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中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ngjiping

博文

建立在三国大地上的实验基地

已有 2557 次阅读 2014-8-1 04:27 |个人分类:科研工作报告|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三国, 实验基地

建立在三国大地上的实验基地

 

蒋继平

2014731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除了固定的实验室外和温室外,我在北美三国,即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广袤大地上建立了许多试验基地,在这些试验基地留下了我密密麻麻的汗水和脚印。

1992年获得博士学位后,我就一直在美国的私人企业任职,专业是植物病理方面的抗性筛选研究,在主要的几个种子公司与植物育种家一起培育优良性状的作物品种。

由于种种原因,比如说,公司的合并和换公司等,我曾经在五个不同的公司名下任职。在这些公司,我一直担任某个项目的科研课题负责人,研究范围涉及到11种作物: 1蕃茄,2。青椒, 3辣椒, 4。黄瓜, 5,西葫芦,6甜瓜, 7西瓜, 8。洋葱, 9胡萝卜, 10。南瓜, 11。甜玉米。应用的专业知识涉及到植物病害的四大致病菌:1真菌, 2细菌, 3病毒, 4线虫。采用的专业技术主要是传统的植物病理的知识和方法,加上一些现代生物工程的技术。与我一起合作过的育种家在全球范围内有将近30 位,还有的是专业同行植物病理学家和少数现代生物工程方面的专家。说合作,不是名义上的一般关系和合同,而是肩并肩地一起在实验室和试验基地从事实际的观察记载和讨论,一起开发新的产品。

由于植物生长在大自然的环境下,而大自然的环境随着地区经纬度的不同而不同,所以,为了充分了解植物在不同环境条件下的形状表现,我在北美三国的广袤大地上建立了许多试验基地。

先来说在美国的试验基地,因为实在太多和博文的篇幅关系,我这里只说在我第一个任职的公司, Petoseeds,后来这个公司与其他两个公司合并成为Seminis,  任职时建立的基地。

因为公司的研发总部在美国加州的中部小镇, Woodland我主要的和第一个田间试验基地当然在Woodland 附近的田块。这个试验基地几乎担负着我负责的8种作物的田间试验任务。8种作物是属于茄科和葫芦科的主要作物。

我的第二个田间试验基地是在南加州ArroyoGrande那是公司已经在那里建立的一个分站,各种试验条件设备已经齐全,我只需要按照我的试验要求设立相关参数,并建立自己的试验时间表,包括播种,接种,观察记载的时间和次数。这个基地主要是用来进行葫芦科作物和胡萝卜的试验。

我在美国的第三个试验基地是在Idaho 州的Payette.。那也是公司的一个研究分站,主要承担胡萝卜和长日照洋葱的育种筛选任务。我在那里建立的基地负责三个作物的抗性试验。这三种作物是:长日照洋葱,胡萝卜和蕃茄。这个分站有两位育种家常年据守。

在美国的第四个田间试验站是在 Florida 州的Lee High 附近。这是公司在东部沿海的一个主要分站。这个分站也有两位育种家长期据守,同时,在正常季节,在公司研发总部的许多育种家也来这里进行常规的南繁活动。我在这个分站建立的试验项目主要是茄科和葫芦科的作物。

第五个试验基地是在Texas McAllen 地区。这是一个与墨西哥相邻的南部小镇。这个分站没有育种家,但是,由于它的地理位子,它是公司南繁的一个主要基地。我在这个基地建立的试验项目主要是短日照洋葱,胡萝卜和葫芦科的瓜类作物。

第六个基地是在California  州的Imperial Valley这里没有正规的试验设施,只是租用当地农场的田地进行田间试验。这个试验基地的规模最小,只是用来对胡萝卜进行观察记载和筛选。

第七个试验基地也是在加州。地点是在SanJuan Bautista这个试验基地原来是属于Asgrow 种子公司的一个研发基地。两个公司合并后,我在那里设立了一个试验基地。这个试验基地有好几位育种家。

第八个试验基地在加州的Bakersfield 附近。这也是公司合并后建立的。在那里的一个主要任务是胡萝卜的抗性筛选。

第九个试验基地是在Georgia 州的Tifton那也是原来Asgrow 公司的一个实验分站。我在那里的任务进行西瓜的抗性筛选。

有关我在Syngenta 和现在任职的公司在美国建立的试验基地,我在此不说了,它们主要分布在美国的加州和东部沿海的几个州。

 我在加拿大建立的一个试验基地。这个基地是在Ontario 省。基地位于Toronto附近开车两个小时的郊区。这个试验基地是用来进行胡萝卜抗性筛选的。这个试验基地的土壤质量特别的好,是我一生中在全世界范围内见到过的最好的土壤,没有之一。

我在墨西哥建立过两个试验基地。它们的地点是: 1 Los Mochis , 2. Culiacan在这些基地的主要研发活动是在茄科和葫芦科作物方面。

这些试验基地的面积有大有小,大的有几百亩,小的只有几十亩地的面积。试验的内容也是有多有少,少的只有一种作物的几百个品种,多的有好几种作物的几千个品种。

鉴于这样的科研经历,当我看到媒体上宣传施一公在Princeton 大学的实验室占了整个一层楼的报道,我偷偷地笑了。当我看到有人在博客评论中说我这样一个在蕃茄公司任职的小职员居然在科学网发博文,而且被科学网经常精选,我更是无语了。我不知道这样的评论人到过世界上的哪些国家,在哪些国家的土地上自由地建立试验基地观察记载科研数据?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3132-816287.html

上一篇:一个时代的弄潮儿和幸运儿
下一篇:到底是中国好还是美国好?

1 关法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5 09: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