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回忆“统一爱心”节目

已有 4087 次阅读 2008-6-8 07:0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回忆“统一爱心”节目

武夷山

1993年,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有一档谈话节目叫“统一爱心”。叫这个名字,大约是台湾统一食品公司提供了赞助。主持人有两位,男主持人叫刘真,阅历丰富,女主持人是小黄,离开大学校门不久。每次节目,其实主要是刘真一个人说。他不用任何稿子与提纲,口若悬河,讲人生经历,谈人生哲理,非常吸引人。我从偶尔撞上这个节目后,就成了忠实听众。

刘真有一次讲了这么个故事(仿刘真当时的口气):

我在内蒙古插队多年,对草原、对蒙古族老乡很有感情。回城后,有一次我在北京碰见了蒙古族父女俩,女儿的腿有病,到北京来做手术,父亲陪着她。对于牧民,骑马是多么重要啊!手术后,那姑娘就骑不了马了,也许因此就嫁不出去了,心情很不好。我与他们素不相识,仍到医院去看望姑娘,问她,我能为她做什么。她说,想吃羊肉。我说,交给我了。那时候,买牛羊肉可不容易,得有回民户口的副食本才能买着。我到了一家副食店,只有一位小伙子在值班。我就把为什么要买羊肉告诉他,但是我没有回民副食本。小伙子追问,“你与那个姑娘是个什么关系?她是不是你女朋友?”我说,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在内蒙插过队,我不能不帮他们,求您帮个忙。小伙子不说话,也不说行还是不行,就在那里低头切羊肉。最后,他把羊肉交给我,还不肯收钱。我感激地说,您卖给我羊肉已经破例了,我也没有回民副食本儿,怎么还不收钱呢?小伙子说,“哥们儿,我也插过队。”

听到这里,我眼泪夺眶而出,因为我也插过队,理解他们的感情。听完这期节目,我情不自禁地就给刘真写了一封信。我极少像这样给陌生人写信。没过多久,收到刘真回信,说他们要做一期听众反馈节目,请我参加。于是,我参加了一期节目,被邀请的另一位是位女士,也插过队,也因为听节目受感动而给刘真写过信。那是我第一次上广播节目。

后来不知何故,“统一爱心”节目停了,很多听众纷纷打电话、写信询问或质问:这么好的节目为什么要停呢?有人想,是不是电台缺钱啊,统一食品公司不肯继续赞助了?就买了一大箱“统一”方便面,以表示希望统一食品公司继续赞助的心情。可是,节目没能恢复,我们听众都很惆怅。

再后来,好像在北京电视台的节目中见到过刘真当主持人,但无论如何也没有做“统一爱心”时那么火了。刘真老师,您现在何处?小黄,您在哪里?祝你们一切都好。我们听众永远记住那段时光。刘真的讲述,在90年代那段岁月里,就是上好的心灵鸡汤,比于丹如今的《百家讲坛》节目一点都不差。

我当时写了一首《西江月》,其中很多字的平仄是不对的,现一字不改抄录于下,作为那段听广播时光的一个注脚:

 

西江月 统一爱心

武夷山 19931117

 

一个清丽纯朴,

一个古道热肠。

电波穿透无数墙,

人心本无隔障。

 

混沌大千世界,

过客匆匆忙忙。

动中求静有妙方:

请坐收音机旁。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557-28214.html

上一篇:中英语词比较心得一则
下一篇:美国黑人女诗人玛雅. 安吉罗 (1928- ) 诗一首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9 22: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