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为什么说贫困像一种病 精选

已有 6124 次阅读 2017-5-12 06:27 |个人分类:阅读笔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为什么说贫困像一种病

武夷山

2017年4月20日,美国科学文化杂志《鹦鹉螺》网站发表了CHRISTIAN H. COOPER的文章,Why Poverty Is Like a Disease:Emerging science is putting the lie to American meritocracy(为什么说贫困像一种病:新兴科学揭露了美国精英的谎言),原文见http://nautil.us/issue/47/consciousness/why-poverty-is-like-a-disease

下面摘译(意译)该文的最后一部分。我对生命科学一窍不通,对原文的理解和中文表达都极可能出错,请行家指正。我希望该文观点对于国内的贫困研究人员有所启示。

我们应该改变对贫困的应对方式,正视描述贫困的一门新科学(science of poverty)所得出的一些结论。

以教育为例。大声疾呼将幼时的贫困与日后的不良学习成绩和经济窘境联系起来的代表人物是哈佛大学的Roland G. Fryer。在他和同事合写的原创著作It May Not Take a Village: Increasing Achievement Among the Poor(也许不需要举全村之力:如何提高穷人的成绩)中,他们讨论了如何通过各种措施(主要是中小学要做的事)来缩小贫困学生与富裕学生的成绩差距。

不过,以数学为代表的学习成绩差距属于症状,并非病因。一些旨在改善贫困生考试成绩的意图良好的社会公益项目不可能永远搞下去,总有停止的一天。这些项目的正面影响未能持续表现出来,人们就会对扶贫不再有信心。但是,学业成绩差并非真实的问题,真实问题在于贫困者感受到的不确定性(前途渺茫)和压力。在2011年的全国教育进步测验(NAEP)中,凡是8年级学生人数的25%以上是黑人或拉美裔的参评城市,没有一个城市的学生阅读和数学成绩是过关的。此时,我们是责怪学校呢?还是下结论说,早在孩子们参加测验之前,他们已经输掉了神经学的“军备竞赛”?

我们应该吸取贫困学所研究出的教训,而不是无视它们。一些扶贫项目,比如条件性的现金转移,激励的是参与相关行动(如确保孩子去上学,安排预防性的照料)的家长或照料人员。这些项目鼓励的是压力释放,是长程规划,这种规划的着力点在上游,离“考试中取得好成绩”远得很。但它们提供的正是受贫困袭扰的大脑最需要的那种确定性。Lia Fernald和 Megan Gunnar在2009年6月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指出,这样的项目可降低参与者的唾液皮质醇水平,降低其发生多种心身疾病的终生风险。应该开展更多的类似项目,比如所谓whole-child policies(全人教育政策),它致力于孩子从出生起的长程发展,降低儿童发育头三年的不确定性。

对贫困经历的新的科学认识还有助于日后的医疗。2009年,Michael Meaney、 Gustavo Turecki、 Moshe Szyf及其同事发表的论文说,他们从儿童期受过虐待的自杀者身上取出海马体样本,在控制NR3C1基因表达的情况下检测了DNA甲基化水平。他们发现,NR3C1启动子附近甲基化增强,而其他研究业已表明,甲基化是与称为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BDNF)的一种蛋白质的弱化表达直接相关的。BDNF是最活跃的神经营养因子,驱动着新神经元的生长和发育,甚至对于成年人新神经元的生长和发育都有影响。该因子的表达程度可能具有遗传性。2015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在有过产前抑郁症症状的母亲所生的婴儿身上,NR3C1和BDNF表达程度下降是相关的。

如果你是成年人,想改变自己的神经连接,也许BDNF就是最佳的朋友。该因子能启动一个通路来改变大脑某些区域的神经连线,这些区域(前额皮质、海马体以及下丘脑-垂体-肾上腺系统的整个链条)最容易被早期的压力和贫困所毁损。大脑的这些区域支配着长期记忆、情感控制和延迟满足,而少儿时期学习成绩优异、成年后挣钱较多的个体都具有长期记忆能力强、情感控制能力强、能够延迟满足的特征。有研究表明,低剂量的氯胺酮有快速抗抑郁作用,而这一作用又与BDNF水平升高直接相关。

我倒愿意在自己身上试验这个疗法。不过,这并非我对贫困学的主要兴趣点。我的兴趣点在于,贫困导致对未来的忧虑。

如果我们不对关于贫困与不平等的现有认识进行重新评估,我们就处于岌岌可危的地步。新自由主义西方国家的典型叙事是:只要你努力工作,境况就会改变。如果境况没有改变,我们往往就责备那些处于不利境地的人,使之无路可走。英国脱欧、法国总统候选人勒庞风头正健、希拉里竞选落败,都是不平等和贫困导致的社会撕裂的表现,是我小时候所体验到的一些症状的放大。皮克提在《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所预言的“严重不平等将导致揭竿而起”的苗头已然出现,要想遏止走向全球混乱的势头,只有采取一些有效的措施去控制过度的贫困。

如果人们盲目地坚信,市场和全球化创造了那么多机会,穷人自己抓不住机会才落到这般田地,则上述不良趋势还会加速。新兴的、经验性的、基于审慎观察的贫困学有助于我们破除上述迷思。

说明:作者Christian H. Cooper原在纽约一家投资银行工作,目前致力于为一家全球宏观基金会募捐。他是“杜鲁门国家安全研究员”。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557-1054455.html

上一篇:[转载]医药界的爱迪生——兰格实验室成功的秘密
下一篇:一大早参加电话会议----日记摘抄559

25 宁利中 张忆文 李泳 魏焱明 徐令予 张江敏 梅卫平 吴施楷 徐旭东 赵凤光 杨正瓴 冯大诚 王从彦 孙颉 李本先 张骥 刘建彬 李竞 wqhwqh333 xlsd anran123 biofans guhanxian aliala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17 03: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