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iya030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eweiya0303

博文

怀念刘权授教授

已有 2101 次阅读 2021-3-21 10:02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怀念刘权授教授

葛维亚

        刘权授教授离开红尘已有几年时日,可是他那孜孜不倦,若有所思的神态,始终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一位学识丰富,而又“天马行空”的人去了,却留下了深深的怀念!

        刘权授教授江西南昌人,1953年交通大学水利系毕业,分配在南京华东水利学院(现为河海大学)水文系,也算是我国水文专业开拓者之一,耕耘播火,与我国水文专业同步成长,他从介入全国第一届水文本科专业教学开始,一路走来,几十年如一日,从助教、讲师、副教授到教授,主讲本科《水文计算》、《水文统计》(其中包括《统计试验方法及应用》、《风险分析与决策》、《随机水文学》、《水文水资源随机分析》等),指导硕士、博士生,一生奉献,桃李满天下。他博览群书,功底深厚,勤于思考,刻苦钻研,知识丰富,业务精通,硕果累累。

        我与刘权授在上世纪57年“反右”时相识,我们在南京河海大学水文系同一教研组共事,他长我几岁,当时我们都是助教,彼此彼此,于是我们成了“见面熟”。

        老刘给人的印象常常是生活邋遢,不修边幅,不拘小节。脸不天天洗,胡须不按时刮,被永远不叠,最“叫绝”的是换洗衣服,一堆换下来的脏衣袜不洗,采取相互比较,“以较新换较脏”的淘汰法,轮流穿在身上,直到全部脏迹斑斑,臭不可闻时才大洗一次。由于少用肥皂,过于马虎,洗后的衣服看上去还是脏兮兮,皱巴巴的,穿在身上不伦不类。走进他的单人房间,很像收破烂的小仓库,床上、桌上、地上到处堆满衣袜、书籍、报刊杂志、锅碗瓢盆,几乎外人无法落脚。房间堆有很厚一层灰尘,房内气味难闻。他是个“夜猫子”,半夜一两点钟才睡,早上九点多职工食堂早餐结束后起床,几乎每天在学校大门口小摊子上吃些面条、油条了事,有时再花一角钱买两个油球,边走边吃,学生和他开玩笑说:您是位走食客,一点老师架子都没有,老刘听了哭笑不得。还有你听说过,有人穿错袜子,一只黑色,一只白色;有人洗脸拿了洗脚毛巾的事吗? 那你一定回答“可能是大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吧?其实在刘权授身上也发生过。老刘的不拘小节也是他从容大度、处事不惊的“基因”变种,加上他的深沉、若有所思,使他常坠入五里雾中。他出差坐火车误过点 ,坐大轮中途靠码头下去返回时,船已离岸。事后谈到这些尴尬事,他一笑了之,不放在心上。

        看到以上这些,再加上他小时候可能得过小儿麻痹症,走路一瘸一拐,天雨时裤脚卷得一高一低,形象欠佳,你以为刘先生无足轻重,一无是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刘先生为人合群、热情、诚恳、大度、谦和,也很善解人意,群众关系极好。和他结交的人有教师、有职员、有学生,一律友好、平等相处,他的房间经常人来人往。我住在他的隔壁,多次往来成为好友。

        和他接触多的人会有一个共同感觉,老刘喜欢与人闲聊,天上地下,东西南北无所不包,他思维独特,交谈中会提出各种议题,开始他与你看法相同,说着说着他又会抬起杠来,和你意见相左,过后回想起来,他更深谋远虑,表明他是个很有主见,大智若愚的人。

       有一回老刘提议他请客,专门去新街口中山东路一家很有名气的“北京清真羊肉馆”解馋。我们叫了葱爆羊肉、羊杂碎、香酥羊肉以及羊肉焖饼(即为羊肉炒饼),外带两碗清汤。老刘兴致很高,建议破例一次,买餐馆推荐的青梅酒一瓶,他笑着对我说,今天我们就来一回“青梅煮酒论英雄”吧!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从秦始皇、汉高祖、三国刘、关、张、曹、孙、一直到近代历史人物,他历史知识非常渊博。我们酒到半巡,看到老刘两眼有些发直,满脸通红,我知道他不胜酒力,劝他不要喝了,但他说要尽兴喝下去,一瓶酒喝完,老刘上身已经趴在桌上,几乎睡着。我请服务员帮忙,叫来一辆三轮车,狼狈的返回华东水院。原本他请我,结果倒是我请了他,外加两元车费。第二天一早他跑到我的房间连连道歉,他说,“青梅煮酒论英雄”变成了“青梅煮酒变狗熊”了!我一点不介意,我知道他不是个讨好卖乖,爱占小便宜之人。

        老刘是个具有独特见解的人,从不人云亦云,他的才气常常表现在他的洞察力和分析力上,语惊四座,也给你启迪。我很喜欢和这样人聊天、抬杠。过不多久,老刘请我去新街口百货公司对面一家更有名气的“德庆楼”京味餐馆大吃一顿。此外,新街口附近的“山西饭馆”和“四喜汤圆店”也是我们经常光顾之处。

       老刘讲话有一点口吃,越急讲话越不流畅,一句话里有时出现不少顿号,加上江西老表乡音参杂其中 ,初听他的话,很吃力,也不会感兴趣,初上讲台,学生也是一头雾水。 听课时间长了,学生就慢慢会发现,他的话由浅入深,由表及里,重点突出,结合实例,系统性、逻辑性极强,引导你去理会,去思考,举一反三,融会贯通。

       老刘是个不断进取,不断追求完善的人。我和他多次去南京中山东路新华书店买书,也去图书馆借书,对《最优化方法》、《计算数学》、《概率论》、《控制论》、《信息论》等方面的著作,有计划阅读,不时作一些讨论,收获很大。后来他在随机水文,我在系统水文找到乐趣和归宿。上世纪80年代中期,微型计算机开始用于编程,老刘已步入壮年,却以年轻人的热情全身投入,很快掌握两种高级语言编写水文计算程序,这在当年高校老教师中并不多见。他踏着时代的脚步前进,潮起潮落勇敢前行,默默奉献。1989年我和他在福州一次水文微机软件开发讨论会上不期而遇,此时他在软件开发上积累一批成果和丰富经验。1992年前后,他又多次应邀参加国家水文数据库的设计、研究、开发工作,和我同仁,朝夕相处。他负担系统应用模块的部分编写任务,他的实力由此可见。          

        身为教师,老刘对教书育人非常执着,他主张高校教师追求的目标是学者式教书匠,而不是发明家、科学家。他认为面面俱到的人,最多成为“杂家”,不会成为行家或专家。他一生致力于教学法的探索,在讲课、辅导、答疑、作业、课程设计、生产实习、毕业实习、毕业设计、硕士生、博士生指导等诸多方面进行总结,用于教学效果非同一般,获得很高评价。

        老刘知书达理,生活严肃,非常传统,是一个谦谦君子。他近四十岁孤身一人,我很早时问过他,为何不成家?他答曰:不能顾己,焉能顾人?后来经朋友介绍,结识一位孤身带有两个小男孩的中学女教师,她也是南昌人,与老刘同乡。老刘很快答应,不久结为连理,妻子三人调来南京,老刘对非亲生儿子如同己出,疼爱有加,关心备至,家庭和谐幸福。我在想,不是老刘的慈爱心怀,这本来13的两家人能走到一起来吗?说来也怪,成家后的老刘像变了个人一样,被彻底“改造”,被彻底“规劝”。穿的比以前干净得体,吃的比以前丰富多样,一改过去不爱干净,不拘小节的毛病。有了爱巢,有了贤妻,心宽体胖,过去瘦得弱不禁风的身体,就像吃了发酵粉一样,迅速膨胀,大腹便便,一幅大款的富态像,变了,彻底变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和他相处多年后,即将离开南京去武汉接受新的工作。临行前他请我一个人去南京中山北路大三元餐馆,为我饯行。这次以茶代酒,边喝边吃,席间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送给我做纪念,上面写着:“故人东辞古扬州,金秋十月黄鹤楼”,我很感动,随即把他给我的纸条在空白处撕下一半,写到:“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难舍之情溢于言表。后来我多次出差南京,因公务在身,来去匆匆,只看过他一两次,现在想起来很是遗憾。

 如今斯人已去,老刘的音容笑貌不时在我面前闪现,但愿他和在凡间一样,给天上带去欢乐,带去智慧,成为一名智胜笑君。

祈祷逝去的朋友

2021.3.21

亲爱的朋友你在哪里?

不见你的身影我在追忆,

昨夜星辰淡淡离去,

黎明气氛为何这样低迷。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亲爱的朋友你在哪里?

不见你的身影我在追忆,

如今思念你的神态,

却听不到你的欢声笑语。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亲爱的朋友你在哪里?

不见你的身影我在追忆,

六十年前你我欢聚金陵,

投身职场为水文献技。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亲爱的朋友你在哪里?

不见你的身影我在追忆,

大学讲台等待你的宣讲,

你却隐形盾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亲爱的朋友你在哪里?

不见你的身影我在追忆,

你我同心协力为科技打拼,

寒来暑往三十六年情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亲爱的朋友你在哪里?

不见你的身影我在追忆,

大江上下山南海北你我共事,

不料如梦般成为过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亲爱的朋友你在哪里?

不见你的身影我在追忆,

洒泪悲歌心朝汹涌,

为你祈福花烛早已备齐。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352130-1277851.html

上一篇:圩区排涝模数计算
下一篇:诗人顾城的生死奇闻

16 檀成龙 尤明庆 张学文 刘全慧 冯大诚 梁洪泽 范振英 张晓良 徐长庆 郑永军 刘良桂 叶建军 宁利中 冯严 崔宗杰 韦四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8 17: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