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转载]江苏文学感谢您——省作协举行叶兆言退休座谈会

已有 1679 次阅读 2022-6-12 16:18 |个人分类:东鳞西爪|系统分类:人物纪事|文章来源:转载

江苏文学感谢您——省作协举行叶兆言退休座谈会

(2022-06-10 16:15)

https://www.jszjw.com/topnews/20220610/1654851266452.shtml




毕飞宇、汪兴国为叶兆言颁发省作协工作纪念牌

左起:毕飞宇、叶兆言、王月华(叶兆言夫人)、汪兴国


  2022年6月9日下午,省作协五楼会议室,一个简朴温馨、令人感动的座谈会在这里举行。前不久,叶兆言正式从省作协专业作家岗位上退休了,这是继去年周梅森退休后,省作协为著名作家举办的第二个退休座谈会。会议由中国作协副主席、省作协主席毕飞宇主持。好友相聚,回忆往事,聊文学、谈人生。一件件趣事、糗事,在好友们的玩笑里,谦和、厚道、一肚子学问,甚至有时会有些腼腆的可爱的作家叶兆言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现场的记者也被这份难得的作家之间的情谊所打动。在江苏文学暖意融融的大家庭里,一代代作家不仅通过他们的作品把弥足珍贵的文学精神传递下来,也用这种彼此尊重、惺惺相惜的相处之道影响着后辈。



毕飞宇

汪兴国

苏童

叶兆言

  一个天造地设的作家

  说到叶兆言,大家用得最多的词是勤奋。“文坛劳模”是大家对他的昵称。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在文学的马拉松赛道上奔跑了四十多年,从未停歇,一千余万字的创作量,可谓著作等身。省作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汪兴国代表省作协对叶兆言表达了敬意,他说:“叶兆言为江苏文学、江苏作协在全国争得了荣誉。他是江苏作家中最勤奋的一个,每次参加活动的间隙,都会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甚至是手机上写东西;他也是个谦虚的作家和厚道的人,对荣誉、名利无所求。”黄蓓佳和鲁敏也说到叶兆言勤奋得让人嫉妒的往事,到外地参加笔会、采风,在汽车上,大家打牌、聊天,只有他,打开电脑写作。“看了让人恼火不恼火?我也算个勤奋的人了,可是跟他比起来还是自愧不如。”黄蓓佳笑着说。省作协副主席鲁敏也想起有一次出差,一大早在走廊里碰到叶老师,叶老师得意地说,早上起来已经写了一千五百字了。真让人又嫉妒又羡慕。周梅森戏说叶兆言的写作是病态的,每天不写千把字就睡不着觉。

  《枣树的故事》《追月楼》《夜泊秦淮》《一九三七年的爱情》《马文的战争》《陈小民的目光》《艳歌》《花影》《花煞》《南京人》《南京传》《刻骨铭心》《通往父亲之路》……一直到今年刚刚在收获上发表的长篇小说《仪凤之门》,小说、散文随笔、传记等等,叶兆言老师的创作不拘文体、挥洒随性,他不但以煌煌一千多万字的创作量立足于中国文坛,更以其先锋的姿态、不断突破自我的勇气和创新精神为批评家所称道。他还是一个有读者缘的作家,他的作品深受读者的喜爱,他曾经说过,“作者和读者之间就是一种平等的关系,这也逼得作者必须带着平等的心态去写作。作为现代写作者,很重要的一条,你要相信读者。”

  曾经是中国文坛的“双子星座”,被大伙儿打牌时戏称的“梦幻组合”,苏童和叶兆言的名字有一段时间是“形影不离”的。苏童开玩笑说,九十年代全国各地很多笔会,那段时间我们两个人一年中至少有三十天同居一室,是战友也是室友。“兆言是中国文坛一个特别的存在,他的创作是多栖的,密度大,但是节奏均匀。《南京传》是他的一个明确的标记,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是有深厚的学养为底子的。他是不写难受,我是不写才舒服。这样说的话,兆言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作家。”

  叶兆言老师也在多个场合表达了自己对写作的挚爱,为今生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作为职业感到幸运、感到快乐,为了享受这份幸运和快乐,他是会一直不停地写下去的。



周梅森

黄蓓佳

储福金

 贾梦玮

  一个散淡、谦虚、帅的作家

  毕飞宇说:“兆言身上有着天衣无缝的矛盾,大家知道,他是一个谦虚的人,但他又是个特别骄傲的人,骨子里的骄傲,茅奖排名出来后,《刻骨铭心》排在第六,遗憾落选。那天,我遇到他正想怎么安慰。兆言先开了口,他说,兄弟,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很好啊,排在那儿。脸上是干干净净的表情。真值得人敬佩。”周梅森回忆起当年在《青春》杂志做编辑时跟叶兆言的交往,叶兆言那时是《青春》的作者,晚上没事两人就在一起闲聊,天南海北,非常愉快的享受,“兆言为人厚道,不争名、不争利,小说写得潇洒自如,没有任何的做作。”苏童也说,“兆言的散淡是少有的,但并不是不适合文坛江湖,他有风度,有尺寸,根据自己的性情来。”省作协副主席、《钟山》主编贾梦玮提到茅奖评奖时的花絮,有的评委说,叶氏家族对当代汉语小说的贡献哪个家族能比?对当代文学持续的、杰出的贡献哪个家族能比?得不得奖,丝毫不影响叶兆言的创作,《刻骨铭心》之后三年,又一部长篇《仪凤之门》发表出版。

  “对于作家来说,退不退休没什么区别,这一辈作家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他们的影响无处不在。”贾梦玮说。鲁敏也有些动情地说到,在文学的道路上,前面有一拨人在引领着、照耀着,你心里会感到踏实,专业作家不存在荣休,他们一直在写,我也要跟在叶老师后面不断写。省作协副主席、《雨花》主编朱辉说,兆言是君子、才子,低调谦虚,兆言的父亲叶至诚先生是《雨花》的老主编,但凡《雨花》的活动,兆言总是很爽快的答应。省作协副主席、《扬子江诗刊》主编胡弦说,很期待这个座谈会,能听到平时听不到的好玩的故事,也能挖到作品背后的那些隐性的宝藏。

  储福金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省作协青年创作组的专业作家,交往四十年,他说叶兆言是个难得的好人,打牌输了也不会指责对家,常常自我检讨。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安心写自己的东西,走自己的路,不追潮头,这才是文学的正道。曾经跟叶兆言在出版社共事过的黄小初说叶兆言是个体面的人,渗进骨子里的体面,一般人是学不来的。
        叶兆言的好相处是出了名的,黄蓓佳说他是陶渊明式的真名士。苏童说有一次谈到中国传统文化,叶兆言金句不断,他说,中国文化就是一把剑一支箫,“这话说得多帅哦,到现在还是这么帅。”苏童的话又引起大家一阵哄笑。


鲁敏

 
朱辉


胡弦

黄小初

  一个卓越的小说家、散文家

  对于女儿叶子来说,叶兆言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父亲。叶兆言对女儿叶子的宠爱圈内闻名、有口皆碑。毕飞宇说,有一次,叶子上高中时要出国交流,叶兆言不舍得几乎失态,在颐和路作协办公楼前的大树下,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看到他流泪,我居然也跟着流泪了。”毕飞宇至今想来仍觉得不可思议。黄蓓佳说,还有一年夏天,叶子在房间里睡觉,忽然大叫,蚊子!叶兆言立马冲进女儿房间拍蚊子。类似的小事太多太多了,他对女儿的爱绝对是无条件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宠女狂魔。“他不是一个特别刻意制造欢乐的人,但不经意间就能给人带来欢乐。”毕飞宇说。

  叶兆言老师的夫人王月华说他是个刻板的人。这也许是旧式文人身上特有的自律与自省。叶圣陶、叶至诚和叶兆言,“五四”以来,三代中国知识分子传承并发扬光大了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也代表了三代作家走过的一条艰辛探索的道路。正如毕飞宇所说,“叶兆言一直在卓有成效的写作和卓有成效的思考之中,他是一个卓越的小说家、散文家,无论是小说,还是散文,都有着蓬勃的生命力。他的写作生涯还会有一个又一个高峰。他为中国文学创造的宝贵财富,他的人格模式以及作家与作家之间的相处之道,是江苏文学的榜样,永远值得尊敬和珍惜。”

  最后,叶兆言用感谢、感动和感伤三个词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短暂的相聚充满了欢乐,毕飞宇和汪兴国希望退休后的作家们,今后更要多回作协看看,江苏文学的后辈们需要你们的关注、提携、影响和言传身教,这是文学苏军生生不息的动力。(周韫/文,于邦瑞/图)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557-1342676.html

上一篇: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IFAP(全民信息计划)一项文件的修改建议(2011)
下一篇:诺奖得主答问
收藏 IP: 1.203.173.*| 热度|

2 杨正瓴 籍利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7 22: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