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向军的科学研究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冯向军 在本博客中专门从事以统计力学为核心的理论物理研究。

博文

陈世清先生的【对称逻辑】仍未逃出【万悖痴梦】

已有 1482 次阅读 2018-8-11 09:49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陈世清, 对称逻辑, 万悖痴梦

 陈世清先生的【对称逻辑】仍未逃出【万悖痴梦】
美国归侨冯向军博士
2018/8/11

宇宙真如本氲氤

悖论分别心中生

一日不离分别心

万悖痴梦即实情


(一)
  陈世清先生认为【1】:【对称逻辑】,既指对称的思维规律与思维方式,也指研究人的整体思维规律的学说。对称逻辑以对称规律为基本的思维规律,是思维内容与思维形式、思维主体与思维客体、科学本质与客观本质对称的逻辑。对称逻辑是辩证逻辑的高级阶段,是具象逻辑与抽象逻辑相统一的、逻辑发展的最高阶段。对称逻辑整体运用人类的思维规律,综合运用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
,成功化解了困扰人类几千年的悖论。
  陈世清先生以为:悖论是表面上同一命题或推理中隐含着两个对立的结论,而这两个结论都能自圆其说。悖论的抽象公式就是:如果事件A发生,则推导出非A,非A发生则推导出A。悖论是命题或推理中隐含的思维的不同层次、意义(内容)和表达方式(形式)、主观和客观、主体和客体、事实和价值的混淆,是思维内容与思维形式、思维主体与思维客体、思维层次与思维对象的不对称,是思维结构、逻辑结构的不对称。悖论根源于知性认识、知性逻辑(传统逻辑)、矛盾逻辑的局限性。产生悖论的根本原因是把传统逻辑形式化、把形式逻辑普适性绝对化,即把形式逻辑当做思维方式。所有悖论都是因形式逻辑思维方式产生,形式逻辑思维方式发现不了、解释不了、解决不了的逻辑错误。所谓解悖,就是运用对称逻辑思维方式发现、纠正悖论中的逻辑错误。 

(二)  

  在下一眼看穿,陈世清先生的对称逻辑只说了一句话:
  万有B在不同条件下,既可以是A,也可以是非A。所有悖论都是把不同条件下的B混淆成同一条件下的B而造成的。除去这种混淆,也就没有任何悖论了。
(三)
  以【现代泛系】的眼光来看,陈世清先生的对称逻辑只是现代泛系的一个特例而已。
  在现代泛系中,万有B总可视为两个相互对立的单位广义向量A与非A所构成的广义正交坐标系上的归一化广义向量:
B=rA+(1-r)非A   (1)
这其中r是代表约束条件的实数, r大于等于0小于等于1。
当r等于1时,万有B=A。
当r等于0时,万有B=非A。
 可见,在现代泛系中,万有B依不同条件既可以是A又可以是非A,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不是什么新东西。  
(四)
  宇宙人生的一个真相是:凡所A或非A皆是虚妄,若见:
【A⚪非A。非A⚪A。A⚪无A,无非A,无A无非A。非A⚪无A,无非A,无A无非A。】无条件成立,或在一切条件下成立,则见到了真如实相。这其中⚪读做【平等于】。

  但是,按照陈世清先生的对称逻辑,不存在无条件成立的悖论:
【A⚪非A。非A⚪A。A⚪无A,无非A,无A无非A。非A⚪无A,无非A,无A无非A。】

  陈世清先生的对称逻辑与上述宇宙人生的真相无时无处不存在的事实彻底相矛盾。
  因此陈世清先生的对称逻辑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并未逃出吾师吴学谋教授的自知之明:【万悖痴梦】。

(五)

  悖论或【万悖痴梦】的总根源是【分别心】。不彻底背离分别心而回归【无分别心】---【心平或一切平等】的⚪道,要想彻底消灭悖论或万悖痴梦是绝对不可能的,或者说,是无有是处的。之所以说悖论或【万悖痴梦】的总根源是【分别心】,那是因为真如实相中根本不存在A,同时也不存在非A,更不存在A与非A之间的分别或差别。因此要A与非A成为指向绝待圆融的真如实相这个“月”的指月之指,必然有A⚪非A⚪无A⚪无非A无A无非A。这其中,⚪读做【平等于】。这个A⚪非A⚪无A⚪无非A⚪无A无非A,就是分别心中的所谓的悖论或【万悖痴梦】。一旦放下分别心,这些所谓的悖论或【万悖痴梦】顿成绝待圆融的真如实相之理。

参考文献

【1】对称逻辑,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F%B9%E7%A7%B0%E9%80%BB%E8%BE%91/2590586

【附录a】

映射心平的至简最佳符号
天水
2018/8/6

【博主按】:映射心平的至简最佳符号》业已在中国科学院所主办的科学网博客上正式而隆重地公开发表。在下以为本文或许将对现代或后世科学人借用自然科学这只“天眼”来信解宇宙人生的真理和真相,产生深远影响。

:-o)

  平等。平即是等。等即是平。心平一切等。一切平等。心不平则有分别,有不等。

  因此映射心平的符号就是映射一切平等的符号。
  现在数学上所常用的表示“相等”的符号“=”,最初是公元1540年由英国牛津大学教授考尔德开始使用的。到公元1591年,法国数学家韦达在著作中大量使用这个符号后,才逐渐被人们所接受,直到17世纪,符号“=”才真正为世界公认。
  但是,严格地说,符号“=”只能代表数学或形式逻辑中的“相等”。
A=A。非A=非A。一般而言,A不=非A。
非A不=A。
  俗话说:【没有不平的事,只有不平的心。】因此心平是确确实实可以做到令一切事物都回归其本来面目:平等的,或者说,心平是能够实现一切平等的。
  从一切平等的角度来看,符号“=”就并没有资格映射心平。
  在下以为:能够映射心平,并且业已深入天下平民心中,为天下平民所熟知的符号,非表示圆周的符号⚪莫属。这是因为:一方面⚪或圆周上的点遍满遍布遍历平面上360度之内的一切方向或广义方向,因此⚪具有“一切”义;另一方面⚪或圆周上的所有点距离圆心的距离一概平等,因此⚪又具有“平等”义。综上所述,⚪全具“一切平等”义,是映射心平的至简最佳符号

  但是圆可映射许许多多事物,因此在用⚪映射心平时,一定要附加详细文字说明。
  我们声明:在下面的表达式中,⚪代表心平或“一切平等”意义下的【平等于】。
  我们有:
  我⚪无我⚪无所不我⚪不等于我⚪不等于无我⚪不等于无所不我⚪有⚪无⚪非有非无⚪亦有亦无⚪不等于有⚪不等于无⚪不等于非有非无⚪不等于亦有亦无⚪真空⚪不空⚪非真空非不空⚪亦真空亦不空⚪不等于真空⚪不等于不空⚪不等于非真空非不空⚪不等于亦真空亦不空⚪取⚪舍⚪非取非舍⚪亦取亦舍⚪不等于取⚪不等于舍⚪不等于非取非舍⚪不等于亦取亦舍⚪得⚪失⚪非得非失⚪亦得亦失⚪不等于得⚪不等于失⚪不等于非得非失⚪不等于亦得亦失

......
  映射心平的至简最佳符号,无他,就是⚪。

【附录1】

华严真空观四句圆解
天水
2018/8/6

本文中⚪是心平或一切平等意义下的【平等于】。
会色归空观:
色⚪空
明空即色观:
空⚪色
空色无碍观:
色⚪空⚪亦色亦空(色空)。
泯绝无寄观:
色⚪空⚪亦色亦空(色空)⚪非空非色⚪念而无念⚪一念不生⚪泯绝无寄。

【附录2】

⚪的基本数理或“天理”性质:
天水
2018/8/6
本文中⚪是心平或一切平等意义下的【平等于】。
1.自反性
A⚪A。
2.绝待性
A⚪非A⚪亦A亦非A⚪非A非非A。
3.对称性
若A⚪B,则B⚪A。反之亦然。
4.传递性
若A⚪B,B⚪C,则有A⚪C。

5.一切平等性
对于任意给定的A和B,恒有:A⚪B。

【附录b】

真言实语的一个根本句型
天水
2018/8/1


你我。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我人。我就是人。人就是我。
空无。空就是无。无就是空。
空有。空就是有。有就是空。
色空。色就是空。空就是色。
有无。有就是无。无就是有。
道理。道就是理。理就是道。
道德。道就是德。德就是道。

孝顺。孝就是顺。顺就是孝。
慈悲。慈就是悲。悲就是慈。
心土。心就是土。土就是心。
心物。心就是物。物就是心。

心佛。心就是佛。佛就是心。
理事。理就是事。事就是理。
言行。言就是行。行就是言。
因果。因就是果。果就是因。
自他。自就是他。他就是自。
圆通。圆就是通。通就是圆。
阴阳。阴就是阳。阳就是阴。
先后。先就是后。后就是先。
虚实。虚就是实。实就是虚。
好坏。好就是坏。坏就是好。
显藏。显就是藏。藏就是显。

善恶。善就是恶。恶就是善。
苦乐。苦就是乐。乐就是苦。

美丑。美就是丑。丑就是美。
爱恨。爱就是恨。恨就是爱。
真假。真就是假。假就是真。
破立。破就是立。立就是破。
动静。动就是静。静就是动。
高下。高就是下。下就是高。
大小。大就是小。小就是大。
圣凡。圣就是凡。凡就是圣。
人神。人就是神。神就是人。

浮沉。浮就是沉。沉就是浮。
涨跌。涨就是跌。跌就是涨。
平等。平就是等。等就是平。
异同。异就是同。同就是异。
生死。生就是死。死就是生。
有相无相。有相就是无相。无相就是有相。

有性无性。有性就是无性。无性就是有性。
有念无念。有念就是无念。无念就是有念。
有言无言。有言就是无言。无言就是有言。
有情无情。有情就是无情。无情就是有情。
有学无学。有学就是无学,无学就是有学。
有我无我。有我就是无我。无我就是有我。

有色无色。有色就是无色。无色就是有色。
有病无病。有病就是无病。无病就是有病。
有理无理。有理就是无理。无理就是有理。
有心无心。有心就是无心。无心就是有心。
短命长寿。短命就是长寿。长寿就是短命。
贫穷富贵。贫穷就是富贵。富贵就是贫穷。
同体大悲。同体就是大悲。大悲就是同体。
无明觉性。无明就是觉性。觉性就是无明。
修证无证。修证就是无证。无证就是修证。
生死涅槃。生死就是涅槃。涅槃就是生死。

有本领无本领。有本领就是无本领。无本领就是有本领。
......

A非A。A就是非A。非A就是A。

【附录】

理即是事;全事即理;全理即事。理就是他的事。

言即是行;全行即言;全言即行。言就是他的行。
虚即是实;全实即虚;全虚即实。虚就是他的实。

妄即是真;全真即妄;全妄即真;妄就是他的真。

平即是等;全等即平;全平即等。

【附录c】从真言实语的另一个句型看陈世清先生的【对称逻辑】

内容形式。内容就是形式。形式就是内容。无内容。无形式。无内容无形式。

主观客观。主观就是客观。客观就是主观。无主观。无客观。无主观无客观。

主体客体。主体就是客体。客体就是主体。无主体。无客体。无主体无客体。

事实价值。事实就是价值。价值就是事实。无事实。无价值。无事实无价值。

对称逻辑。对称就是逻辑。逻辑就是对称。无对称。无逻辑。无对称无逻辑。

......

A非A。A就是非A。非A就是A。无A。无非A。无A无非A。

【备考】量子力学中物质的本体或基元薛定鄂猫

量子力学中物质的本体或基元薛定鄂猫乃【生死】。

【生死】。生就是死。死就是生。无生。无死。无生无死。

【附录d】与陈世清先生面对面的交流。

经济学家陈世清】说: 

答:美国归侨冯向军博士:陈世清先生的【对称逻辑】仍未逃出【万悖痴梦】


1、冯博士:在下一眼看穿,陈世清先生的对称逻辑只说了一句话: 万有B在不同条件下,既可以是A,也可以是非A。所有悖论都是把不同条件下的B混淆成同一条件下的B而造成的。除去这种混淆,也就没有任何悖论了。冯博士的这句话在哲学上是精准的,显示了冯博士的哲学思维能力。

2、冯博士:陈世清先生的对称逻辑与上述宇宙人生的真相无时无处不存在的事实彻底相矛盾。冯博士的这句话在佛学上是精准的,显示了冯博士的佛学功底。

3、冯博士:一旦放下分别心,这些所谓的悖论或【万悖痴梦】顿成绝待圆融的真如实相之理。冯博士的这句话是用“四大皆空”、“万有皆悖”、“万悖皆梦”的佛教理论来讨论哲学与逻辑问题,缺乏理性分析基础,结论是武断的。

【冯向军】说:先恒顺陈先生的对哲学科学和佛学的分别心,找到最大公约数。暂不谈佛学问题。 

1)A非A。A就是非A。非A就是A。无A。无非A。无A无非A。   

【备考】量子力学中物质的本体或基元薛定鄂猫 乃【生死】。   

【生死】。生就是死。死就是生。无生。无死。无生无死。  

请陈先生先对冯向军文章的上述附录作答。

经济学家陈世清】说:量子力学的微观粒子不确定性不能否定宏观物体的性质确定性,不能否定认识事物质的稳定性与确定性,因此不能作为悖论不成为悖论的理由和依据。

【冯向军】说:看来陈先生的悖论和对称逻辑,不但把佛学排斥在外,也把现代科学的最高成就量子力学也排斥量子力学的。不要紧。还是恒顺陈先生的分别心。有宏观科学实验已证实宏观薛定猫的存在!

经济学家陈世清】说:具体科学的宏观微观的区分,和系统论方法宏观微观的区分不是一回事。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具体科学上是天才的,在方法论上也是有缺陷的。这个道理也适用于量子力学,霍金的黑洞理论、宇宙理论、时间空间理论……实际上,微观粒子的不确定性是相对的,不确定中包含着确定性,否则完全不确定的微观粒子无法组成宏观物体。人类就是通过宏观物体的确定性来放大认识微观粒子中包含的确定性的。这就是系统论的精粹——事物的性质是系统的整体决定的,不是由事物的各个部分决定的。

【冯向军】说:了解了陈先生的基本立场观点了:在方法论上排斥佛学和科学(如不对请回复)。达到目的了。冯向军无微博,会将您的全部答复转到科学网,欢迎去冯向军博客讨论。再见。

经济学家陈世清我没有在方法论上排斥佛学和科学,只是希望用方法论提升佛学和科学。

【冯向军】说请允许不同看法。正如冯向军在文章中指出:陈先生的对称逻辑在方法论上不是什么新东西。与宏观微观薛定鄂猫这一被实验证实的科学事实:两完全对立的状态同时空完美共存不相容。更不用提古往今来觉者们与语言文字学问无关的实证所揭示的宇宙人生的一切真相了。当然冯向军也绝对能包容您的不同看法。

【冯向军】说:古往今来觉者们与语言文字学问无关的实证所揭示的宇宙人生的一切真相就是A即是非A;非A即是A。实验证实的宏微观薛定鄂猫两完全对立的状态同时空共存。这些真相和事实都与陈先生的对称逻辑不相容。陈先生的对称逻辑在方法论上也不是新东西。

【冯向军】说:B = 中俄边境界碑中线。A=中国。非A=俄国。若B = A 必有 B = 非A。反之亦然。先请问陈先生对这类不涉及佛学的问题是如何解悖的?

经济学家陈世清】说:这不是悖论,而是界碑本身的土地、产权归属具有模糊性,这个模糊性可以用国家之间的公共品或参照国际惯例来定位解决。

【冯向军】说:看来陈先生的悖论和对称逻辑把广义系统或万有的一大类带普遍性的状态:平等遍历两个任意給定的相互对立的广义方向或性相也排斥在外。

【冯向军】说:在量子力学中,任何具有叠加性的波函数(如薛定鄂猫)一但因某种原因(如被观测)而被坍缩,都沦为二元对立的两个单一指向之一。但是【薛定鄂猫一旦被观测,就要么生,要么死。】一点都不能否定薛定鄂猫这个【生死同时空悖论】本身的存在。被【陈世清对称逻辑】“解悖”的悖论也是一样:是人为的自慰。悖论本身还在。内容和形式,被你人为阉割,就相当于把真相这个“波函数”主观地或人为地坍缩成你所谓的“无悖论”的单一的二元对立的两个指向之一。你以为你这个【主观或人为地阉割事实的天真自然的本身】的动作不是对事实本身的颠倒么?【陈世清对称逻辑】,在冯向军看来,就是在事实的天真自然的本身上强加约束条件:把诸如内容和形式之类,从事实的天真自然的本身阉割开来,从而实现事实本身被强行坍缩成二元对立的两个指向中的某一个。这就是所谓“解悖”。这与量子力学中薛定鄂猫一旦被观测就要么生,要么死,几乎无两样。悖论的天真自然的本身还在。

【冯向军】说:【陈世清先生的对称逻辑】受到宇宙人生的真相和真理以及现代量子力学科学实验的双重夹击,并且在方法论上根本算不上什么新东西。你对于对你不利的一切事实都视而不见。你夸下海口:成功化解了困扰人类几千年的悖论。”。只不过是对海量的你化解不了的悖论视而不见而已!

【冯向军】说:

陈世清说:2、“薛定谔猫”、“波粒二象性”、“海森堡测不准原理”无法解释不确定的微观世界怎样发展成确定性的宏观世界。 

冯向军答:宏观和微观的薛定鄂猫同时被实验证实,本身就是对你的说法的科学实验证伪。当然这还是很肤浅的证伪。

【冯向军】说:【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你要如何想,谁也改变不得。我早说过,无意说服你,更无意摧毁你。只是給当下后世的年轻人提供与你的【对称逻辑】截然不同的另一种选择而已。

【冯向军】说:所幸的是现代科学的最高成就量子力学越来越接近宇宙人生的真相【A=非A;非A=A】(放下分别心这就是妙理而非悖论)。宏观薛定鄂猫---肉眼可见的量子鼓的实现就是一个最新科学实验进展(2018年5月)。当然,你们可以全然不信这一套。

【冯向军】换句话来说,凡所不满足【A=非A;非A=A】的A与非A,的的确确是虚幻的,无实体性。我已经用多种方法或数理证明了这一事实。这些法子你们不信,我也就懒得费口舌了。

【附录e】

    数理或“天理”:万有的实在或实体均满足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天水
    2018/8/13

    万有=p1色+p2空      (1)
    这其中p1,p2是万有在两个相互对立的单位广义方向色和空所构成的广义正交坐标系的各坐标轴上的柯尔莫哥洛夫公理化概率分布。
    【定义】
    假如在万有中,p1大于p2,我们就称:色大于空。
    假如在万有中,p1小于p2,
    我们就称:色小于空。
    假如在万有中,p1等于p2等于0.5,我们就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这也就是说:在万有中,【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等价于万有平等遍历色与空。
    【定理1】凡所万有所包含的非【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部分,均无实在性或实体性。万有的实在或实体皆满足【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证明:
    万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非【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2)
    非【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概率分布=万有的概率分布-【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概率分布   (3)
    非【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概率分布=(p1-0.5, p2-05)
    这其中,p1-0.5和p2-0.5,只要万有不是平等遍历分布或均匀分布,就必有其中之一为负值,否择,p1+p2大于1。另外:
    (p1-0.5)+(p2-0.5)=0。
    这也就是说:非【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概率分布是一包含负概率分量且各概率分量的概率值之和恒等于零的非柯尔莫哥洛夫公理化“概率分布”。
    由此可见:万有的非【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部分均是虚幻的,无实在性或实体性。万有的实在或实体皆满足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同理,可以证明下面的推广定理1的定理。

  【定理2】凡所万有所包含的非【A即是非A;非A即是A。】部分,均无实在性或实体性。万有的实在或实体皆满足【A即是非A;非A即是A。】。

【推论】:在意识的分别心中,万有的实在或实体其实都是一悖论:

【A即是非A;非A即是A。】

要解悖,非要放下分别心而接受【A即是非A;非A即是A。】这一事实不可。

【附录f】【转载】宏观薛定鄂猫或宏观量子力学的最新科学进展

已有 23 次阅读 2018-8-13 09:08 |人分类:量子力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宏观薛定鄂猫宏观量子力学最新科学进展 |文章来源:转载    推荐到群组  

 【博主按:】最新实验结果:肉眼可见的量子鼓的鼓皮同时处于振动和不振动状态。(2018年5月22日)


22 May 2018 | 16:00 GMT

A Quantum Drum Brings Quantum Mechanics to the Macroscale

Measuring quantum effects in macroscale objects could enable supersensitive sensors

By Dexter Johnson

The first quantum drum test.Photo: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Advertisement

Editor’s Picks

null

Quantum Entanglement Camera Images Object With Photons That Never Come Near It

null

Google Uses Minecraft to Teach Quantum Physics Rules






One of the basic principles of quantum mechanics is that objects can act both as waves and particles. Also, these objects can be in a “superposition” in which they are in two different places at the same time.


One of the more elegant explanations of this quantum phenomenon is Schrödinger's Cat. In this thought experiment, a cat is put into box and a vial of poison is suspended in the box. The poison is released when the decay of a radioactive atom in the box is detected. The decay of the radioactive atom is a quantum mechanical process, leading to a level of uncertainty about when the atom decays. In this system, the atom has both decayed and not decayed. So, in essence, the cat is both dead and alive; the system is said to be in a state of superposition.


This quantum effect has always been talked about in terms of the atomic or molecular scale, never for macroscale objects. Now, a team of researchers led by scientists at the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has described, in the New Journal of Physics, their ability to measure this quantum effect in a small—yet visible to the naked eye—drum. In the experiment, the drum is essentially struck by a drumstick of light—a few photons. The result: the skin of the drum has been made to vibrate and not vibrate at the same time.

最新实验结果:量子鼓的鼓皮同时处于振动和不振动状态。(2018年5月22日)

While this experiment is primarily fundamental research, the researchers believe it could potentially lead to weak-force sensors capable of detecting gravitational fields as well as small biological molecules.


Quantum drumGif: Imperial College London/IEEE SpectrumArtist’s rendering of quantum drum vibrating and not vibrating at the same time.

The “quantum drum,” according to Michael R. Vanner, principal investigator at Quantum Measurement Lab at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is a tiny mechanical oscillator that is so small and compliant that even the reflection of light can make it move. By hitting the drum with light—the drumstick—the researchers can control the drum’s motion.


“In our research, we explore how we can use the quantum mechanical properties of light at the single-photon level to make a quantum state of motion of our drum,” said Vanner. “This could then be called “Schrödinger's drum” in close analogy to the infamous ‘Schrödinger's cat’ thought experiment.”


Like Schrödinger's cat, which depends on the quantum nature of the decay of a radioactive atom, this quantum drum depends on the quantum nature of light in combination with photon counting measurements. The key breakthrough of the technology, according to Vanner, was the development of the drumstick of light.


“We start with a very weak laser field, which only ever has up to one or two single photons in the beam at any one time,” said Vanner. “Then we do a special type of “quantum measurement” on the field which causes the light to be in a superposition. Our drum then stands still and beats in a quantum superposition.”


Measuring this phenomenon is very challenging and remains part of the ongoing research program, according to Venner. “After we prepare a quantum superposition state of motion of the drum, we make very careful measurements of the drum’s position,” said Vanner.


What the researchers are looking for is what’s known in quantum mechanics as “quantum interference patterns.” This is where an individual particle, such as a photon, crosses its own trajectory and interferes with the direction of its own path. The best illustration of this interference is the double-slit experiment.


In the double slit experiment, a beam of light is focused on two slits in a membrane and a photographic plate behind the membrane records the photons that come through. When you cover one of the slits, all the photons are recorded on a single line on the plate. However, when you open both of the slits, instead of getting two lines on the photographic plate you get a multitude of lines, indicating that interference is occurring between the particle and wave nature of the light.


In the experiment, Vanner and his team observed the first interference fringe pattern in the motion of a mechanical resonator. The team are now working to improve their technique and are aiming to reveal quantum interference fringes in the drum’s motion at a tiny length-scale of about 10^-15 of a meter.


“Since we can make ultra-precise position measurements, we can then observe if a tiny external force was applied to our drum, changing the way it moves,” said Vanner. “This can be used to detect acceleration, gravitational fields, electric and magnetic fields, and even individual small biological molecules.”


Vanner and his team continue to work on improving the protocols and precision of sensors in a laboratory environment. An important next step is to perform these experiments at cryogenic temperatures. This will enable the study of quantum physics using a set of parameters that have never been explored previously, according to Vanner.

Editor’s note: This story was updated on 23 May to correct that the interference fringes in the drum’s motion at a tiny length-scale of about 10^-15 of a meter is an aim of the researchers’ theorectical work and not a result of this experiment.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968-1128637.html

上一篇:现代泛系的心相图
下一篇:孝实乃总持理事之至简大道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7 14: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