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bing18771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bing187717

博文

国家安全学核心概念

已有 3562 次阅读 2023-5-18 14:4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本文内容源自:

王秉.国家安全学核心概念体系[J/OL].情报杂志:1-7[2023-05-09].http://kns.cnki.net/kcms/detail/61.1167.G3.20230509.1026.004.html.


概念1  国家利益

国家利益:对国家具有价值的任何东西。国家利益的范围十分广泛,所有被一个国家赋予了价值并且需要保护的东西(一般指各类资源),皆是国家利益,包括有形国家利益和无形国家利益。价值性(有益性与有用性)是国家利益的本质属性[9],国家利益的价值体现主要是满足国家以生存发展为基础的各方面需要并且对国家在整体上具有益处。从这一角度看,国家安全利益本身就是一种国家利益[10]保护国家利益是国家安全概念的出发点和归宿点,维护国家安全以国家利益至上为准则。国家利益的函数表达式为:

B=(w1,w2,w3...,wn)

式中,B为一项或一系列国家利益,w为一项或一系列国家利益的价值指标。

概念2  国家重大利益

国家重大利益:价值达到和超出价值临界值的一项或一系列国家利益。其中,价值临界值是人为设定的评价国家利益对于国家的重要性的准则。在国家安全语境中,国家安全并非关注所有国家利益,它仅关注国家重大利益,即就国家而言重要性达到一定程度的国家利益。国家安全利益对于国家的重要性可用国家利益的价值来衡量。根据《国安法》[8]中界定的国家安全概念,国家安全语境中的国家利益主要包括国家政权、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人民福祉、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国家其他重大利益。若国家安全关注所有国家利益,一方面会导致“泛安全化”问题[11],另一方面,在实际国家安全工作中也是无法操作和实现的,这主要是因为:安全是相对的,安全资源是有限的[7],不可能关注所有国家利益的安全。由于国家安全关注国家重大利益,因而,国家重大利益拓展到哪里,国家安全边界就要跟进到哪里。可见,国家重大利益识别是界定国家安全边界的基础。根据总体国家安全观,国家安全所关注的国家重大利益涵盖领域十分广泛,涉及政治、国土、军事、经济、文化、社会、科技、信息、生态、资源、核、海外利益、生物、太空、极地与深海等多领域的国家利益,故目前的国家安全范畴也已拓展至上述领域。国家重大利益具有动态性,随着时空变化,目前不属于国家重大利益的国家利益在未来有可能成为国家重大利益(即“安全化”过程),同理,目前属于国家重大利益的国家利益在未来也有可能退出国家重大利益范畴(即“去安全化”过程)。国家重大利益的逻辑表达式为:

B∉ (0,W0 ]: <=>    B= [W0,﹢∞]

式中,BV为一项或一系列国家重大利益,W0为认为设定的国家利益价值的临界值。

概念3  国家安全事件

国家安全事件:发生的造成国家重大利益损失的事件。在一般语境中,“事件”本身是一个中性词,但在安全领域习惯于将“安全事件”理解成不期望发生的具有负面影响的事件,如学界关于“信息安全事件”[1]、“经济安全事件”[2]与“网络与信息安全事件”[3]的概念界定都体现了“安全事件”的负面性和危害性。同样,上述国家安全事件的概念界定亦表明国家安全事件特指对国家安全具有负面影响和危害的事件,如《国安法》[4]中提及的影响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突发事件、危害国家安全的事件、危及国家安全的重大事件与国家安全危机事件等均是典型的国家安全事件。在上述国家安全事件概念界定中,国家重大利益损失是指国家重大利益的价值的减少。国家安全事件是造成国家重大利益损失的直接原因。损害性是国家安全事件的主要属性之一,国家安全事件对国家重大利益造成了一定的损害结果,给国家重大利益造成了一定损失,对国家重大利益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同时,国家安全事件是指已经发生的事件,它具有现实性,它意味着威胁、危险和国家安全风险从可能性转化为现实性,将在下文进行详细论述。综上可见,预防国家安全事件发生是国家安全工作的重点所在。国家安全事件的函数表达式为:

I=(LBw)

式中,为国家安全事件,LB为国家重大利益损失。

概念4  威胁

威胁:可能造成国家安全事件的潜在因素[1]。在国家安全语境中,威胁是造成国家安全事件的原因,是造成国家重大利益的潜在原因,威胁分析和应对是预防国家安全事件的关键所在。威胁可通过其属性的不同方面来描述,如威胁源(即威胁主体)及威胁的能力、动机、途径(威胁实现其目的的方法,也称为“威胁行为”)和后果等描述[5]。其中,威胁的能力是衡量威胁程度(即威胁能力的大小)的重要指标。根据威胁程度,可将威胁分为高强度威胁和低强度威胁[6]。威胁程度是衡量国家安全与否及国家安全度的重要标志,是指导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建设的主要依据。科学预测国家未来可能面临的威胁和及时准确判定威胁程度是维护和塑造国家安全的必要前提,通过降低威胁能力避免安全事件发生是国家安全工作的根本目标。需注意的是,威胁是客观存在的,无论国家如何加大国家安全投入、完善国家安全体系和增强国家安全能力,均不能彻底消除威胁的存在。同时,威胁往往独立于要关注和保护的国家重大利益之外。威胁的函数表达式为:

I (T1 ,T2 ,T3 , ... ,Tn)

式中,为国家安全事件,为威胁。

概念5  国家安全风险

国家安全风险:国家安全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与后果的乘积。在一般语境中,风险一词是中性的,但在国家安全语境中,国家安全风险强调负面影响(即国家安全事件)。直接看,国家安全事件及其后果(国家重大利益损失)是国家安全风险基本构成要素。具体而言,国家安全风险具有威胁、国家安全事件与国家重大利益损失三个构成要素,三个构成要素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即威胁引发国家安全事件,而国家安全事件导致国家重大利益损失。与一般风险一样,国家安全风险具有客观性、普遍性、必然性、可识别性与动态性等主要特征。国家安全风险的核心属性是利益属性,它强调风险可能造成国家重大利益损失。从国家安全风险角度看,维护国家安全的核心任务和目标是防范化解国家安全风险。其中,国家安全风险评估(包括国家安全风险识别、分析与评价)是防范化解国家安全风险的基础。国家安全风险的逻辑表达式为:

PI  · LI

式中,为国家安全风险度,PI 国家安全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即概率,PI <1),LI为国家安全事件的后果。

概念6  危险

危险:国家安全风险度超出可接受区间的状态[1]可见,危险度可用国家安全风险度来衡量。危险是有可能发生国家安全事件和遭受国家重大利益损失的境况。从危险的根源看,威胁是产生危险的原因,它使国家利益面临危险。威胁有可能引起危险,危险有可能演变为国家安全事件。危险强调主观上超出了可接受的国家安全风险。国家安全风险是否可被接受,需根据国家安全风险准则来判定。国家安全风险准则一般是是基于国家的国家安全目标以及外部环境和内部环境制定的,它可源自国家安全法律、法规、策略和其他要求等。危险的对立面是国家安全。从危险的角度看,国家安全工作的重点是“化险为夷”和“转危为安”。危险的逻辑表达式为:

∉ (0,R0) : <=>    = (R01)

式中,为危险度R0 国家安全风险临界值

概念7  国家安全

国家安全:国家安全风险度处于可接受区间的状态[1-2]。安全具有相对性,国家安全亦是如此[1]。因此,《国安法》[3]中的国家安全概念界定指出,国家安全是指国家重大利益相对处于没有危险和不受内外威胁的状态,这也强调国家安全的相对性。由于危险度和威胁程度皆可用国家安全风险来衡量,因此,从国家安全风险角度看,国家安全度与国家安全风险度之间呈负相关关系,国家安全是指免除了不可接受的国家重大利益损失风险的状态,国家安全工作的重点是把国家安全风险度控制在可接受区间的状态。国家安全风险视域下的国家安全的逻辑表达式为:

 (0, R0)

式中,为国家安全度,R0为国家安全风险临界值。

概念8  国家安全状态

国家安全状态:现实的国家安全风险情况。国家安全状态是指国家表现出来的实际安全情况,如国家安全现状、国家安全形势和国家安全态势等。国家安全状态可用现实的国家安全风险情况来衡量,它与国家安全风险度之间呈负相关关系,即国家安全风险度越低,则国家安全状态越佳。一般而言,国家安全状态是保持动态变化的,可将它分为三种状态,即国家处于安全状态、临界状态或危险(即不安全)状态。国家安全状态又可称之为国家安全态势,它的感知、分析和干预(塑造)是维护和塑造国家安全的关键,重点做到审时度势、因势利导、因势而动和蓄势待发。国家安全状态的函数表达式为:

S= 1-R

式中,SS为国家安全状态,为国家安全风险度。S= (0, R0)时,则国家安全状态处于安全水平。

概念9  国家安全能力

国家安全能力:维护和实现国家安全的能力。国家安全能力是指维护国家安全和实现国家安全目标(即通过控制国家安全风险和防范威胁、危险、国家安全事件来使国家重大利益处于安全状态)的能力。简言之,国家安全能力是维护和实现国家安全的能力。可见,不断提升国家安全能力是国家安全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点,国家安全工作需遵循以国家安全能力提升为目标的方法论。国家安全状态与国家安全能力之间呈正相关关系。国家安全能力包括国家安全战略能力、国家安全领导能力、国家安全统筹协调能力、国家安全情报信息能力、国家安全理论创新能力、国家安全保障能力及全民国家安全素养等[1-3]从威胁或国家安全风险角度看,可将国家安全能力表示为被有效防御的威胁或被有效控制的国家安全风险。那么,国家安全能力的函数表达式为:

SC/T = C/R

式中,S为国家安全状态,C 为国家安全能力(可用被有效防御的威胁或被有效控制的国家安全风险来表示),T为威胁(国家面临的所有威胁),R为国家安全风险度(国家面临的所有国家安全风险)。


概念10  国家安全体系

国家安全体系:相互关联或相互作用的用来生成国家安全能力的元素集合。国家安全工作包含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双重维度[1],国家安全体系与国家安全能力密切相关。国家安全能力是运用国家安全体系来生成维护国家安全的能力,是在一套国家安全体系之下维护国家安全的能量、工具、本领及其成效。从根本上看,国家安全能力实则是国家安全体系的运行和执行能力。可见,用什么东西和如何生成国家能力是国家安全体系关注的焦点,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是一个有机整体,国家安全体系是国家安全能力的载体,国家安全能力是国家安全体系效能的运用和发挥。对国家安全体系的理解有广义和狭义之分。从广义的角度看,国家安全体系包括国家安全领导体制、国家安全理论体系、国家安全法治体系、国家安全战略体系、国家安全政策体系、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国家安全人才体系、国家安全情报体系、国家安全教育体系、国家安全文化体系、国家安全技术与装备设施体系、国家安全运行机制及国家安全协同机制[2-4]从狭义角度看,国家安全体系主要指国家所设立的国家安全工作相关的组织实体和制度的总和[1]国家安全体系的函数表达式为:

(Y(y1y2y3, ... yn)

式中,为国家安全能力,为国家安全体系,y为国家安全体系元素。


概念11  脆弱性

脆弱性:可能被威胁利用的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的弱点和缺陷,即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存在的可能造成国家重大利益损失的薄弱之处[5-6]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用来保护国家重大利益的安全。脆弱性作为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方面存在的漏洞,它是国家重大利益面对某种威胁时,易于受到影响和破坏并缺乏抗拒力与恢复力的程度。简言之,脆弱性可被威胁所利用对国家重大利益造成损失,脆弱性是用来描述威胁造成国家重大利益损失的容易程度。脆弱性越低,威胁或国家安全风险可能造成的国家重大利益损失越小,反之则越大。由于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对国家重大利益的安全保护不足导致脆弱性,故还可从国家重大利益本身出发衡量脆弱性程度。从国家重大利益角度看,脆弱性与国家重大利益的暴露度、敏感性及适应能力与恢复能力有关[6]其中,暴露度指可能受威胁影响并产生损失的国家重大利益的种类、数量、价值及时空分布;敏感性指国家重大利益受威胁不利影响的敏感程度,它是国家重大利益自身属性;适应能力指国家重大利益防御、减轻某种程度威胁影响的能力;恢复能力指国家重大利益受到威胁影响后恢复自身结构和价值的能力。适应能力与恢复能力之间并无严格界限,常进行合并分析[6]脆弱性的函数表达式为:

 C ∪ 

(E, G, A

式中,为脆弱性,为国家安全能力,为国家安全体系,为暴露度,为敏感性,为适应能力和恢复能力。

根据对国家利益、国家重大利益、国家安全事件、威胁、国家安全风险、危险、国家安全、国家安全状态、国家安全能力、国家安全体系及脆弱性11个国家安全学的核心概念的界定及其函数或逻辑表达,运用逻辑推理方法,构建国家安全学的核心概念逻辑体系(见图1),以期明晰国家安全学的核心概念之间的关系。在图1中,方框表示国家安全学的核心概念,椭圆表示国家安全学的核心概念的属性或解释国家安全学的核心概念之间的关系需使用到的过渡概念。


国家安全学的核心概念逻辑体系

根据图1,国家安全学的核心概念之间的关系为:

  • 国家(重大)利益拥有(重大)价值,国家(重大)利益的价值越大,则国家安全风险越大;

  • 国家安全风险是由威胁发起的,威胁越大则国家安全风险越大,可能引起危险,同时,危险可能会演变为国家安全事件;

  • 脆弱性使国家重大利益暴露,威胁通过利用脆弱性造成国家重大利益损失,从而形成国家安全风险,脆弱性越大则国家安全风险越大;

  • 国家重大利益的重大价值和对国家安全风险的意识则会导出国家安全需求;

  • 国家安全需求通过国家安全能力和体系及确保国家安全来得到满足;

  • 国家安全能力可通过防范威胁、威胁和国家安全事件来控制和降低国家安全风险;

  • 国家安全风险不可能、也没有必要降至为零,在增强和实施国家安全能力后仍会有残留的国家安全风险(即残余国家安全风险);

  • 部分残余国家安全风险可能源自国家安全能力缺陷,在今后需继续控制这部分国家安全风险,另一部分残余国家安全风险则是在综合权衡考虑了国家安全成本和国家重大利益的价值后有意未去控制的国家安全风险,这部分国家安全风险是可以被接受的;

  • 由于残余国家安全风险也有可能在未来诱发新的国家安全事件,故残余国家安全风险应被密切监测预警;

  • 国家安全能力是国家安全体系的效能的发挥,国家安全能力的生成需依赖于国家安全体系;

  • 国家安全能力和体系方面存在的缺陷会引起脆弱性。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953670-1388500.html

上一篇:聊聊兔文化中的安全文化
下一篇:从“地瓜理论”谈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发展
收藏 IP: 202.197.68.*| 热度|

1 农绍庄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3 12: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