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浦江水 浪打浪
陆仲绩 2020-5-9 09:35
疫情,看来已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憋得很久的人们开始慢慢在走动起来。 这不,微信里又加了位寻踪而来曾共过事的一线老总,也有正活跃在创业期的青年才俊邀约去坐坐、看看、聊聊,有的还附上公司位置图,诚意满满。一个退休老头,本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趴在沙滩上”的型,如今,后浪不仅威猛还这么客气, ...
12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感谢上帝,不用谢我”
陆仲绩 2020-5-3 20:31
宅家的慵懒期间,生活中,一块块原先不同时空的变幻情景剧就象被塞入了一长串刻意要消磨掉呆板、乏味的时光隧道。不经意在自传体的电影《钢琴家》镜头前,和着几段时而委婉的压抑时而靓丽的激亢,乐曲唤起了沉寂多时的兴奋,听觉和心灵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刺激。 因为喜欢,又回复看了一些情节,又借助身边的互 ...
1438 次阅读|没有评论
面向未来:从商品和服务的分工到信息和价值观的合作
陆仲绩 2020-4-29 09:46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人们意识到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不堪一击。其实,人类的历史即是与瘟疫共生共存的历史,“事在人为”,瘟疫固然可恶,但只要应对措施得当,都将被控制、消匿起来。人类与瘟疫之间的相伴相处,都将在敬畏中重新与自然回归和谐,自 ...
1043 次阅读|没有评论
多维世界和“单向度的人”
陆仲绩 2020-3-23 13:20
世界是五彩的,也是多维度的。世间万物真假难辨,多一个维度看世界,看到的世界就会完全不同,或更加缤纷绚丽或更加妩媚多姿,总之,精彩夺人眼球。 20世纪60年代,以自动化技术为标志的工业革命,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社会经济、政治、文化领域的变革,同时也影响了人类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这一制度的生产 ...
2100 次阅读|没有评论
“病毒”有轮回,老天放过谁
陆仲绩 2020-3-17 17:20
2003年,正值SARS肆虐横行时,满嘴板蓝根的味道,周围是刺鼻的醋味。办公室的窗外,熙熙攘攘嘈嘈杂杂的徐家汇天桥和广场,空空荡荡的,恍如换了场景,现在想来还是心有些余悸。 有一位熟识的老师,杨工却没有这样担心,还会笑我有些神经过敏。说他小时候在福建老家养鸡,发生鸡瘟时,一大批一大批的鸡不明不 ...
1376 次阅读|没有评论
你最美!戴着口罩唱歌的人
陆仲绩 2020-3-13 13:54
天也哭了,哭得凄厉,哭得缠绵…… 昨夜起就下着雨,依然绵绵不断,没有要停的样子。长歌当哭,唯有此时。 我一直不喜欢戴口罩,年轻时,下乡劳动挑猪榭,田地喷洒农药……都不戴;只有在厂里喷油漆味道呛,冬天上早班寒风凛冽……才戴。人少时戴,人多不戴,一怕被人说成是资产阶级思想作风作怪,二 ...
2165 次阅读|没有评论
点赞!中国的女人们!
陆仲绩 2020-3-7 16:17
闲来无事,宅得无聊。 看惊悚片《真相至上》以打发午后慵懒时光,泡一杯浓茶提神,时不时瞄上一眼,却在不经意间被女主人公的一席话所打动: “一个男人离开了家庭去监狱里保护原则,他们以他的名字来命名公休日;一个男人离开了他的孩子去打一场战争,然后他们为他竖了一个纪念碑。一个女人做了同样的事情她 ...
1176 次阅读|没有评论
鼓风之花
陆仲绩 2020-2-25 14:21
窗台上扦插的月季花,居然活了。刚插的时候,老伴不看好,自个也没啥信心,一月初的日子,那时候还比较冷,有些阴冷,用塑料袋把它包起来,形成了一个简易的保暖棚。 又到了抽枝发芽的时节,望着萌发出殷红色叶芽的枝条,还不止一株,有五六株呢,有些欣喜,但这些都窝在一个盆里,能行吗?这是从鼓风机厂采 ...
1238 次阅读|没有评论
麻雀
热度 1 陆仲绩 2020-2-23 17:19
放在窗台上的一盆小小福榕树,四季常青,根粗叶繁,独木盆中成林,已经有几年了。老伴用铅丝正在“拗”造型,初春的阳光罩在上面,暖暖的,有些做作还算自然,养人眼球。树根瘤旁挣出一根纤细、瘦长的太阳花,上端如同麦穗似的一丛,嫩红带绿,不依附,倔强地伸着身板向盆外张扬。 这株太阳花是“雀雀”给种 ...
2094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一个有趣味的人
陆仲绩 2020-2-20 13:21
疫情肆虐,人们的眼光莫不聚集到生命的“诺亚方舟”---上海疾控中心的医院。 第一次听说这家医院,是杨工在那里打电话时告诉我的。那时候,杨工病了,病得很重,后来住院了,但不让我去看他。问他在什么地方,逗趣地说,这个地方就像基地,周围没有居民没有公交;这个地方就像宫殿,一流的仪器设备应有尽有;这 ...
4998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4 09: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