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远程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ych 亦真亦善的唯美空间

博文

天文地理好风光

已有 3363 次阅读 2021-10-8 20:49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3.jpg


1


       坐在豪华的会议厅里听讲座,心心念叨的却是门外黔南的山水。第九届海峡两岸天文望远镜和仪器学术研讨会,昨天我已经听一整天了,作为过去很少接触天文学的人来说,报告内容已经是足够的精彩,让我大开了眼界。这里有世界最大单口径的五百米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世界首创的大天区面积多目标光纤光谱天文望远镜(LAMOST),还有中国空间站工程巡天望远镜(CSST),中国巨型太阳望远镜(CGST)等。每一项都投资好多个亿,展现出社会主义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也让在线的台湾学者羡慕不已,说如果不是因为疫情,他们一定要飞到现场。因为会议的地点,就位于贵州省黔南州平塘县,有一个因建造中国天眼而闻名的克度镇。在国际射电天文科学旅游文化产业园里,有一个叫星辰天缘的大酒店。

       其实会议可选三个住处,除了星辰天缘,还有光年之外。研究生们,就直接住在天文台宿舍。这是个充满东南亚风情的棕色木建筑群,底层是观测室和实验室,挂着“闲人免进”的大牌子。二楼有展厅、餐厅和值班人员宿舍。三楼窗明几净,为世界各地来做长期观测的学者,提供优良的住宿条件。至于光年之外,我也去看过,与FAST所在的大窝凼天坑很近,是与此相邻的另一个天坑。在这个著名的黔南天坑群里,大窝凼不算最大,只是符合了五百米口径要求。而在它附近20公里范围内,就有打岱河、安家峒、猫底坨、瑶人湾等10多个神秘天坑,几乎是相邻的。从大窝凼到光年之外,只隔着一公里多长的溶洞,开车穿过五颜六色的灯饰,一出洞就是光年之外。刚才在山顶还见到阳光,下到坑里就漆黑一片,头顶只几颗星星在闪,现实版的坐井观天。

       而星辰天缘相对好些,位于天坑群的出口,离FAST5公里远,开始有了手机信号。而会议的地点,就设在星辰天缘一楼,是这个五星级酒店的主会议厅。当年FAST落成,刘延东等国家领导人,还在这里主持过庆典。客房也很大,装修很上档次。昨夜入住时我没有发现,直到天亮拉开窗帘,才看见还有个阳台,摆放着两把椅子,一个茶桌。一架总高达两米的光学望远镜,高傲正对着天穹。拉开玻璃门走上阳台,看见四周是一个喀斯特地貌的山间盆地。靠近天坑群出口那面,山势巍峨很有气势,有一条小河正从峡谷中流出。而其它三面也都是山,相对要平缓些,是黔桂滇交界处的熟悉景观。独立的山峰,由近致远,绵延不绝,通向了蓝天尽头。而在浑圆的山峦之上,高大的松树已连成了松海,在此时已清晨的阳光里,托着一轮残月高悬。

8..jpg


2


       我在来之前,对FAST知之甚少,到了现场,才发现真不简单。FAST除了大,还变形灵活,而且精度苛刻。若分两部分说,就是一要控制索网系统使主反射面变形,通过松紧8895根钢索来调整4450块反射单元,让水平球面组合成不同朝向的抛物面,实现能量汇聚和天体跟踪。二是在没有刚性连接的条件下实现精确对焦,通过6座100米高塔,牵引6跟悬索先移动馈源舱位置,用舱上自带的二次聚焦系统来保证精度。要知道馈源焦点的定位精度是10毫米,变形后抛物面均方误差为5毫米,基准网和基准站的百米测距精度为2毫米。这对反射面有26万平方米,仅馈源舱重量就达30吨的庞然大物来说,确实相当不容易。说到这里,我就特别崇拜南仁东,作为总设计师,要让一个以土木钢架为主的野外大型工程,达到以机械加工才能实现的指标,承受的工程压力,可想而知。

       其实当初有多少把握?现在也无从知晓。只是FAST从2011年3月开始建造,到2015年2月反射面拼装完成,馈源还没安装。南仁东就急切地用简陋的鱼骨状天线,挂在焦点位置开始实验,居然捕获到了6500光年,来自蟹状星云的脉冲星信号,这给了工程巨大鼓舞。而到如今,FAST的灵敏度已经是全球第二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的2.5倍以上,已经能探测到137亿光年。也就是在同样的距离看我们,就能穿越回到137亿年前。迄今为止,FAST还发现了400多颗脉冲星,这一能发出超高稳定电磁脉冲的特殊星体,可望成为自然界最高精度的天文时钟而服务于国民经济。而南仁东先生却是没有等到这一天。2017年9月10号,当FAST的首次成果得到国际天文界证实时,已经是他逝世的前5天,他已转入重病监护病房。人们把喜讯及时发给他,却永远等不来回复。

       按他的话说,过去从没得过什么奖,连先进生产者都没得过。却拼尽生命的最后时光,为国家为子孙留下个大家伙。从1994年7月提出FAST工程概念开始,到2016年9月项目初步验收,整整22年。他主持项目立项、方案论证、基地选址和工程实施等过程,在贵州的大窝凼里,经历过上百次失败,承受着巨大压力,以至于积劳成疾,罹患肺癌。于2017年9月15日,在天眼即将丰硕产出,个人参评院士进入第二轮的时候,溘然长逝。一个号称从没得过奖励的人,却在身后得到了崇高的荣誉。国家连续追授他“全国创新争先”、“时代楷模”、“改革先锋”、“最美奋斗者”、“人民科学家”等荣誉。而他对这些一无所知,只记得身上的使命。正如他生前所说的:“这个东西如果有一点瑕疵,我们对不起国家和整个贵州省人民”。

2.jpg


3


       而恰恰是贵州省人民,一直记着他的贡献。天眼建设,不仅为天文学家架设了通往宇宙的窗口,也为曾经贫困的民族地区寻找到致富的钥匙。贵州省贵阳以南的三个民族自治州,世代居住着布依、苗、侗、瑶、水、毛南等少数民族,这里因高山大川阻隔造成交通闭塞,石漠化现象严重带来土地贫瘠,长期不与外界交往导致文化落后。三十多年前我曾路过这里,只有贵定、都匀、独山那条路是国道,其它都是县乡级,而惠水、平塘、罗甸三县交界,那一片隆起的喀斯特天坑,几乎就无路可行。而这一次,几乎全变了。银百高速纵向将贵阳、惠水、罗甸连到百色、南宁,可以从边阳古镇下高速,转一条专线行至天文小镇。而余安高速从遵义来,横向将平塘、罗甸连到兴义,平塘到罗甸的一段,要经过天文小镇。而正是这些路网的建设,为喀斯特地区人民脱贫致富,带来了交通上的便利。

       在豪华的会议厅里听讲座,我抑制不住想要出去走一走了,想去找我来时路上遇见过的风景,好几天都让我魂牵梦萦。我想去找那条让我怦然心动的小河,那条像牵着彩色绸带的湛蓝色的水,蜿蜒从远方的喀斯特群峰间涌出,绕过一个一个布依族人山寨,还有凤尾竹和榕树的依偎。那里一定是个宁静而干净的地方,那里没有嘈杂也没有污染,是现实中难得的世外桃源,有令人心驰神往的美丽。而在这几天,我也做足了功课,知道那个地方叫大小井,就在距这不到20公里的地方。我还知道那条彩河也曾经是条暗河,从贵阳的花溪就流入到地下,流过了惠水、平塘和罗甸交界处的大山,溶蚀出打岱河、安家峒和道坨等著名天坑。这个号称亚洲最长的地下河体系,是在潜流100多公里后,在大小井的山下,突然奔涌而出,随即滋养出一个一个,像桂林山水一样的多民族村寨。

       我还知道黔南的秋色特别靓丽,黔南的好花红曲调还特别优美。此时到处都是晴朗天空,湛蓝色的河流。到处都有金黄稻田,丰收后的草垛。无数个家园都飘着米香,飘着黄昏的炊烟。不少的村寨都响过铜鼓,响过水车的吱呀。而这,就是我三十年前经常要走的路,我在这山里,享受过一路顺风的畅意。我曾无数次路过此地奔赴广东广西,一次一次是为挣脱大山的羁绊。跟着我们的军工厂,进行过不知多少次,军转民的突围。或者去肇庆、湛江开窗口,或者到天峨、巴马装天线。说不完悲欢离合,道不尽甜酸苦辣。而让我一次一次,从失意中坚强起来的,也许就是这公路边的松林,一路上总在向我招手,给了我行程中的安慰。在一个个黎明,一次次黄昏,一回回闪现在通宵坐车的睡梦里。或上玄月,或下弦月,又总在醒来时挂上松林之顶。而正是这些松月,为我们指明了青春的方向,却也让错过,无数次美丽的邂逅。

12.jpg


4


         赶路时偶然回头/让我窥见了你/从一棵榕树的枝蔓缝里/露出的娇容。

         惹我怦然心动/不意放慢脚步/在你殷切眼神的注视中/变得心事重重。

         我也想小河淌水/想月光初上的木楼/听布衣山寨铜鼓响起/和你悠扬地对歌。

         我也盼山间铃响/盼马帮从驿站经过/相约同去那香草路上/采摘美丽的传说。

         而黔南峡谷的风/挟持我匆匆走开/说这少年的清晨/应该惦记着赶路。


10.jpg

 (完)

2021年10月8日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227666-1307229.html

上一篇:初到内蒙
下一篇:我的清华情缘
收藏 IP: 223.86.179.*| 热度|

12 张晓良 苏德辰 郑永军 刁承泰 杨卫东 孙颉 尤明庆 范振英 刘钢 韦四江 杜占池 刘秀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5 03: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