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tangell 孤独的心灵,蕴藏着热烈的爱。

博文

尾生

已有 3054 次阅读 2012-4-20 10:51 |个人分类:风月杂谭|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人心, 奈何桥, 尾生, 孟婆汤, 忘川

“尾生与女子期于梁(桥)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庄子·盗跖》

 

四周一片浓雾,天色不辨日夜,浓雾恍若实质,伸手不见五指却又能清晰的感觉脚下的路。这令人惶恐的浓雾中,偏有一片暖暖的灯光。便要近前去看,还未到灯光处,有水气袭来,可又听不见水声;浓雾中突现一碑,碑身崭新,却让人觉得这碑自鸿蒙初开时便已立在此处,碑上书“忘川”二字。心下惊疑,不敢久留,继续往着灯火行去,近了,近了……

 

灯火处原来是一座小亭,亭中有六角风灯悬挂。亭子修的蹊跷,恰恰拦在路上,要往前走,必得从亭下过,亭后还有一箭形小牌,想是指路用,写着“奈何桥”三字。细细看,亭中有一慈眉善目的老阿妈,施施然坐在那里,面前摆着张小几,几上有汤碗一只;一路人影匆匆自几前经过,脸上或悲或喜、或愤或愁,经过者都会端起那汤碗一饮而尽,饮罢面目顿时就木了,迷迷茫茫顺着小牌往奈何桥去。而那汤碗放回原处又自生一碗,人列影影绰绰的无始无终,那碗汤也从未见过底……

 

亭外有身影斜倚柱上,眼光在人列中梭巡,带着些苦意。老阿妈看着他,悠悠叹了口气,道:“尾生,你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再有一刻便是千年。当初主上与你有约,每百年要你饮汤一碗,若能不忘,才可继续留此。算来你已经喝了老身九碗汤,这一次是第十碗。究竟那女子在你心中有多紧要?让你执意如许。”

 

尾生不回头,眼睛一刻不离开人列,应道:“我也不明白为何如此,为了爱?还是为了恨?刚来这里的第一个百年,我见到了许多故人,有笑我痴,有赞我信,盗跖还说我与磔犬流豕操瓢而乞者一类,可不管他们如何说,那些都不是我在意的。我一直在等她,可她却从未来过这里。世人有生死,生死便入轮回。我等在这里,只希望得到真相。”顿了一顿,接着道:“以及一个说法。这么多年过去,我已喝了九碗孟婆汤。每一次当我要忘时,桥下痴候的痛苦便如利刃在我心中剜动,让我无法释怀。我要等到她来,我要知道她当年为何失约,我要知道她这么多年去了哪里。这已经无关爱恨,我要的,不过是个明白。”

 

听到这里,孟婆波澜不惊的眼中有了些悲意,缓缓道:“如果,你还是等她到呢?老身这汤的效力是一碗强过一碗,越是不忘,心中就越是痛苦。你已喝了九碗,这第十碗,你若还要记得,身上所受的痛苦与阿鼻地狱也无分别了。”

 

风起,雾更浓,千年的时刻已到。人列停了下来,尾生走到桌前,端起汤,看了眼孟婆和远处望不到尽头的人列,笑道:“就算真的身入阿鼻地狱,只要能知道当初她为何失约,知道她为何不入轮回,我也心甘情愿。”说罢,一饮而尽。

 

喝下汤,尾生的眼神瞬息万变,一刻茫然,一刻痛苦,轮换交错;茫然时有痛意浮出,痛到了极处又转为茫然。挣扎良久,尾生的眼神终于渐渐涣散开来,缓缓往奈何桥走去。人列随着开始移动,那碗汤拿起又放下,周而复始……

 

因喜、因悲、因痛、因恨、因愁、因爱……世人的眼泪汇成这一条河、一碗汤、一座桥;河名忘川,汤名孟婆,桥名奈何。

 

人心的变化,本就是徒劳无功的苦楚与不可言说。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8438-561583.html

上一篇:禅门大棒
下一篇:四十不仕

4 刘艳红 吴飞鹏 骆小红 武夷山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14: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