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美国总统亚当斯的文明进步与实用性递减论(外二则)

已有 7372 次阅读 2008-8-21 07:16 |个人分类:阅读笔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美国总统亚当斯的文明进步与实用性递减论(外二则)

武夷山

 

Martha C. Nussbaun1947年生,美国哲学家,她在古希腊和罗马哲学、政治哲学与伦理学等领域的造诣很深)在Daniel Callahan等人主编的Applying the Humanities1986)一书的第一章写道:

古希腊人曾经维护某种形式的以下观点:学术研究仅当对实际事务,即对人类的生活改善有贡献的时候,才是适当的和有价值的。诗人、作曲家、历史学家、哲学家若不表明其作品在公民实际生活中的价值,就别想赢得受众。但是,关于“贡献”的性质,他们有争论,有的看重工具性的价值,有的看重内在价值。

那时,有一个学科不断遭到嘲笑与否定,那就是语言学。有两种研究从未受到挑战:医学,政治军事史。

 

美国第二任总统亚当斯说过以下的话,与古希腊人的看法对照起来就分外有趣:

“我必须研究政治与战争,以使我的儿辈能自由地去研究……数学和哲学、地理学、博物学……航海、商业和农业,以使他们的孩子有权利研习绘画、音乐、建筑、雕塑、壁毯和陶瓷。”

他的意思是:随着文明的进步,人们才可能学习、研究一些实用性越来越小、甚至可说是“无用”的东西,但这些无用的东西是值得追求的。我把这一说法称为“文明进步与实用性递减论”。

 

Jimmy Reid1932年生于苏格兰,当过码头工人、工会官员、新闻记者和大学校长)在1984年发表的As I Please一书中说:

我坚信, 怀疑精神是一种非凡的学术品质,怀疑的权利是一种非常基本的自由。

怀疑精神与宽容是亲密无间的爱侣。他俩能生产很好的后代,尤其是能产生幽默。

只要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心和讶异感,任何体验都不会是徒劳的。

 

美国乔治. 华盛顿大学的技术风险评估专家William F. Allman在“Sciences86”杂志198678月号上撰文指出:

在科学、技术与民主之间存在着根本性的不相容。在一个开放系统中,人们会利用核反应堆事故之类的事件作为由头,来大肆谈论其他的东西,来推销他们的世界观。这些行为是合法的,表现了良好的民主。但它们对于制定政策也许很不利。不过,那是您必须做出的权衡取舍(或译为:必须付出的代价)。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35627.html

上一篇:人性与制度(外二则)
下一篇:管还是不管,这是个问题――也说社会管理中的两难

4 杨玲 郑融 张素芳 王春艳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8 12: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