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圆梦
热度 1 陆仲绩 2022-2-5 09:19
啊……啊…… 嘴巴张得好大,张得大大的,头微微上仰,还被要求张得更大些,着实有些累了。啊……啊……还要张得更大,撑得有点累了。 撑累了,难过了,撑不住了,不禁倔倔地摇摇头,却惺忪地醒了。睁开眼,周围黑黝黝的一片,垂下的厚厚窗帘布,扭扭摆摆缝隙处露出一条光亮…… ...
2504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能不忆江南?
热度 2 陆仲绩 2022-1-30 14:17
我的故乡在镇海城的东北角。 唐宋时代,就开始建制集镇,与海外通航经商。北边是由西向东的凤凰山,南面是息云山和岚山,东有“澥浦山(泥螺山)、巴子山、棋盘山、走马堂四岛礁”遮风,小镇被凤凰和息云二山脉所荫掩,船只蜿蜒进港时,犹如投怀入抱、一路渐入佳境。 纵横交叉的小巷,由北街与老 ...
5839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祝福
热度 1 陆仲绩 2022-1-26 10:56
2022年,在淅淅沥沥的雨丝中,悄然而至。 往年的日子,总得为生活不断地忙碌,生怕慢一点就会跟不上别人。过年,就成了一个给自己放个假,把绷紧的弦松下来的假期。如今,惬意、轻快的日子回来了,告别逝去的一年,意味着又一新生活的开始。 在过去的一年里,有好多位熟悉或熟识的青年才俊朋友, ...
4680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喝粥(再续)
热度 1 陆仲绩 2022-1-24 10:25
喝粥,喝了几顿,半饥不饱。没让饿肚子,那是不忍,要对自己下手,毕竟还是难受的。 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可这腹泻就是制止了,也是软绵绵的无力感,那还不都是没有吃饱惹的。人显然瘦了不少,最明显的是皮带勾子短了一节,那是看得见的硬指标。 如今,球照打、泳照游……想干嘛就去干嘛。想来, ...
4752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喝粥(续)
热度 1 陆仲绩 2022-1-19 16:04
喝了几天粥,吃得有些寡淡有些委屈,想着只要能尽快止泻,也就坚持了。 坚持是需要基础的。虽说白粥红腐,看似清淡怡情,可没有多少营养摄入,几顿下来,生理上机体供需功能不平衡,显得萎靡不振,无精打采。想想爸妈他(她)们这辈人是如何象熬粥一样熬过这么漫长的年代,想到这里,怎不令人要比对当今当爹娘的 ...
4094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喝粥
热度 2 陆仲绩 2022-1-18 08:38
着凉了,腹泻。疫情期间,不愿去医院。按照一位医生朋友所说,喝粥。 也是有好多日子没有喝粥了,偶尔吃碗粥,就像平平静静生活中添了一份平常不过内容,却有些养生的新鲜感。 老伴要淘米,另起炉灶烧粥,未免有些小题大做。饭锅里撩一块饭块,放少许几勺水,放在炉子上再烧一烧、闷一闷,就可以了。如今家里 ...
3994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大饼油条豆腐浆
热度 3 陆仲绩 2022-1-1 08:04
十字路口拐弯处,凹在一家菜场的门口,无意间发现一家有挂着做“油条”招牌的小店,印象中这还应该是连锁的一家店铺。“大饼油条”当属江南一带的市井名点小吃,二者堪称完美,再加一碗滚烫的豆浆,锦上添花无疑。别人是望梅生津,那一刻,则是望字生津,久违了,孩儿时的味道,中年人的思念,如今依旧不舍的慰藉, ...
3747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3
今夜北方飘着雪花
热度 2 陆仲绩 2021-12-18 11:07
夜色朦胧,寂静无声。远处不时有汽车驶过时亮着的光带,象萤火虫似的匆匆留下一道怆然。万家灯火阑珊映影处,极目无垠远处夜空比树梢还低。说冷空气正在南下,冷飕飕,阴沉沉的,暮色夜空中雾气蒙蒙的月色与人向对而视,仿佛在酝酿着年末的一场雪。想着白天夕阳下最后的一抹醉红,平添了几 ...
6291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2
还是那碗八宝饭
热度 4 陆仲绩 2021-12-13 10:25
过些天就是冬至了。这些天,时常会有些走神,心里总会惦记着,疫情防控期间,今年的冬至能到乡下去祭扫吗。 逛超市时,老伴在旁边问一句,买点啥,过些天想吃点啥?随口就说了一句“八宝饭”。就这个?是的,还是那碗八宝饭。 喜欢八宝饭,本来应该不是与生俱来的喜欢,要知道,在那个长身体的时候,要吃 ...
3786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4
唱歌去……
热度 2 陆仲绩 2021-12-6 07:58
“小妹,过来,把汤去热一热!” 熙熙攘攘的饭店大堂里,远远传来一高亢的吼声,“嗨威”。声音是有穿透性的,犹如众多渔船靠泊港湾,挤在一起,一船一船的炊烟初升,生火煮饭后正窃窃私语,忽如有一惊雷乍起,可不一会就平静下来,沸沸扬扬的海面依旧波澜不惊,弥漫起市井的安详、温馨。 “ ...
2730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1 07: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