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在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情报方法研究中心党支部民主生活会上的讲话

已有 859 次阅读 2021-10-28 07:2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在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情报方法研究中心党支部民主生活会上的讲话

武夷山

2013年12月9日

  

虽然我不是党员,但是我是干部,有些要求对党员、干部是通用的。所以,在这个场合,我尽己所能谈几点看法。在所班子民主生活会上我不用自我剖析,不过这一阵子我想了很多。

不管是反四风还是几风,我们要知道,关键是要有“为人民服务”意识,搞清楚“我是谁,为了谁”。

公务员,英语是public servant,字面意思是“公众的仆人”,即公仆。我在美国大街上,曾看到老百姓训警察,把警察训得面红耳赤。主人训仆人嘛,正常。

文革当中,曾经有一阵毛主席像章热,是比较可笑的。在像章热退下去之后的很长时间里,周恩来始终佩戴“为人民服务”胸章,为什么?因为周总理最注意“为人民服务”这个问题。他没有子女,也从不为亲属安排工作。毛主席、共产党有过失误,但至少在1949年前,“为人民服务”不是空话。大家想想,国民党的官打仗时会喊:“弟兄们,给我上!”红军、八路军、解放军的军官则会喊“同志们,跟我冲啊!”这个差异是事实吧,若没有这个差异,打不败蒋介石。

到了和平建设时期,情况有变化,有些公仆成了老爷了。毛主席着急啊,他说卫生部成了城市老爷卫生部了。

1965年6月26日,毛泽东接到卫生部关于农村医疗现状的报告,这个报告显示:1965年,中国有140多万名卫生技术人员,高级医务人员80%在城市,其中70%在大城市,20%在县城,只有10%在农村,医疗经费的使用农村只占25%,城市则占了75%。因此,6月26日,毛泽东同志对此作出批示:

告诉卫生部,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工作,而这百分之十五中主要还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生,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为什么做此批示?农民缺医少药,他难受。

 2008年,我国卫生总费用中,城市占77.4%,农村22.6%,比1963年还严重。

 1964213日(大年初一),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北厅召集座谈会。他谈到:“ 现在课程多,害死人,使中小学生、大学生天天处于紧张状态。”

他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课程太重,影响学生健康,他难受。

这都是“为人民服务”思想在他的工作考量中的体现。

与现在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相比,1964年的中小学课程量算什么。

 

中心两位领导对自己的剖析是比较严格的。关键是落实到行动上,而不是为了在民主生活会上过关,就有意表现出对自己狠一点。

做任何事情需要一定的形式,那不叫形式主义。什么是形式主义?明知没有效果偏要做,就是形式主义。比如部领导与其分管单位的一把手签反腐倡廉责任书,让科技部系统所有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员工视频观看他们的签字仪式,我认为就是形式主义。比如,为了盖一个公章,需要很多道的签字手续,这是不是形式主义?那要看你做得怎么样。比如,X主任若拿到申请盖公章的单子就签字,心想反正武夷山还要审批呢;我拿到单子立刻就签字,心想反正所长还要审批呢。如果真是这样,那申请表格可以缩减成申请人签字申请、所长直接审批这两个环节得了。设置多个环节,是希望每一环节的负责人好好思考,这个章是否应该盖?签字是很严肃的。这样的设计安排,不是形式主义。如果看都不看申请盖公章的事由就签字,那叫官僚主义。

官僚主义。如果员工、下属见到我们都害怕,那我们身上就有官僚主义作风了。干部需要有威信,但不是让人怕,不怒而威才是本事。

享乐主义。官方说法:基层和群众反映最多的是一些领导干部安于现状、贪图安逸,缺乏忧患意识和创新精神。按照这种精神,反对享乐主义,就是不要怕做困难的事。王书记说:管理就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当然,这不是指做违背规律的事。

反对奢靡之风,反映在各个方面,包括花公家的钱应该能省就省。公家的钱,都是纳税人交的税,包括我们自己交的所得税啊。这笔钱来之不易,更不能乱花。我一向是很少公款请客的,八项规定下达之前我就这样。有时,我出于礼节请外宾吃饭,请客就要借支票。估计饭费超过1000元的话,就要借封万的支票。多次发生的情况是,我借了封万的支票,其实只花了几百,支票没法用,只能先垫付我的现金。

我们今天这个民主生活会,如果各位的态度是,这是上级规定的动作,不开不行,那可能就搞成了形式主义的走过场。如果我们当干部的认真解剖对照自己,普通党员在听他们解剖自己的时候也多多反思,也自我检查一下: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哪方面有欠缺?并加以改正,那才达到了开会的目的。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557-1309784.html

上一篇:Henk Moed教授的发表物及引用次数
下一篇:当政治学引入实验方法

7 李宏翰 杨正瓴 郁志勇 许培扬 郑永军 刘立 周春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14: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