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一锅菜泡饭

已有 1613 次阅读 2021-11-4 17:0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微信图片_20211104170207.jpg

与友去地铁站,正逢饭点,便顺势拐进附近商场。寻一家小吃馆,嫌店堂嘈杂,在店门口围桌坐了下来。

七零八落,断断续续的端上脆脆的春卷、柔柔的小笼……也算“清爽别致”,随着端上一古朴的小铜锅,底下衬一浅浅小圆草编垫子,弯弯的二小耳提。比碗大,比盆小,锅里满满混混沌沌的一汪浅浅的汤水,袅袅的冒着徐徐热气。似汤非汤,似菜非菜,似饭非饭。端详间,在平平常常的日子添了一把好奇的新鲜,顿时来了精神。

用筷子撩一下,夹起几粒米粒和一只粉色小虾米,换用调羹兜底撩起,联米粒带水一起,滴滴答答的,撩动起汤水,带着淡淡焦甜和着稻米的清香。“菜泡饭”。一锅菜泡饭,热气腾腾的汤汤水水,米粒清晰带韧而不烂,米汤混浓带甘甜而不浊。难得的,看到饭粒里还夹着锅巴的碎粒,就像大灶头的锅子里刚起的大片锅巴被扳成碎裂粒,脆而不糊,嚼碎间酥酥咯迸出一缕缕焦香。与以往的菜泡饭不同,没有翠绿的菜蔬作为点缀,只是以几只粉色虾米在“我中有你我非你,你中有我你非我”的一精致铜锅中混得一席之地。

有人考证,泡饭的历史很早,比上海开埠还早,而且起源应该在宁波。五代十国的南唐,有个叫刘崇远写的《金华子杂编》,就有记载:“郑渗姊谓弟曰:‘我未及餐,尔可且点心。’止于水饭数匙。”那时候,泡饭应该叫“水饭”。泡饭后来成为上海人渐渐养成的习惯,头天剩下的米饭,用开水淘一道,不行再泡一遍,既快又省力,适应忙活救急的需要。宁波人下饭的菜称为“下饭”,用隔天剩下的“下饭”更方便、节俭,“泡饭”不必用水烧,而“菜泡饭”则一般都要上炉子烧一烧,在热水里的急火中沸腾一阵,菜也热了,米也软了,伴着滚烫的汤水,就像苏州人的“奥灶面”,北方人的“全家福”,温暖而亲切的犒劳一天的劳顿。

雅致无华,盛着带着点寒酸名声的菜泡饭,在繁华商场的走道旁,也算是给精明的上海人开了眼界,有如此的依恋,却毫不怯场。这让人想到好多年前的那碗菜泡饭:港商陈先生要回去了,为表示谢意,一定要好好请吃一顿饭。于是一行人匆匆从静安寺附近的希尔顿饭店出发,绕道直奔外滩附近的“老正兴”。为什么挑选这家店,据同行的朋友说,大概是陈先生的老爸在被老蒋受用前,就在这里开始发迹的吧。觥筹交错后,打包几道小菜,外加一碗菜泡饭,倒在小心翼翼的从身边拿出准备好的饭盒里,赶在晚上能让老母亲吃上尚热的菜泡饭。来一碗菜泡饭,惦念的是从小到大孵化成就的情怀,抑或是寻之不得的怅然。拳拳孝心,此物可了。

常吃菜泡饭,菜泡饭应该是通常宁波人家一道绕不过去的特色。到了上海,阿爸自己喜欢菜泡饭,可看我也喜欢,却会在一旁敲木鱼“热饭冷水淘,阿爸郎中医不好”,汤汤水水,呼呼噜噜就下去,确实是个问题;姆妈看我喜欢,会有意把下酒的油酥黄鲒烤给我留一份,做“过泡饭”小菜带回家,隔天的黄鲒烤不如现煎的脆酥,可略带韧劲的吃口,绝对是早上吃“菜泡饭”时相伴的不二选择……那时候,早上吃“泡饭”的多,早上“下饭”的菜常用酱黄瓜、咸菜和泥螺之类的,老家的阿姑知道我好这一口,还曾特意寄来自己加工的“咸烤虾”,那个滋味了得,为此特意安排几天早起就是吃“泡饭”。既解馋又勾起对故乡的思念。“故乡容不下肉身,他乡留不住灵魂”。味蕾是人生初期养成的一种口味喜好,渐渐地,却成了一种特别的情愫。

……

不经意间,在城市的某个拐角处,遇到了原本以为消逝的岁月,期待更有滋味的未来要来的时光。

昨夜意未尽,再来一锅否?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185605-1310939.html

上一篇:强强
下一篇:枫叶染红的时节

14 郑永军 李宏翰 帅凌鹰 张晓良 宁利中 尤明庆 刘钢 文端智 杜占池 冯新 李学宽 孙颉 李东风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8 06: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