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平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ongping2009 面对地震专家与您论道纹坪,置身围棋高手听我谈天说地。

博文

镣铐过后的自由伦巴 精选

已有 6005 次阅读 2009-5-27 17:21 |个人分类:歪诗正词|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舞蹈, 镣铐, 探戈, 伦巴, 平四

年轻时,很喜欢跳舞,三步四步的曲子,我都可以将它跳成平四,或者有时候跳成伦巴。打个比方,如果是一个三步的舞曲,不管是慢三或是快三,你只要将4个三步变成3个四步,踩着点儿,尽管与你的舞伴投入其中,而忘乎其外,绝没有那么多讲究;但如非要你跳国际标准舞,如舞中之极品华尔兹或者探戈之类,那当然规矩多多,如同戴着镣铐的舞人;何况,如要跳好华尔兹或者探戈,先天的悟性与良好的身材,也是缺一不可。
话说回来,如果你能够戴着镣铐还能够跳舞,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所以镣铐过后,你再舞起华尔兹或者探戈,一定很Niubious,绝对也很酷,很美,而且很吸引别人的眼球。
写诗填词的情景,大概与跳舞差不了太多。如果格律平仄一点都不遵守,结果便全成了诗与词中的平四,虽则容易,便也同时失去了很多回味。于是,偶尔某个时候,心境情境具佳之时,跳跳诗词中的华尔兹与探戈,不济的话,来个诗词中的伦巴,过后自会有一种与跳平四大不一样的感觉,那种处于自由状态下享受取得非凡成就后的快乐,会一直充融心中。
并且诗词这东西,虽然有时候会因人剑走偏锋、走火入魔。但一般玩得好了,自然不错,可以陶冶情操,磨练性情。年轻时有一段时间,本人沉迷其中,疯“玩”过一阵,结果损耗了我很多很多的脑细胞,诗词功夫未见多少长进,并且其它方面也似乎没有得到多少实实在在的好处。于是,而立过后,渐渐地将这爱好放到一边,专业之外,便做些我仍然保持兴趣的另一类玩耍来,譬如围棋,譬如写字,还譬如阅读。
但是,心底深处关于诗词的某一个角落,有时也会突然冒出气泡,在一些非常偶然的情景下,或在一些非常特殊的日子里。
可能即所谓心境与情境是也。上得科学网来,第一回被“撩”起如此气泡的时候,是看到马昌凤先生的感事呈张志东教授,心中很明显感觉到被激动了一下。但因为那时刚上科学网不久,虽则想写点什么,但毕竟缘分未够。另外,诗词中的这格那律,这韵那仄,也令我很感为难而“不喜欢”得很。
科学网上第二回叫我想跳伦巴或者探戈的时候,是在我五一刚过,迫不及待地上到科学网来,看到了莺啼序 端午随想,而且这一次,我还真是激动的“豪情满怀”,于是,再一次猛啃屈子的作品,其后的数小时,我沉浸其中不能够自拔,一鼓作气写就了我本人的莺啼序   和端午随想,并在其后的两天内,满脑子细排这字那词,一一推敲,竟至不能够如平时那样,及时回复科学网上朋友对我博文的评论。网上一妹子为此还追问道,是否我有啥不顺心之事发生。回想起来,这种激动,大概已经持续了十数年的光景,而有很长时间于我未从出现。
我满怀激情,在科学网上跳了一曲探戈,噢不,一曲伦巴!
谨以此文,感怀己丑牛年之端午,同时作为莺啼序   和端午随想一词的补序

                        莺啼序  和端午随想

联齐抗秦耿耿,感灵均心苦。

惜往日、橘颂君,九歌山鬼飘忽。

少司命、羞为子父,

国殇号哭倾盆雨。

剑长兮勇武,天时坠兮灵怒。

 

声色娱人,緪瑟交鼓,看萧钟瑶簴。

终哀郢、夏首西浮,置龙门而不顾。

顺风波、从流做客,哀江介、陵阳南渡。

外承欢、荏弱难持,死狐悲兔。

 

两千余载,一晃如烟,皇亲国戚去。

问太史、风流人物,谁主沉浮:始帝秦初,汉王崇武。

唐宗宋祖,元明清过,江山代有英雄出。骤然间、七七惊雷巨。

国民共赴,对决倭寇中原,收复华夏边麓。

 

舞文墨客,科网学亭,聚祭祀端午。

可诗和,也能词赋:

四海扬名,五世传诵,蕙之百亩。

离骚故土,香溪儿女,高堤截断扬子路,垒成湖、水没珍珠谷。

山川依旧斯人,浪上行舟,唤伊归欤!

后记:五一过节,暂离哗喧。后两日儿,全家游玩。身在郊外,心系网圈。忽然听到,亭下莺叹。端午随想,见南轩唤。手上痒痒,笔下蹒跚。吃奶力气,全部用完。认真对待,乐和一半。众家兄妹,赶快来看。看完别走,拿玉来现。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6819-234542.html

上一篇:手谈科学网上【第二谱】
下一篇:那时候,那时候

21 武夷山 杨玲 李小文 刘玉平 郭战胜 梁进 陈绥阳 曹广福 肖重发 曹聪 钟炳 杨秀海 周春雷 陈国文 徐建良 马丽丹 吉宗祥 刘畅 苗元华 蔣勁松 陈湘明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5 07: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