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tangell 孤独的心灵,蕴藏着热烈的爱。

博文

岁月极美

已有 2243 次阅读 2013-12-6 17:33 |个人分类:小道摸禅|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岁月, 三毛, 无妄, 旅人

入冬了,南国的冬天依然有鲜花怒放。穿村而过的溪流旁是连绵不断的丝木棉,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花开得极艳,艳到路人抬头望去,只有蓝天的蓝和红花的红。红蓝相互间杂,稍有恍惚,就成了一块大大的花布,只有红蓝两色。

这样的日子里,旅人和无妄照例是要早早打烊,寻一处岸边饮酒赏花。正喝着,一个女子缓缓行来;垂肩直发,背着泛黄的双肩包,双手揣在裤兜里,很随意的样子。

一阵风过,碎花从枝头飘下,那女子站在树下竟忘了离开。旅人举杯相邀,道:“落花很美,可叹流水无情。姑娘,何不坐下共饮一杯?”女子扭过头来,嗅了嗅鼻子,笑道:“好香的桂花酒,不过你说的不对,美的不是花,而是这飘下的瞬间。这花开到极艳的时候,便要有清风将其吹落。岁月极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春花、秋月、夏日、冬雪……”

旅人听了,一时间悲从中来,举起的杯子竟忘了放下,愣了半晌,回道:“姑娘,你这样想,美则美矣,但总是凄凉了些。你看这花,今年落了,明年还会再开。春花秋月、夏日冬雪,莫不如是。要我说,岁月极美,在于它必然的重逢啊。”

那女子接过旅人手中的杯子,坐下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从脚边捡起一片花瓣,道:“你说必然重逢,那我倒要问问了,明年开的花,还是我手上的这一朵吗?下一次的风花雪月,还是前一次的雪月风花吗?一个人死了,ta和这个世界还有重逢的机会吗?”

无妄本来懒懒地只是在晒太阳,闻听女子这样说,不由得多看了那女子两眼,笑着接茬:“姑娘,你可曾听过‘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你手中的花是独一无二不假,可你手中的花,一样有着去年的影子。一个人死了,姑且不论死后是否有灵魂。当ta在世之时,总有行动,总有这样那样的存在过的痕迹。在这些存在中,人,便与世界重逢了。”

“你这样说,也是从他者的眼里来看。可我不信来生,死了就是死了,死了的人便不可能与世界重逢。可惜,我不信来生,否则世界于我还能多些温暖……”微微叹了口气,女子抬头看着大花布,眼中的疲累一览无余……

旅人便有些心疼,劝道:“姑娘,你要说‘人’,当然就是在他者的目光中才可以有‘人’的这个概念。如果是在荒郊野外孤零零的一个,哪里还有什么人,不过是一只无毛猴子罢了。”女子一笑,也不答话;无妄也不再说,转过头去眯起眼享受起了阳光……

天色渐晚,女子起身离去。旅人正欲挽留,无妄轻轻叹了口气,拉住旅人,道:“随她去吧,这女子言辞间太过清冷,人世于她只怕太过凄惶,不如顺其自然好了。”
旅人便急道:“既然你也看出她心里的苦楚,为何不劝劝?”
无妄叹道:“不管怎么劝,这总是人家姑娘自己的选择。任何人都有选择的自由,你我即便干涉,又能如何?再说,既然你相信必然的重逢,又何必在意这眼前的死生?”

旅人坐下不再出声,夜凉如水,沿岸的路灯亮起。
昏黄的灯光中,花瓣飘落在溪水上顺流而下,看上去竟有些像中元节的荷灯……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8438-747620.html

上一篇:知道分子
下一篇:理想是空气

3 武夷山 陈沐 周春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05: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