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tangell 孤独的心灵,蕴藏着热烈的爱。

博文

皮石匠的雕像

已有 2477 次阅读 2013-10-26 21:22 |个人分类:风月杂谭|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雕像, 臭皮匠, 皮格马利翁, 阿芙洛狄忒

村里有个石匠,老辈是胡人,定居到了村里,姓皮。因为姓皮,很多外乡人就以为皮石匠是个皮匠,经常有人为了修一双皮鞋,赶了三乡八里的路过来,结果发现皮匠原来是石匠。走了冤枉路,于是便愤懑,愤懑之余忍不住吐槽一下石匠的姓;偶有粗鄙之人,还会骂上一声“臭皮匠”。

皮石匠年轻的时候不丑,不但不丑,还很帅气。正好赶上那几年村里大发展,上头拨了四万亿搞建设,七扣八扣到了村里也还剩不老少一笔银子。村干部们自己要贪一些,总得找个由头,就找了皮石匠给村里的景观大道雕石像。皮石匠的发票开高点,马马虎虎也就皆大欢喜了。一具雕像自然不够贪墨,昨天雕今天拆明天雕后天再拆……村民的领路人,村干部们,一个个先富了起来;皮石匠跟在后面也捞了不少银子,算是被带动的后富分子典型。

可是,典型高富帅的皮石匠一直单身。倒不是他眼光高,怪就怪那个“臭皮匠”的雅号,这名头传开之后,不知道的人就以为皮石匠是有隐疾的。十里八村的姑娘们听了,谁还敢嫁给他。旁人也就罢了,一个被窝打滚的人,怎么受得了?

青春的小鸟,一去不复返……转眼皮石匠到了中年,一个人如果到了中年还没有尝过爱情的滋润或苦楚,性格便难免有些孤僻。找不到老婆的皮石匠,开始蹉跎。蹉跎了的皮石匠不再接活,成日价对着天空喃喃自语,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就有人私下里猜测他快要失心疯了。

被以为快要失心疯了的皮石匠,终于用一件事情彻底向村人宣告了自己失心疯的事实。搭上全部的积蓄,皮石匠前往西域,从昆仑山中拖了块一人多高的玉石回来。整块的羊脂白玉,通体温润,围观过的人无不啧啧称奇。有好事者摸上一把,据说比二八佳人的小手还要嫩滑。

白玉拖回来后,皮石匠就彻底消失了;村人只是从皮石匠院子里偶尔传出的敲敲打打声中,知道他还在。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有一天,皮石匠院子里的敲打声停了,听烦了敲打声的乡邻们竟有些不惯。敲门也没人应,就有人翻上墙头,看看皮石匠还活着没。

院子里,立着一尊雕像,婷婷玉立的裸身女子,身态丰腴婀娜宛转,眉梢眼角顾盼生辉……
爬上墙头的不巧是个男人,见到那女子顿时失神,伸了双手要去拥她,跌下来后被送去医馆躺了月余,老婆也气得差点闹离婚,闲话不表。
见到人栽了下来,摸不清情况的村民们砸开门冲进院子,见到了皮石匠。
皮石匠还活着,却和死了差不多……

院子里,皮石匠跪坐在雕像前,斧凿丢在左右,一身污垢,几年未剪的头发如荒草一般茂盛。这样的装束,村人只见过两种,艺术家或者乞丐。皮石匠显然不是乞丐,那自然就是艺术家了,村人这样猜想着。已经成为人民心中艺术家的皮石匠,却全无人民艺术家们的自觉,也不理会众人,就那么痴痴地跪坐在那里……

来看雕像的人流似潮,皮石匠如同潮水中的礁石,就那么痴痴地跪坐在那里……
潮起潮落,夜露深重,人群已散去,皮石匠没动,就那么痴痴地跪坐在那里……

夜里,突起大风,漫天的电光,整村的狗狂吠不已。皮石匠的院中突然传出巨响,狗吠戛然而止,风雷雨电随着这声巨响隐去,只留下了夜的黑光。空中有彤云,星光月光都在天外……

村人被这诡异的情形吓住,各个躲在家中忐忑。第二天清晨,邻人按捺不住好奇,战战兢兢到了皮石匠的院门外,想打探个究竟……院子里,女人碎了,碎成了渣滓;那惑人的胴体,如今只是遍地尘埃。皮石匠躺在粉尘之上,手中紧攥着铁锤,死了……

后来,坊间流传了几种皮石匠的死因。

有说是皮石匠疯了,爱上了女人,却得不到石像的回应,于是要用铁锤去碾碎她。最后一锤下去的时候,石子迸出砸中了皮石匠的太阳穴。这是村里仵作的说法,他经手验的尸。说到此处,仵作每每都要叹声:“这可真是玉石俱焚啊,啧啧……”

有说是雕像巧夺天工,要成妖了,天降雷电是为了毁她。皮石匠为了护这女人,竟手持铁锤,要以人力逆天,逆天不成就挂了。这说法最先是村头的小道士传出,后来被一个叫吴承恩的文学青年听去,写了一部小说,开头就是从石头里面蹦出个猴子。小说成了本村的四大畅销书之一,光靠版税,吴承恩同学就在燕山脚下置办了间复式,顺带着勾搭了一个文艺女青年。出了名的吴承恩老师,经常在各地巡回讲座。作为开场白,吴大师每每都要叹声:“你们看到的是斗战胜佛,我看到的,却是一颗逆天的妖心……”

有说是皮石匠爱上了女人,他跪坐在那里向九天诸神祈求,祈求给这雕像以生命。本乡本土的神佛都不希得搭理他,正巧有个自远西过来进行国事访问的神仙,阿芙洛狄忒,无意中听到了他的祈求。这个阿芙洛狄忒,在远西专管爱情,狗血的八卦剧情看过不少,就被皮石匠的诚心打动,于是顺手把这事给办了。不过条件是皮石匠和女人都要抛弃凡间的身相,随她同赴远西。这说法,在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中流传甚广。每每提起,小女子们的眼中都是泪光闪闪,跟看韩剧一般且虐心且过瘾且心满意足。

再后来,大家不喜欢听第一个说法,吴大师不愿意提第二个说法,只有第三个说法留了下来。谁也想不到,千百年后会是一段佳话,并被引申出了种种寓意。

对了,皮石匠是胡人,名字很长,叫什么“皮格马利翁”。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8438-736349.html

上一篇:鲫鱼蒸蛋
下一篇:垃圾堆里的孩子

2 魏东平 周春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8 07: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