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C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MCheng

博文

英文期刊《出版研究》(Publishing Research)创刊了! 精选

已有 8081 次阅读 2022-4-4 10:29 |个人分类:杂志|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自从2012年夏天开始筹备创办第一本英文期刊《园艺研究》至今差不多10年了。刚开始,为南农创办一本专业领域期刊,从全职做研究成为兼职做主编,再到创办第二本和第三本国际期刊,自己开始对出版相关的方方面面主动和被动地学习参与;和国际出版商也有了不少接触;对国内学术评价、学术生态、学术导向、政策和法律也发表一些一己之见。从2020年年底成立Maximum Academic Press(MAP)以来,将主要精力转到编辑和出版领域,发现国内拥有的SSCI期比SCI期刊更是少很多倍!文科领域的“行情和常常主动或被动地传到我的耳里:文科领域的各种焦虑、各种特色、“南大核心”,发文难、一般大学的社科版学报的拒稿率高达95-98%。希望能帮助国内文科领域的学者“排忧解难”,希望能创办一批未来能进入SSCI的学术期刊。既然身在出版界,也就开始做和参与一些正式的“出版研究”,包括尹欢发表的《中国科技期刊研究》文章。关于出版业还是有很多方面是值得研究的。Publishing Research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创办的。

有人总是说,文科的中国特色非常明显,大家都认“南大核心”,但中文在国际交流中还是有明显“短板”。对很多文科学科,还是具有国际共同属性,也还是需要国际交流。出版就是这样一个小领域。也需要有我们自己的出版研究英文期刊,这样可以方便和国际同行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国际出版学和出版行业和与之相关联领域的研究。

这是MAP出版的第一本文科类期刊,也是一个新的模式,学者在出版社平台合作办刊。所以对我来说,比创办其他自然科学的期刊更加兴奋,更加期待,更期待能成功。

创办出版研究的幕后故事:认识张志强老师

记得2018年在苏州开江苏省期刊领域会议,在会上听到张老师做报告,才知道张老师,让我记得最清楚的头衔是“南京大学教授、出版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哈佛大学博士后”,一个出版学术界家喻户晓的学者!但那次会议后加了微信,但没有能多聊。此后我回了美国。直到去年回来后在郑晓南南理事长主持的“社会资本促进中国新兴出版平台高速发展”的研讨会(2021年8月20日,原来计划线下,后改成线上)上再次同台做报告。我微信跟张老师说我想创办一本有关出版研究的期刊,结果张老师“也正有此意”!真是太好了!后来因为疫情、出差等,直到9月3号才约了在南京京西宾馆米兰厅一起见面,我和尹欢一起去。坐下来寒暄后,张老师从包里拿出一张纸,上面列了一本期刊的最“核心”内容:刊载范围,部分国际编委,说几年前就在准备了。所以说是一拍即合!真有相见恨晚之感!后面就对期刊的细节做了很多商定。去年年底正式完成策划,决定创刊。3月中旬,张老师写好了发刊词,后经过几轮修改,选了2022年3月30日这个好日子正式上线。从下午大约三点将创刊词导入系统,排版、校对,到晚上9:20上线,6个多小时!《出版研究》英文版正式开张了!

出版对于人类的功能远远超越了一般产业和学术的范畴。他是记录人类文明史的重要载体。从隋唐开始的木板刻字(古老印刷)开始,到西方的现代印刷,出版急速加快了人类知识的积累、思想的传播和教育和科技发展,促进了全人类的现代文明,也使出版成为一个专门产业和职业。尽管全球的出版产业GDP可能还不如一家超大电子公司,从业人员也相对有限,但对社会的效应不能仅仅以GDP来衡量,这也是为什么学术期刊在国内更强调其社会效益,而不仅仅是经济效益。

出版从古至今,已从著书立说,到500年前的开始的连续出版的期刊,发展到现今的各类电子出版。当今的出版行业正面临各种挑战。读者的传统阅读纸质书刊的习惯转向在线阅读电子版的改变驱使了出版方式也从纸质向电子出版转变,从而冲击传统出版模式。不仅出版技术在快速更新,出版可以即时出版和发表。学术期刊也从传统的订阅型向开放获取型转变,这一商业模式的改变不仅颠覆了传统的版权和内容拥有定式,也将改变人类文明的路径,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因为他们将能够免费获取科技知识。传统的同行评审受到几乎没有同行评审的预印本出版的挑战。传统的大型出版商也受到成千上万的小型出版平台的挑战,这得益于现代网络平台赋能的电子出版。从内容角度看,出版已不再仅仅是一种学术行为和发表学术成果,任何人在任何地方也可以产生任何内容并以任何形式“发表”。这些“用户生成内容”(user-generated contents--UGC)正成为信息的洪水猛兽,冲击着传统的信息量、信息流和信息的可靠性。这些巨变和骤变如何改变出版行业和产业和出版学术?它们未来会如何演化?将会有什么新的法律、定式、挑战和趋势?它们对出版的影响是什么?对人类文明的记录、知识的传播、对社会有什么影响?如何去评价、甄别大量的UGC?尽管什么都无法准确预测,但这些出版领域的快速演变将毫无疑问会对人类的未来文明产生深远影响。所有这些出版领域的议题都需要学术研究,并有一个可信和高信誉的出版平台发表。我们非常幸运,处在这个风口浪尖,处在这个变革的大时代,可以担当这个使命。

介于国际上目前只有少数几本SSCI刊物和出版相关,也基本是订阅型的,缺少开源获取型的学术期刊,这激发张老师和我决定在Maximum Academic Press创办《出版研究》(Publishing Research)(www.maxapress.com/pubres)。《出版研究》将成为发表和出版理论、出版过程、出版方法、出版行为、当下和历史各类出版内容评估、出版史、全球产业出版趋势、统计和分析等研究成果的出版国际交流和合作的平台。《出版研究》将成为出版历史成果的仓储中心和促进出版产业的平台。张老师在创刊词中说:“作为创刊主编,我非常荣幸和出版界学者、出版从业者等一起建设这个平台”。作为出版社的创始人,我也深有同感。

我要感谢张志强老师和编委和作者、审稿人和读者将给予的大力支持。为出版学术研究和出版产业的繁荣做一点贡献。

 

在此也热情欢迎大家投稿和支持。(部分内容由创刊词修改)

程宗明

2022年4月3日星期日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140979-1332424.html

上一篇:大学毕业40年聚会-勾起改革开放初期的激情回忆

19 武夷山 汤茂林 罗春元 王启云 王福明 张士宏 籍利平 许培扬 张晓良 黄永义 杨思洛 郑强 史晓雷 冯培忠 李文靖 吴斌 王安良 胡泽春 李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3 12: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