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ubo01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oubo0111

博文

科学界羸弱的自我纠错机制 精选

已有 5578 次阅读 2014-6-27 12:57 |个人分类:研究人员|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研造假

4年前Frenette实验室的博士后Mendez-Ferrer在Nature上发表文章提出Nestin是骨髓间充质干细胞的分子标记。在间充质干细胞分子标记晦涩不清的当时,Nestin成了最耀眼的明星,短短几年内,该篇文章被引用了数千次。任何新发现的间充质干细胞分子标记都必须与Nestin阳性细胞进行比对才能被主流所认可。“小鼠骨髓间充质干细胞是Nestin+细胞”甚至进入了书本。

 

2年前,我所在的实验室在Nature发表文章中指出以Nestin作为骨髓间充质干细胞分子标记可能存在错误。很遗憾,该篇文章丝毫没有撼动Nestin的影响力。事实上,Frenette在私人场合已向我的导师承认骨髓间充质干细胞是Nestin阴性的,很遗憾,他并没有在公开场合或者文献中说出真相。值得注意的是,在任何关于间充质干细胞表达芯片的数据中,包括Frenette实验室发表的芯片数据中,Nestin都是本底表达的,很遗憾,这一关键的信息被大多数人遗漏或者忽视。

 

过去一年里,我们又积累了更多的数据,直接证明了小鼠骨髓间充质干细胞是Nestin阴性的,这部分工作发表于上周的Cell Stem Cell。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周的Nature杂志在线发表了Mendez-Ferrer实验室的最新成果——关于Nestin+细胞如何调节白血病。文章中列出的Nestin+细胞免疫荧光图,很明显,只是一些动脉血管内皮细胞,而不是间充质细胞。更讽刺的是,某知名杂志希望我的导师对他的工作写一篇Highlight。似乎,Nestin+细胞的新功能更吸引人们的眼球。

 

回头想想,如果那篇2010的Nature错了,那么后来的数千篇应用它的文章是不是都错了呢?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是的!这其中多数只是盲目引用,但也不乏跟风造假。既然是错的,为什么没有一篇文章指出来呢?我觉得这源于目前科学界的一个弊端,即,影响因子决定论。低影响因子的杂志难以叫板高影响因子的文章。如果Nature,Cell,Science错了,由于它们的高引用率,错误会被传递和巩固。除非是非常低级的伪造数据,像小保方晴子那样,否则科学界很难纠正这些王牌杂志的错误。

 

顺便提一句,我的导师在干细胞领域有很好的声誉,我们实验室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工作属于打假运动,其中最有影响力的是否定了黑色素瘤的肿瘤干细胞模型。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352326-807057.html


下一篇:人才引进的“拿来主义”——我看浙江大学海外招聘

11 王振亭 田云川 刘庆彬 王涛 樊文强 李轻舟 余昕 秦逸人 高峡 Vetaren11 fangfeng197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7 12: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