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燃放烟花爆竹可能致死树木
王俊杰 2019-3-3 16:46
在兰州市区,常见个别园林树木突然枝冠枯死,尤其国槐行道树。相似的情况还有:半冠枯死,全冠枯死后树干萌蘖再生;发芽迟缓,枝叶稀疏,等等。 2016年09月08日手机摄于中山路南端,国槐。绿叶极少,濒死。 2017年5月17日手机摄于南河道,国槐。半边枝冠枯死,枯死枝干再萌蘖新枝。 同上图。红 ...
2041 次阅读|没有评论
柿树名称的由来
王俊杰 2019-3-3 11:45
拙言,枣以“其果被打落地,草中找而食之”得名为枣,意指“找着吃的果子”,简而言之为“找”,文而记之为“枣”;柳以“伐用其枝,留其干复生”得名为柳,意指“留干用枝的树”,简而言之为“留”,文而记之为“柳”;槐以“会聚其下纳凉消闲”谐其“会”音得名为槐,意指“会聚可人的树”,简而言为“会”,文而记之为 ...
1406 次阅读|没有评论
苹果葫芦娃
王俊杰 2019-2-24 21:06
一枝两果,一大一小,大的遍体胖,小的半身肥,像个葫芦娃。前几天,小果更像葫芦,大果也仿葫芦。当时走过树下,瞥见枝挂葫芦,嘴角一笑,为苹果树的童心天真点赞。当时葫芦嫌小,想等葫芦们再大些拍照,没有想到葫芦们开始浪子回头了。 这对兄弟中,小弟就还在沉浸着葫芦娃美梦中。庄周梦蝶,苹果梦葫芦 ...
1592 次阅读|没有评论
阴阳颠倒,究窥其道
王俊杰 2019-2-24 14:21
南河道,取景自西而东,与流水同向,左为阳岸,右为阴岸。图中大叶草为独行菜。 南河道,流经兰州城的黄河残余的一段河汊,用于排洪,东流不久再汇入干流,2005年改砌成现状。常在河边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今天再次走在河边,那种莫名其妙忽地清晰起来,河北向阳岸坡长满草,南岸背阴坡则草棵稀疏。两岸砌石坡面, ...
2376 次阅读|没有评论
银杏爱幼
王俊杰 2019-2-24 13:21
上月五日晚雪冻害后,持续关注兰州城园林树木受害情况。有些树种当时没有观察到;有些树种当时枝芽刚刚萌发,幼枝雏叶尚小;有些树种枝叶伤初变色轻微,不易区分雪伤与否。后见丁香、发财树、桑树或叶缘褐枯黑坏,或枝不放,方归之伤员之列。记忆中银杏似曾观察到雪伤,总忧其误。上周日得便,于是绕道酒泉路察证。 ...
897 次阅读|没有评论
树们的伤痕印记
王俊杰 2019-2-24 12:57
古有走马观花,今则行车视树,虽然所见潦草,但也常常引发思绪万千。上午驱车巉口山间土路,就颇有观感。 在一面山坡退耕还林地注意到,地块不同,树的长势差别很大,好的地块中树势健壮,枝繁叶茂,绿意盎然,苍劲挺拔;差的地块中树势衰劣,枝秃叶少,尽呈小老树头情态,未老先衰。同行的巉口林场技术人员李振峰介绍 ...
1024 次阅读|没有评论
嫁接抹芽的道理,两句话的事儿
王俊杰 2019-2-23 20:49
前天讨论工作,同事拾遗补漏,顺口讲起两个果树嫁接小故事。有枣农异想天开,在枣枝上嫁接枸杞,竟然成活,但枸杞枝条长到二十厘米时,逐渐枯死。同事得到枣树良种接穗,回老家嫁接到父母院内,其中一株为地面根蘖幼苗,截干嫁接;另一株为挂果大树,截断两个侧枝嫁接。接后嘱请父母随时抹去接口下砧枝萌芽。后来幼苗嫁接 ...
1719 次阅读|没有评论
也说“植物为什么不会跑”
王俊杰 2019-2-23 20:22
链文: 为什么植物不会跑?简单的问题却隐藏着大量的知识 事简单,理不简单!这是拙某见到的第一篇如此认识植物的贴子。作者虽然号称植物不会跑的问题中隐藏着大量知识,却只说到一个关键点,即根,更多的知识没有说出来。 其一,植物需要的水和养分元素连续分布在土壤中,需要的空气和阳光更是连续分布在空中 ...
1392 次阅读|没有评论
理解雪松
王俊杰 2019-2-23 17:53
三一二植树节宣传活动现场,曾经与人讨论,柏树的树冠为什么长成塔形而且密不透光,从这一侧看不见别一侧。这种冠型对柏树有什么好处? 或许有人注意到题目中的“雪”字。对,答案就在这个“雪”字上。 柏树常绿,冬天不落叶,下雪时树冠上会积很多雪。塔型树冠在各个方向上对称,积雪后各个方向上压力均衡,最后集中在 ...
1304 次阅读|没有评论
灰灰菜,呆呆萌
王俊杰 2019-2-22 16:19
灰灰菜,又叫灰条,每个乡下生活过的人都不会陌生。小鸡小鸭小猫小狗无不憨态可掬,让人惜爱有加,萌意达达。小草幼苗少有惹人天分,这株灰灰菜幼苗却绊住拙某蹲下来狠狠端详了一通。无他,就是这付睡眼朦胧中讶惊生错地方的呆萌神态。 记得实习时植物分类老师讲,灰灰菜是一种伴人植物,多见于人类定居地附近, ...
1689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0 12: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