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672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o6721

博文

想对我生命中的那些大学贵人们说声:谢谢!

已有 4198 次阅读 2017-2-18 16:3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在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道路中,一路走来,有很多人值得我们去感谢。我们感谢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等亲人,感谢上学时的老师和同学,感谢工作后单位的同事。不过,今天,我想感谢我大学时的几个同班同学,他们都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就且叫他们大学贵人吧。
   按照时间顺序,第一个是A君。大学毕业后,我没有去找工作,继续在原来的学校复习考研,当时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以后能做点什么,为了挑战一下自己,看看自己的实力,就报考了上海生科院的生化细胞所,因为当时在中国生物领域,该所是最难考取的研究所之一。初试考完后,在A君的介绍下,过年后就去了上海生化细胞所一个实验室实习,而且就住在了A君宿舍里。实习期间跟随一个师兄做了一个小课题,说实话,那时对于实验技术及科研思维等,我并没有长进多少,可能因为当时主要是在等待考研结果,没有多少心情去全身心投入到课题中。3月份成绩出来了,我的分数只过了上海生科院总的分数线,离着生化细胞所的分数线还有20多分,当时可以调剂到院内其他所参加复试,可能年轻气盛吧,心想:自己的本事不会就这么一点吧。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的实力,我决定明年再考一次生化细胞所。于是,就继续住在A君宿舍里,由于我家境不是很好,同学经常请我一起吃饭。当时,如果没有A君在生活上的接挤和精神上时常的鼓励,我不可能坚持下去。于是,我在同学宿舍呆了近六个月,期间,跟同学一起去上他们的研究生课,通读了几门专业课的英文版教材,还有一个很大的收获就是去图书馆看书,重拾我大学时的读书习惯,读的书多数是人文类的,很多时候我都是把书借出来,自己在同学宿舍里,从早看到晚,(白天他们都在实验室,一般晚上很晚才回来),这样的好日子一直持续到8月底,因为同学宿舍有新生来入住,我只能搬走。感谢A君在我人生最困难时期在生活上给我的帮助和精神上给我的安慰,没有他我不知如何度过那段黑暗时期
   第二个是B君。为了能有一个好的学习氛围,我在复旦大学附近一个公寓租了个床位,当时是七个人一间屋,跟大学宿舍差不多。在复旦,遇到了B君,他也在复旦复习考研,他在复旦呆的时间比我长,考试结束后,他给我介绍了一位复旦外语系的英语老师,叫陆谷孙教授,说有机会可以去听一听他开的课。后来,第二学期时我就去听了,听了一学期,没错过一次课。当时陆老师给外语系大三的学生开了一门选修课:英国文学选读。听陆老师的课,除了收获英国文学知识外,陆老师还时时讲到养成读书习惯的重要性,不管是中文的还是外文的,古代的还是近代的。他说,他每周至少读2本书,这一习惯一直坚持了几十年,也就从那以后我读书的欲望再次燃起,那时我经常去旧书摊买些旧书,主要是文学、历史及哲学方面的书。随后,我还旁听了另外四门课:西方现代哲学史、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解读、黑格尔《小逻辑》解读和社会学原理。如果没有最初B君的介绍,我根本就不知道校外人员可以在复旦旁听课程。感谢B君为我打开了一扇通往精神旅途的大门,要不我的心灵不知还在哪里任意游荡呢

   第三个是C君。第二次考研的初试成绩很理想,总分是376分,其中英语86分,远超出了上海生科院及生化细胞所的录取分数线,然而,在复试时我还是落榜了。随后,我又参加了生科院内生命健康中心的复试,令人遗憾的是,我还是落榜了。当时,我开始犹豫,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或者性格,开始思考我是否需要继续坚持。不过,我当时的经济压力基本不允许我思考太久,我必须很快做出决定,要么联系其他高校,要么去找工作。当我把我的考研成绩发出去后,陆续收到了很多高校老师的邮件和电话(当时暂借了一个手机),但是几乎所有接受调剂的学校都是自费的,可问题是我当时的经济情况根本不允许我去自费读研究生。于是,摆在我面前的就剩一条路了:去找工作,养活自己,虽然自己非常的不甘心。在找工作的那几天,我突然收到了C君的邮件和电话,当时他已是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生一年级学生。他说,昆动那年第一志愿的研究生没有招满,很多导师都有调剂生名额,就让我试一下,并且还推荐了几个没有招满学生的导师。于是,我向三个老师发了邮件,很快就接到了其中两个老师打来的电话,当时,没想很多,就选择了第一个通知我复试的老师。很快我就踏上了从上海开往昆明的火车,当时坐在硬座车厢里,经过了40几个小时才到昆明,不过,我内心一直很激动,并没有感到路途的乏味和疲惫。C君的家离着研究所很近,他就邀请我住在了他家里,自己却住在所里的宿舍里。当天晚上,他还特意联系了我报考导师实验室的一个大师兄一起吃饭,算是提前混个眼熟吧,因为我报考的那个导师当时不在国内,所以实验室内部的面试基本就有这位大师兄来代劳,可能是吃人嘴短吧,那位大师兄对我评价很高。当然,复试是由所里统一安排的,最后是导师的电话面试。最终,我如愿以偿的成了昆明动物研究所的一名研究生。感谢C君,如果没有他的信息和引荐,如果没有他对我面试前的开导和鼓励,我可能还会再次事与愿违,那时,科研的大门可能会永远向我关闭了

   今天,不是感恩节,只是一个普通的周末。就在今天,我想对我生命中的大学贵人们说声:谢谢!没有你们,我的命运不知又将如何?(说实话,我不知道)。


2017218,华东师范大学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509803-1034447.html

上一篇:奶奶,您什么时候可以放开我的手呢?
下一篇:开卷有益,开口也有益

3 彭真明 刘全慧 杨绪洪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5 08: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