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F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AMEF 致力于医学教育,关注大众健康

博文

食管粘膜阻抗可以区分胃食管反流和反流性食管炎

已有 1159 次阅读 2021-2-1 06:36 |个人分类:医学技术|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食管粘膜阻抗可以区分胃食管反流和反流性食管炎

因为嗜酸性粒细胞性食管炎(EoE)与GERD的症状和组织学特征有重叠,对诊断是一个挑战。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院胃肠、肝脏和营养科的Choksi等人使用食管粘膜阻抗检查设备,配合内镜检查期间测量上皮完整性和粘膜阻抗。通过对食管不同阶段的粘膜阻抗做定量化测量,探讨有无GERD患者与有EoE患者的鉴别模式,并以组织学检查结果为参考,确定粘膜阻抗值和模式是否足以鉴别有EoE患者。他们回顾性分析了2012-2014年间对91名上消化道症状患者的GERD和EoE的诊断结果。在第一次内窥镜检查中,在距乳突交界处2、5和10厘米处测量粘膜阻抗。动态pH试验证实GERD,活检组织学分析证实EoE。然后,使用统计模型确定食管沿线(10厘米、5厘米和2厘米)与GERD和EoE相关的粘膜阻抗模式。从2015年到2016年,他们在49名接受选择性上消化道内镜检查的吞咽困难患者的前瞻性队列中验证了他们以前的发现,测试了粘膜阻抗模式识别有无EoE患者的作用。结果,他们发现EoE患者有一个独特的食管粘膜阻抗模式,沿食管轴的值较低。在5cm处进行食管粘膜阻抗测量,可区分粘膜正常与异常的患者,敏感性为83%,特异性为79%,EoE与GERD的患者,敏感性为84%,特异性为70%;这些测量区分了6种测量中准确度最高的患者群体。在验证研究中,一个使用食管粘膜阻抗模式的评分者以100%的敏感性和96%的特异性确定了EoE患者。他们的发现验证了一种沿着食管的粘膜阻抗模式,这种模式可以鉴别EoE患者与正常粘膜或GERD患者,这种检查技术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和特异性(Choksi, et al. 2018.)。

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中心胃肠、肝病和营养科的Patel和Vaezi在他们的综述文章中总结了直接测量食管粘膜阻抗在食管疾病评估和治疗中的应用。文章中说最近的研究发现食管多通道腔内阻抗(食管阻抗-pH)监测被认为是GERD最敏感的检测方法,食管阻抗-pH检查受日常变化的影响,但最近的研究表明未能建立可靠的阻抗参数来预测外科和内科GERD治疗的疗效。最近,一种可以通过内镜工作通道测量食管上皮传导率的食管粘膜阻抗装置检查食管粘膜阻抗可以作为慢性GERD的标志物。在几秒钟内就可以获得的食管粘膜阻抗值,食管粘膜阻抗的数值与上皮屏障功能障碍的组织学表现相关,通过有效治疗恢复正常,并显示出诊断嗜酸性粒细胞性食管炎和将其与GERD区分。食管粘膜阻抗可在内镜下迅速鉴别食管病变,并可监测GERD和嗜酸细胞性食管炎的治疗反应(Patel and Vaezi. 2017.)。

范德比尔特医疗中心的Barrett等人在综述文章“粘膜阻抗:诊断胃食管反流病和嗜酸性粒细胞性食管炎的新方法”介绍食管粘膜阻抗技术是一种在内镜检查中实时检测上皮完整性的新技术, 并描述了食管粘膜阻抗与传统诊断试验相比的优缺点。研究表明GERD和EoE有不同的食管粘膜阻抗模式,并且医生在内镜检查时只需增加最少的时间就可以准确地诊断和区分这两种类型的疾病。食管粘膜阻抗还可以评估GERD和EoE的治疗反应,并可用于诊断食管外反流症状患者的GERD。粘膜阻抗检测是GERD和EoE诊断的重要进展。未来的研究计划评估粘膜阻抗是否可以作为EoE的治疗终点,以及是否可以用于预测抗反流手术的反应(Barrett, et al. 2018.)。

台湾慈济医学基金会花莲慈济医院医学部、台湾花莲慈济大学医学科学研究所和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中心联合发表文章总结食管粘膜阻抗试验在食管疾病评估和治疗中的应用。是和粘膜阻抗检测是一个微创和简单的通过内镜手术进行的检查方法,可以在几秒钟内快速导出粘膜阻抗值,而无需使用令人不适的过夜pH阻抗导管。食管粘膜阻抗值与上皮屏障功能障碍的组织学表现相关,通过有效治疗使其正常化,这项技术可以把GERD与嗜酸性食管炎和非GERD疾病区分,不仅可以作为诊断GERD的重要工具,而且可以作为预测治疗反应的方法,指导临床困难情况下的治疗(Lei, et al. 2019.)。

3、食管粘膜阻抗技术可以诊断嗜酸性粒细胞性食管炎

在嗜酸性粒细胞性食管炎(Eosinophilic Esophagitis, EoE)中,诊断试验有助于确定病理生理后果和准确检测疾病。EoE内镜参考评分(EoE Endoscopic Reference Score,EREFS)对内镜下确定的食管EoE的五个主要特征(水肿、食管环、渗出物、皱纹和狭窄)的严重程度进行分类和分级。EoE内镜参考评分可用于评估疾病的严重程度和作为治疗反应的客观结果。pH监测可确定食管酸暴露的异常程度,这是胃食管反流病的特征。然而,酸反流的存在并不意味着反流与食管嗜酸性粒细胞增多有关。食管测压不能显示这些特征性异常,其敏感性足以使其在临床上具有诊断价值。另一方面,食管加压和纵向肌肉功能障碍的测压特征可能有助于鉴别EoE的重要病理生理后果。食管阻抗测试显示,与上皮细胞通透性增加相关的基线粘膜阻抗增加。粘膜完整性的降低可能使变应原进入抗原提呈细胞,作为EoE发病的早期事件。功能性管腔阻抗探头(functional lu食管粘膜阻抗nal impedance probe,FLIP)可定量评估食管壁顺应性,这是EoE重塑的生理学相关因素。使用功能性管腔阻抗探头的研究表明,EoE食管扩张性降低与食物嵌塞风险的重要结果相关。最后,共焦内窥镜、多光子荧光显微镜和新的嗜酸性粒细胞增强造影剂是新兴的方法,可以在体内观察食管嗜酸性粒细胞炎症,从而提高对这一新兴疾病的检测和理解(Hirano, et al. 2014.)。

4、食管粘膜阻抗检查鉴别小儿活动性和非活动性嗜酸性食管炎

嗜酸性食管炎(EoE)也是一种儿童慢性疾病,需要持续评估疾病活动,包括反复镇静、内镜检查和活检分析。初步数据表明,内镜引导下粘膜阻抗可有效地用于GERD和EoE的儿童人群,因为研究人员看到儿童的模式与成人相同。Lowry研究了粘膜阻抗测量是否可以用于监测小儿EoE患者的疾病活动。他们测量了1-18岁儿童食管3个部位的粘膜阻抗,其中32名为活动性食管炎,10名为非活动性食管炎,32名非糜烂性反流病(NERD),53名有症状但组织学分析正常的儿童(对照组),在美国范德比尔特儿童胃肠病门诊接受常规食管胃十二指肠镜检查。病理学家根据常规检查方案复查活检,确定嗜酸性粒细胞密度,并按顺序视觉分级海绵状血管。比较患者组内的粘膜阻抗测量值。主要结果是粘膜阻抗测量与疾病活动性的相关性,根据海绵状血管病变的严重程度和嗜酸性粒细胞计数。结果发现在鳞状柱状结上方2、5和10cm处活动性EoE患者的粘膜阻抗测量值(中值分别为1069、1368和1707)明显低于非活动性EoE患者(中值分别为3663、3657和4494)、NERD患者(中值2754、3243和4387),与对照组(中位数分别为3091、3760和4509)(与活动性EoE患者相比,P<0.001)。粘膜阻抗测量值与嗜酸性粒细胞计数(P<0.001)和海绵状血管病变严重程度(P<0.001)呈负相关。这项研究表明食管粘膜阻抗测量可提供儿童粘膜炎症的即时信息。活动性EoE患者的粘膜阻抗值明显低于非活动性EoE、NERD或对照组;粘膜阻抗测量值与嗜酸性粒细胞计数和海绵状血管病变严重程度呈负相关。粘膜阻抗法是一种快速、微创的检测小儿EoE活性的方法,可以降低疾病监测的成本和风险(Lowry, et al. 2018.)。

    食管粘膜阻抗研究的下一步是需要确定粘膜阻抗在难治性GERD和EoE患者中的作用。有许多病人有难治性症状,在其中许多病人中,GERD不是引起这些症状的原因。内镜引导下粘膜阻抗可以证明症状是否与胃食管反流病有关,以节省时间,防止需要更多的测试。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儿科人群的内镜引导下粘膜阻抗,以及完善EoE疗法,并确定粘膜阻抗与疾病模式的契合点。EoE的一个挑战是它是一种斑片状疾病,所以也许这个测试将有助于消除活检的需要(Vaezi. 2016.)。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213094-1269962.html

上一篇:GERD和食管粘膜阻抗检查的Meta分析
下一篇:[转载]食管粘膜阻抗技术参考文献
收藏 IP: 107.192.6.*|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29 04: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