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那年的那只羊腿

已有 1850 次阅读 2020-12-10 10:3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u=2317770548,3723657832&fm=26&gp=0.jpg

秋风萧瑟,又到了贴秋膘、吃羊肉的日子了。

网上下单后,羊肉就在路上了。盘算着到时候羊肉怎么个烧法,怎么个吃法,念叨着“秦烹惟羊羹,陇馔有熊腊。念为儿童岁,屈指已成昔。”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年的那只羊腿……

那年,随厂里慰问团在崇明岛看望学农劳动的青工,结束时请假拐个弯去看望被分配在崇明农场的妹妹。她事前也不知道我会过去,可人缘好,居然把场里安排分发的年货给提前取来了。二只大金瓜,还有一只羊腿,清晨临走时,连队的同事还说,你哥来一次不容易,匆匆出门从地里刨来二棵很大很大的大白菜,每颗约摸要十多斤重。

年货到了,过年的欢快也就来了。转眼间,一只金瓜和一颗白菜被姆妈送了人,羊腿也分得只有一块了。没有冰箱,羊肉就得先烧起来,不然时间一长羊肉要坏的,浓油赤酱的一大碗,露出星星点点的暗红白骨,也没有太多配料,就等着到时候再抓一把青翠的大蒜叶一撒,得勒。姆妈隔个把天,都得把红烧羊肉拿出来,放在煤球炉上热一热,烧的次数多了,时间长了,羊肉酥的如同苏轼所说的羊羹。每次热的时间不会太长,可就那段时光,二家人家合用的整个灶间都会弥漫着羊肉的膻香味。随着热气的弥漫,满屋子的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羊肉味,十分撩人,让人垂涎欲滴。

羊肉,可以算得上是当时的稀罕物了,自然是过年饭桌上的一道重头戏。这碗羊肉,无疑增添了过年的喜气,端进端出,也增添了全家团聚的盼头,等着一年一度的那一刻。有了这碗羊肉,年就更显得有滋有味,也盼着新的一年,日子能有色有声起来。

……

那一年,隔壁毛毛阿爸刚从外地回家,要过年了,也在施展他的手艺。一个南方人在北方待了些日子,带来了北方人的做派,煮了一锅红烧猪肉和鸡蛋。肉是大块大块的,切的比鸡蛋还要大,“毕其功于一役”,全家过年所配给供应的肉和蛋几乎都在这一锅。那豪爽、那大气,霎那间横扫整个楼面的内敛含蓄气,猪肉香气充满整个楼道,令人啧啧称食。有一天,毛毛阿爸在灶间里叫了起来,锅里少了一层,数一数,肉少了三块,蛋少了一只,寻根溯源,是毛毛带来的小朋友吃的,呜呼哀哉,挡不住的诱惑,足以吃饱得撑了,又能怪谁呢?

毛毛立时三刻被他阿爸拉去,眼看要吃了一顿“竹笋烤肉”,被阿爸出来拦住了,姆妈在一旁也在劝说“小孩还小,又不是他吃的,以后当心点就好了。”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无奈啊,原先想烧一锅特色“佛跳墙”,邻里之间既能互通有无,又能炫一把手艺,想不到菩萨没有来,却先来了一个“梁上君子”,演了一场“活(宝)跳墙”。灶间里搭舞台打擂台,想不到居然被这小子放了一把水。

……

一道美食,一段时光,串起了一个实现价值和美好的梦。

恍如隔世……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61878.html

上一篇:怜爱
下一篇:故乡的小巷

20 郑永军 鲍海飞 刁承泰 尤明庆 王从彦 宁利中 张晓良 刘炜 李学宽 孙颉 贺玖成 范振英 夏炎 郑强 冯大诚 朱晓刚 张叔勇 武夷山 段含明 杜占池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07: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