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tangell 孤独的心灵,蕴藏着热烈的爱。

博文

技术流的受之无愧——国基的导向作用

已有 3080 次阅读 2009-3-30 10:05 |个人分类:夜雨醉话|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逆旅寻欢, 谈东论西

国基对理论投资的比例少一向被人诟病,指责者称此导致了绝大多数研究者追求技术创新,而忽视了理论创新,甚至导致了知识分子一味向钱看,而失去了独立人格。且不论理论和技术的创新成本问题,且不论搞技术的是否就无独立人格。国基这种导向是从现时中国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考虑,我以为并无不妥。

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09年面上项目数理科学部指南为例,开篇明言重点扶持项目:
“① 新能源中的物理问题;
② 数学在其他学科中的应用;
③ 数学与信息科学的交叉问题;
④ 具有创新课题思想的实验方法和技术的研究与发展;
⑤ 国家大科学工程项目科学目标预研;
⑥ 反应堆物理;
⑦ 辐射防护与辐射物理;
⑧ 计算力学软件集成与标准化。”——《2009 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指南》
这些技术流才是国计民生的支撑脚,并且这些技术流中也会有局部的理论创新,搞科技的人自然可以明白,不必我一一举例。况且,国基每年对理论项目数投入比例并不少,只是因为理论研究成本向来低于技术研究,所以在资金比例上少而已。

选择技术就是为了钱吗?我看未必。近代以来,中国挨打的重要原因就是技术受制于人,装备全靠进口。甲午海战,北洋水师全军尽墨;抗日战争,新一军在缅甸大获全胜是因美国提供全套武器装备。小米加步枪?只能在敌后搞游击!

陈臻问曰:“前日于齐,王馈兼金一百而不受;于宋,馈七十镒而受;于薛,馈五十镒而受。前日之不受是,则今日之受 非也;今日之受是,则前日之不受非也。夫子必居一于此矣。”孟子曰:“皆是也。当在宋也,予将有远行,行者必以赆;辞曰:‘馈赆。’予何为不受?当在薛也,予有戒心;辞日:‘闻戒, 故为兵馈之。’予何为不受?若于齐,则未有处也。无处而馈之, 是货之也。焉有君子而可以货取乎?”——《孟子·公孙丑下》

孟子认为拿钱只要是用到实处,就可安然受之。基金也是一样,搞技术的拿了钱,用来购置仪器、做实验、技术创新,这不是什么拜金主义,这是为国计民生做重要贡献。据传有个别人以基金中饱私囊,但是我周围的人没有。丘成桐所指是基金监管需要加强、高校制度需要改革;新闻报道以偏概全,我虽然转载,但需读者自辨,尽信则不如无。

孟子谓宋勾践曰:“子好游乎?吾语子游:人知之,亦嚣嚣;人不知,亦嚣嚣。”曰:“何如斯可以嚣嚣矣?” 曰:“尊德乐义,则可以嚣嚣矣。故土穷不失义,达不离道。 穷不失义,故士得己焉;达不离道,故民不失望焉。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孟子·尽心上》

修身不是凭着臆断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横加指责,独立人格也不是抱怨政府和体制才是独立,这样的抱怨在天涯等各样论坛随处可见;态度只是一个偏激,于国于民无半点作用。做好自己的事情,从改变身边的小环境做起,这才是孟子所说的独善其身和兼善天下。作为学者,提出自己的意见当然可取,但要建立在自己对事情全面了解的基础上,这是学术操守,写博客也应该有这样的操守。

P.S. 本文不针对任何个人,只是从一个技术人员的角度出发,针对一种对技术存在的普遍误解做回应;我硕士期间修读理论,现时转投实验方向,对实际情况了解,有发言权。此发言权不是言论权之权利,是有调查才有发言权之权利,特注。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8438-223350.html

上一篇:丘成桐谈高等教育
下一篇:行走青藏·天路之云

2 武夷山 杨秀海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0 13: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