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tangell 孤独的心灵,蕴藏着热烈的爱。

博文

秦殇

已有 3673 次阅读 2009-4-17 12:49 |个人分类:史海钩沉|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逆旅寻欢, 国史浮沉

题记:哲学和文化的东西,翻来炒去还是剩饭,若是还要当新出锅的米饭端出来,浪费精力还属不值。历史是典型的剩饭,但以史为镜,却可以知兴亡。我试图去用自己的理解来阐述中国自秦以来的朝代更替,若能将剩饭炒成一盘香喷喷的蛋炒饭,则不亦快哉。

我们的始皇帝统一了天下之后,他的声威当世已是无人可及。

对于一般的小民而言,从未听过的皇帝是个神明一样的称谓,世世代代他们只知道自己封地的君主,隐约听过君主之上有个国君,至于周天子,那已经不是小民们关心和了解的事情。现在,有了个始皇帝,打败了所有的国君,那些以前不可一世的贵族们,也像条狗一样的被屠戮。能把自己的主宰像狗一样屠戮的人,不是神明又能是什么呢。

对于士大夫而言,赢政是个传奇,一个战无不胜的传奇。周天子已经被大夫们遗忘很久,况且当时人也无效忠之心,有力者胜之,赢政做到了。寰宇上下、八荒内外从此只有一个主宰,那就是他们过去的敌人,现在的皇帝,赢政。

我们的始皇帝统一了天下之后,不再封疆裂土,而是设立了郡县,可说是打响了破除封建的第一枪。郡县制度的先进性是不言而喻的,只是这个制度太新了,新的让人短时间内无法适应。小民们觉得派下来的官员和以前的君主不同了,他们至少在表面上也需要遵守皇帝的法律;贵族当然是不存在的了,他们只能怀着恨恨的想法在背地里做着纸上谈兵的事情,偶尔搞一次暗杀之类的活动。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所有的人对于皇帝,有着从未有过程度的敬畏之心。

郡县制度的新潮不仅让下面的人不适应,连皇帝自己,也被闪晕了头脑。潮水一般的敬畏淹没了皇帝的内心,他开始骄横。那么多的土地,现在都成了他的,就好像一个地主新购了一块农场,总要将农场的各个角落看遍。农耕社会的始皇帝,始终脱不了对于土地的热爱,巡游郡县成了他的爱好。

“二十九年,始皇东游。至阳武博狼沙中,为盗所惊。求弗得,乃令天下大索十日。”《史记·秦始皇本纪》
-------
巡游本身并无大错,这也是撒播皇帝威德的好办法,只是新皇帝的仇人太多,难免会遇上前面所说的暗杀事件,暗杀一次后,皇帝要在天下大行搜捕。皇帝下乡运动变成了后世的鬼子进村,民间的怨恨与日俱增,不过这还不会影响皇帝的威严,所以也不是秦朝灭亡的主要原因。

“三十一年,……始皇为微行咸阳,与武士四人俱,夜出逢盗兰池,见窘,武士击杀盗,关中大索二十日。米石千六百。”《史记·秦始皇本纪》
-------
我们的皇帝显然不喜欢总是待在宫中,看巡游有险,于是又尝试微服,结果还是不免扰民的结果。想来要么是当时的治安确实不好,要么是皇帝的身边有卧底,否则微服出宫一次也会遇盗,皇帝还真是不宜出门了。

“三十四年,適治狱吏不直者,筑长城及南越地。”
“三十五年,……先作前殿阿房,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隐宫徒刑者七十馀万人,乃分作阿房宫,或作丽山。发北山石椁,乃写蜀、荆地材皆至。关中计宫三百,关外四百馀。於是立石东海上朐界中,以为秦东门。因徙三万家丽邑,五万家云阳,皆复不事十岁。”《史记·秦始皇本纪》

-------
这些都是小过,做为第一个皇帝,他确有资格在自己的私生活上胡作非为一下,也无损于国家的根基。但是,我们的始皇帝太过自信,自信到认为天下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对于民力也从无考虑,只要他想做的,就一定要做。于是巡游之外,皇帝开始修长城、建阿房,并且,这两项大工程基本上是同时上马,民力之负担骤然加重。

至于被后世儒生痛恨的焚书坑儒,其实对国力并无影响,小民们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坑杀几个士人,他们也是不以为意的。况且,即使现世,也有“统一思想”的要求,皇帝的做法,并不出奇,只是手段看上去惨烈了点。索仙丹一事,现在看来愚昧,当时不为怪,且所费与修长城和阿房相较也是甚少,不足为患。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適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乃诈称公子扶苏、项燕,从民欲也。袒右,称大楚。为坛而盟,祭以尉首。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史记·陈涉世家》
-------
其实,以我们皇帝的声望,即使是修长城、建阿房这样的事情,尚不至于天下大乱。毕竟,他开创的是一个前无古人的事业,并建立了一个崭新的制度。可是他太强了,强到所有人都将他当成了秦朝的全部,他的死,让仇恨的种子有了发芽的欲望(这和后世的隋也颇有相似之处)。陈胜明显是个小人物,但是皇帝的死,让他不再有恐惧。二世元年,陈胜领着一帮乱民揭竿而起,后世说这是第一次农民起义。可实际上,陈胜、吴广,当时已经是大泽乡军屯的屯长,属于公务员编制了。陈胜、吴广的狡黠也不是一般的小民能相比。此外,陈、吴起兵之时,打着“勤王”的称号,这也不能说是农民起义,而是兵变。

陈胜、吴广一起,被秦灭的贵族们也相机行事,一时间天下风涌云动,四方豪强林立而起,秦终历三世而亡。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法治社会尝试,就此告终。

“六国陵替,二周沦亡。并一天下,号为始皇。阿房云构,金狄成行。南游勒石,东瞰浮梁。滈池见遗,沙丘告丧。二世矫制,赵高是与。诈因指鹿,灾生噬虎。子婴见推,恩报君父。下乏中佐,上乃庸主。欲振穨纲,云谁克补。”《史记·秦始皇本纪》
-------
若是始皇迟亡,若是扶苏上位,若是陈胜不反,若是赵高早夭,那么中国可能早已是法治社会,中国之民族性格也无如此软弱。可惜,历史不允许假设,秦之殇,实为华夏之殇。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8438-226629.html

上一篇:欲练神功,何必自宫
下一篇:行走青藏·城市篇

2 曹广福 杨秀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21: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