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tangell 孤独的心灵,蕴藏着热烈的爱。

博文

按标题搜索
你们都是好孩子
热度 6 2015-6-13 21:27
(图片来自网络,为法国电影《四百击》剧照) 题记: “ 我曾经发誓活不过 15 岁,死亡是我多年的梦想,今天清零了! ”—— 张启刚, 2015 年 6 月 9 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遗书。 新闻,无论真假,总是社会最真实的写照。最近的新闻,一面是关于中国的股市飙涨,在资本 ...
个人分类: 夜雨醉话|4996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6
大理闲人一则
2015-5-31 10:09
没有一座城市可以用“风花雪月”来概括自己的景致,除了大理。风花雪月之外,是暖暖的阳光,时间 的不停,在这暖暖的阳光里也给人放慢了的错觉。于是,大理聚集了一群仿佛生活在时间之外的闲人们,他们向往着狄奥根尼一样的生活,可惜没有一个亚历山大大帝来到他们的面前挡住他们的阳光;于是便学着扪虱而谈,对着来来 ...
个人分类: 行者无疆|2525 次阅读|没有评论
二蛋的春天
热度 1 2015-2-21 11:09
题记:“春天是个交配的季节/人们脱下了裤子/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像牲口一样翻滚/畜牲们去势骟阉/穿上了衣服/像人一样说学逗唱” 春天来了。 “春天是个交配的季节,春天是个交配的季节……”二蛋是个傻子,冬天一过,就提着个马扎守到胡同公共厕所的墙根下,拨弄着三弦,眼里盯着一早进出厕所的大姑娘小媳妇, ...
个人分类: 风月杂谭|10574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爱人,做事
2014-11-5 14:34
题记:“我们做一件事,并不是因为这么做会产生结果,而是因为,这么做是对的。”——瓦茨拉夫·哈维尔 五百年前,他在她的剑下对她说:“我爱你,一万年……” 五百年后,无妄将最后一粒桂花抛入酒中,拍拍手,心满意足地舒了口气。 站在一旁,看着那粒桂花在酒面上浮浮沉沉,终于不甘心的吐了口泡泡,旋入了 ...
个人分类: 小道摸禅|2304 次阅读|没有评论
无所住的风景
热度 2 2014-10-29 23:15
这是一个忙碌的秋天,素菜馆的生意实在太好,无妄和旅人每天各种忙碌。也不是不想歇,可食客们的酒席从半个月前就开始排期,今天是和尚娶妻,明天是师太嫁人,都是常来常往的熟客,不好推却。咬着牙浑浑噩噩过了数月,一个小姑娘从素菜馆的门前过,手上擎着一枝桂花。甜如蜜糖的香气里,无妄猛省得已是深秋,再不去一趟山 ...
个人分类: 小道摸禅|2163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荒野尘梦
2014-9-17 15:24
题记:“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清·孔尚任·《桃 ...
个人分类: 夜雨醉话|2489 次阅读|没有评论
蝇子投窗
热度 1 2014-8-28 16:14
秋天是个打盹的好时节,空气不冷不热,阳光中透着一丝丝的凉意和一丝丝的暖意。这样的一个下午,小和尚蜷在屋檐下的摇椅中,晃悠悠地睡着了…… 睡梦间,小和尚觉得自己来到了唐朝;在这里,他还是一个和尚,很久以前剃度了个徒弟叫神赞。前几日,神赞回来了,整个人变得神神叨叨。 这一天,小和尚正在窗前读经,神 ...
个人分类: 小道摸禅|3698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一只大鸟的自由
热度 2 2014-7-26 17:58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大鸟,飞得很高很高,高到可以翻过世界上最高的山峰。那个时候,大地到处结满了果实,人们不愁吃喝,大鸟也很自由,整天就是飞翔、吃饭、睡觉,什么都不用操心。 后来,有一年,世界下了一场很大很大的雪,大鸟飞来飞去,哪里都找不到吃的东西。大鸟又饿又冷,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房子,这是一个人 ...
个人分类: 箪食瓢饮|2831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一只老蜗牛的故事
2014-7-25 20:57
有一只老蜗牛,他已经很老很老了,老到连他自己都感觉应该死了。他记不清这辈子曾经去过的许多地方,也记不住曾经认识过的大部分人。不过,有一个地方,他应该是到死都不会忘记的,那就是他的在一棵葡萄树下的老家。 老家不是他这辈子呆得时间最长的地方,也不是他呆得最快乐的地方;当然,肯定也不是他最成功的时 ...
个人分类: 箪食瓢饮|2342 次阅读|没有评论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19: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