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tangell 孤独的心灵,蕴藏着热烈的爱。

博文

屠猪罗汉

已有 2124 次阅读 2015-12-11 15:01 |个人分类:夜雨醉话|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素食, 乡村, 杀猪, 罗汉

江一苇握刀了,村里唯一的杀猪匠的独生子,终于子承父业。乡下交通不便,杀猪匠的存在极重要,红白喜事年关节庆,少了这一把刀,日子就没办法过得像模像样。一苇握刀的消息,着实让村里的老少乡亲松了一口气。

一苇的手艺是家传,从有这个村子起,从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算起,杀猪刀就没离过手。到了一苇他爹的时候,却出了点意外。一苇他爹结婚早,但一直没有子嗣,后来有个过路的算命先生,说你家杀业太大,这个孩子要想生下来,要么就此放下屠刀,要么就把孩子舍到佛前。

一开始,一苇他爹是要弃业的,歇了几天,村里的餐桌上就没了荤腥,乡邻的脸上也多是菜色。一苇他爹心一软,又拿起了刀子。杀业丢不掉,那就只有一条路了。可生下孩子送到庙里,在老派人的眼里,就是断了香火,跟没生一样。一苇他爹接受不了,最后拗不过老婆反复唠叨,还是去庙里烧了一炷香。进庙前,两口子商量商量,决定和菩萨讨价还价,愿意让儿子皈依,但得续上香火。回家后,也没忐忑几天,就怀上了一苇。

一苇生下来不哭也不笑,接生婆在屁股上拍了几下,力道一次比一次大,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眼看着这口气就要接不上来了。当时接生婆就有些发慌,和一苇他爹说这孩子怕是活不下了。老杀猪匠顿时慌了神,莫不是菩萨怪罪下来了,不该讨价还价?

正忙乱间,闯进一个疯和尚,抢过孩子念道:“生来红里出,死去白里卧,一具臭骨头,何为立功课?”话音刚落,一苇就大哭了起来。老杀猪匠知道是发的愿心到了,可实在舍不得这个孩子,就对疯和尚求个解法。疯和尚鼻孔一掀,怒道,“谁说舍到佛前就是送到庙里了?你让他来,我非撕烂他的嘴。”

老杀猪匠喜极而涕,竟不敢相信,又问道:“那我发的愿心不兑现,会不会伤了这孩子的功德?”疯和尚大笑着拍拍一苇的屁股,回道:“功德就在此法身中,不必外求。”又道:“这孩子不到庙里,但终究是来这尘世一遭,或浮或沉,你又姓‘江’,就叫他‘一苇’吧。一苇渡江,去休!去休!”言罢,飘然而去。

一苇从小就吃素,但有半点荤腥,沾着就吐。村里人一看,这哪里是杀猪的料,都劝老杀猪匠赶紧把手艺传给别人。老杀猪匠看一苇的样子,知道手艺到他这里就算是断了,于是收了几个学徒,可没一个满意的,一刀完事的活,到了学徒手上,总得要补上几刀才行。猪痛苦不说,连带着肉都发酸,村里人也只好将就着对付。

可是,一苇握刀了,村里人问缘故,说是不忍心看猪受苦。握刀后,一苇整整一年都在后山练习,对着一截枯木反复击刺。到了年关,杀第一只猪的时候,全村老少都围过来,要看这个吃斋的小伙子怎么杀猪。杀猪前,一苇先拍拍猪头,念道:“前世业障今世偿,今日脱畜身,许汝来世人,去休!去休!”话音刚落,只见白光一闪,杀猪刀已经在猪身上连刺了三刀,第一刀刺入猪头,第二刀刺入猪心,第三刀刺入动脉。刀落人起,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一苇就抽身离开屠场。再看那猪的面上,竟有了些解脱的意思。

再后来,一苇娶了老婆生了小孩,除了吃素以外,和别的杀猪匠也没什么区别。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8438-942646.html

上一篇:环境治理的本土化思考
下一篇:有间快递丨一个市场的故事

1 汤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7 04: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