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强强

已有 1551 次阅读 2021-10-28 10:1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a7295e45gy1grxyryz7ctj20or0fp0ux.jpg

张强,大学时偶尔会有人喊他:强强。每当那个时候,他总会转过身,露出招牌式的微笑,认认真真地看着你。

我们是上海科学技术大学的同学,末代“工农兵学生”。那个时候,老师刚刚一身轻松,所以愿意教、敢于管,可把我们这些原先“野”在外面,多年不读书的年轻人给整的,现在想来,受益匪浅。张强一身运动员的好皮囊、好喜欢,清秀、俊朗,为了这赶上的好时光,也跟着我们一起去阶梯教室、图书馆……占位子。

我们常是三人一起行动,小缪、张强,还有我,一人先行,到了那里,三本书一字摆开,算是这位子就是有主了。小缪最聪明,常被人叫去当“小老师”辅导别人,张强最认真、刻苦,去占位的机会要多些,一旦坐定就可以不挪屁股。我则有些懒,还有些馋,没到点的时候就早早回寝室,赶在熄灯前吃四块“梳打饼干”,说是“养胃”,不然在他们面前真有些不好意思,常常是躺在床上,能听到对门的他们回来的声音。也正是这个习惯和努力,二位早早就“修成正果”:一位是货真价实的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一位是上海滩第一批“国产”的MBA学员。与他们在一起的经历,哪怕以后不在一起的日子,都会有一种激励,就像有一首歌里所唱的“YOU RAISE ME UP”。他们的鼓励,使我超越了自我。

大学毕业以后,我们各自东西,碰头的机会并不多,哪怕张强在交大读MBA,我在徐家汇上班。那年,我到香港培训回来,去过他在黄兴路的家,没有碰上,以后他给我一张他儿子的照片,这次我搬家的时候,整理时还看到。虽说没有见上面,可有一次我们通了个把小时的电话。那次,已经很晚了,我的手机铃响了,是张强的。听筒里只听得他与妻子说话声音,我在这一端大声呼喊都没有回音,可能他是在无意中按了通话键。应该是刚回到家,一身疲惫,絮絮叨叨的在说一天里遇到烦心烦恼的事情。听得见旁边有锅碗瓢盆的声音,和他妻子柔声细气的话语声。没有埋怨、没有附和,好像是“循循善诱”的在安抚。知道他很辛苦,可一贯的好脾气好人缘,也有不顺心的时候,遇到这样的妻子,也真是张强的福气。后来我与他说起这事,他都笑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满足、得意,幸福感满满。

记得那年学校开运动会,要搞一场环嘉定城的长跑。没有打算参加,趁着不上课,中午时分吃的“肚饱气涨”,没想到被拉去上阵充数去了。一声令响,刚出南门肚子就不舒服,痛的厉害,可也坚持住了。回到寝室刚躺下就大口大口的吐,鲜血和中午的面食,同学用洗脸盆接着,以后又扶我到医务室。再回到寝室,闻讯而来的同学和老师,齐排排站了一长溜,少有人说话,唯独张强请我“吃排头”,说是就不该去。转眼间,他与立兄匆匆赶到嘉定城中觅得二罐“炼乳”回来,一罐当场吃,还有一罐临睡时吃。“炼乳”是个好东西,那个时候是个稀罕物,铝合金似的包装更是少见。第二天起床,就骑着自行车回上海了,一是怕家里担心,二是年轻也无大碍,同学老师的关爱,有如神助。以后,碰到张强,他还特意多次提起过,询问近来的“胃”,有无大碍。难得有强强这样的朋友一如既往的关心。

……

前些日子,还与小缪说起我们三人要碰个头,好好聚一聚,总以为来日方长,被一些琐事耽搁了,想不到今天听到这消息,顿时懵住了。好多事,不能拖,英年早逝,多可惜。

“享年65岁”。一个好人缘的人,一个好脾气的人,一个好体魄的人,一个好家庭的人……应该是一百岁才是。

生命是脆弱的,在不经意的一瘸之间……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185605-1309819.html

上一篇:现实与虚拟
下一篇:一锅菜泡饭

13 尤明庆 孙颉 李宏翰 武夷山 信忠保 杜占池 郑永军 杨正瓴 李学宽 宁利中 张晓良 马鸣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9 22: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