动和共享性最大的生产力要素——知识,设置防盗门,以控制其流动和共享,这似乎是“物极必反”的又一例证。

既然知识流不出去,不可随意共享,于是吸引资本、自然资本和人力源源不断的流入,给创新者带来利益和继续创新的动力。由此可见,知识产权在全球化的熵增和熵减这一对矛盾中具有特殊重要性。

熵增必须有序进行,知识产权即为“序”,从而以获利方在熵增中之所得,回报另一方在熵增中之所失,以滋养新的熵减。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范仲淹千年传颂的名句,然而其价值多半也就止于“千年传颂”。

在某种意义上,知识产权的设计则较为符合现实社会和现阶段人性,那就是让创新者“先天下之乐而乐”。“乐”,其一在于创新之乐,其二在于物质上的回报。

当然,在现实生活中,也有衣食无忧,不计报酬,以创新为第一需要的少数人,譬如自由软件运动,趋势可能会越来越多。

未来是否会出现比知识流动性更强和更不守恒的生产力要素?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10844-1133800.html

上一篇:中西方需求层次比较1 兼及经济哲学的本体论
下一篇:我言故我在
收藏 IP: 49.74.76.*|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4 19: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