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惊呆了] 比 Zenas 公理还狠:应废除出版前的同行评议。Prepublication peer review sh

已有 1359 次阅读 2022-9-14 15:39 |个人分类:科学 - 艺术 - 社会|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一切真理开始时总是在少数人手里,总是受到大多数人的压力。这是一个规律。

一万年以后,先进的东西开始也还是要挨骂的。

不是由于有意压抑,只是由于鉴别不清,也会妨碍新生事物的成长。

“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得到起码的知识。”

学习,学习,再学习。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

为我国2070年开始的诺贝尔科学奖“井喷”清除障碍、铺平道路!

客观规律是客观的;独立于人而客观存在。

我所追求的东西非常简单,我要以我微弱的力量,冒着不讨任何人喜欢的危险, 服务于真理和正义。

追求科学,需要有特殊的勇气。

                                                 

[惊呆了] 比 Zenas 公理还狠:应废除出版前的同行评议Prepublication peer review should be abolished. 

                        

一、Q1 和 1区 SCI 期刊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这可不是“民科”的奇谈怪论。

   SCI 期刊《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https://www.journals.uchicago.edu/journals/bjps/about  

   Since 1950, The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BJPS) has presented the best new work in the discipline. An international leader in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BJPS showcases outstanding research on a variety of topics, from the nature of models and simulations to mathematical explanation and foundational issues in the physical, life, and social sciences. Published on behalf of the British Society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the journal offers innovative and thought-provoking papers that open up new areas of inquiry or shed new light on well-known issues.

   简言之,BJPS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是 British Society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英国科学哲学学会)的代表性期刊。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的 2021 “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期刊分区表”里为1区、2区 Top 期刊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JCR期刊分区表 1区_拉曲线.jpg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在 Clarivate (科睿唯安)的 Journal Citation Indicator 里为 Q1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JCI 学科 Q1_拉曲线.jpg

                    

二、比 Zenas 公理还狠:Prepublication peer review should be abolished. 应废除出版前同行评审。

   在 2021 BJPS Volume 72, Number 3 的“Is Peer Review a Good Idea?”一文里,提出“Prepublication peer review should be abolished. 应废除出版前的同行评议。

   https://www.journals.uchicago.edu/doi/10.1093/bjps/axz029  

   Prepublication peer review should be abolished. We consider the effects that such a change will have on the social structure of science, paying particular attention to the changed incentive structure and the likely effects on the behaviour of individual scientists. We evaluate these chang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pistemic consequentialism. We find that where the effects of abolishing prepublication peer review can be evaluated with a reasonable level of confidence based on presently available evidence, they are either positive or neutral. We conclude that on present evidence abolishing peer review weakly dominates the status quo.

   机器翻译:

   应废除出版前的同行评审。我们考虑这种变化将对科学的社会结构产生的影响,特别关注变化的激励结构以及对个体科学家行为的可能影响。我们从认知结果论的角度评估这些变化。我们发现,如果可以根据目前可用的证据以合理的置信水平评估废除出版前同行评审的影响,它们要么是积极的,要么是中性的。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就目前的证据来看,废除同行评审对现状的影响微弱。

            

   该文目前是“高被引论文 highly cited paper”:

Is Peer Review a Good Idea  高被引论文 highly cited paper 2022.jpg

                 

   可惜,在该文里,我还没有找到 Joseph Agassi (约瑟夫·阿加西)教授的名字。其实阿加西教授早就有此观点:

阿加西 11_拉曲线.jpg

                                              

阿加西 22_拉曲线.jpg

http://ir.ihns.ac.cn/handle/311051/6393

                               

三、同行评议:只能强迫作者们制造“漂亮的废话/精致而平庸

3.1 丁肇中,2012-06-27,我这一辈子做每个实验都有大量人反对

   丁肇中说,他这一辈子做的每个实验都有大量的人反对。但科学的进展是多数服从少数,极少数人把大家的观念推翻了之后,科学才能向前走。所以科学不是靠投票解决的,可能一万人里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人反对你,但不代表他们就是对的。

             

3.2 善良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William G. Kaelin Jr 2017-05-25撰文《Publish houses of brick, not mansions of straw》,建议年轻人:多发些“稻草堆砌的豪宅 grand mansions of straw”论文而不要去做“坚固的砖房 sturdy houses of brick”。
   
温馨提醒:原文是“The danger is that papers are increasingly like grand mansions of straw, rather than sturdy houses of brick.” 不知道俺有没有翻译错误?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545387a
   由于此真诚的建议,威廉·凯林(William G. Kaelin Jr)获得2019年诺贝尔医学奖The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2019)。
   当然,还包括2016年获得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等等。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2019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medicine/2019/summary/

   William G. Kaelin Jr,  Prize share: 1/3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2019 was awarded jointly to William G. Kaelin Jr, Sir Peter J. Ratcliffe and Gregg L. Semenza "for their discoveries of how cells sense and adapt to oxygen availability." 

            

3.3 美国 SCIENCE 杂志2014年2月的《Peering Into Peer Review》一文,主要观点摘录如下:

   (1)同行评议根本不能预测研究的成果。这令人非常不安。 Peer review is not predicting outcomes at all. And that's quite disconcerting.

   (2)高影响力的研究被拒绝了,而低影响力的研究却得到了资助。 There is high-impact research that has been rejected, and low-impact research that has been funded.

   (3)在试验获得资助之前收到的同行评审优先级分数与发表时间之间没有显着关联。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association between the peer-review priority scores received before the trial was funded and the time to publication,

                         

    丁肇中申请书理论

   我有一个“理论”,绝对正确,可以告诉大家。

   在加速器实验的发展史上,过去50年里面,尽管我们为了获得经费,要写一个申请报告书,设定一个目标,说服政府的人投钱做加速器实验,可是往往实际发现跟原来的目标根本没有关系

   不要盲从专家的结论。

   要实现你的目标的话,最重要的是要有好奇心,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兴趣,不能因为别人反对你就停止。而且,你对意外的现象要有充分的准备。

丁肇中:科学发现的几点体会[N]. 人民日报2000-05-02, 189245版:科技.

http://edu.people.com.cn/n/2013/1230/c1053-23978650.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16370-1202379.html

https://hfffxc1d129f57bb244a4scwxxbfwp5uc06pcpffhh.eds.tju.edu.cn/kcms/detail/detail.aspx?dbname=CCND2000&filename=RMRB200005020055

                              

参考资料:

[1] The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https://www.journals.uchicago.edu/journals/bjps/about

[2] BSPS, The British Society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https://www.thebsps.org/

[3] Remco Heesen, Liam Kofi Bright. Is Peer Review a Good Idea? [J].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2021, 72(3): 635-663.

DOI:  10.1093/bjps/axz029

https://www.journals.uchicago.edu/doi/10.1093/bjps/axz029

[4] (苏)A.H.卢克 著,马约(署肖自力) 译. 科学史上的高水平人才[J]. 科学史译丛,1987(2):58-66. 

http://ir.ihns.ac.cn/handle/311051/6393

[5] 2022-01-14,废话的胜利:“精致而平庸”的论文是怎么发上顶级刊物的?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21917651029877855&wfr=spider&for=pc

https://ishare.ifeng.com/c/s/v002Jp5DFzdH3lFRG5toTmcDqGnY9jd9wHZ--aSCNq19ynrA__

https://xw.qq.com/amphtml/20220114A0BWKK00

https://view.inews.qq.com/a/20220114A07CS700

[5-2] Dennis Tourish. The triumph of nonsense in management studies [J]. Academy of Management Learning & Education, 2020, 19(1): 99-109.

https://journals.aom.org/doi/10.5465/amle.2019.0255

[6] iPlants,2021-10-11,【PNAS】“同质化”论文暴增,从根本上阻碍了科学的进步!

https://mp.weixin.qq.com/s/oEFxMf4l8jNTpWkWYycB_w

[6-2] Johan S. G. Chu, James A. Evans. Slowed canonical progress in large fields of science [J]. PNAS, 2021, 118(41): e2021636118. October 12, 2021.

https://www.pnas.org/content/118/41/e2021636118

[7] 科学网,2012-06-27,丁肇中:我这一辈子做每个实验都有大量人反对

https://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2/6/266143.shtm

   丁肇中说,他这一辈子做的每个实验都有大量的人反对。但科学的进展是多数服从少数,极少数人把大家的观念推翻了之后,科学才能向前走。所以科学不是靠投票解决的,可能一万人里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人反对你,但不代表他们就是对的。

[8] 科学网,任春晓,2010-08-06,《科学家》文章:论文同行评审过程有待改革

https://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0/8/235694.shtm

   传统同行评审过程最常见的弊端是它消极对待真正的创新思想,拒绝领域内具革命性的文章。另外,一篇文章的重要性几乎不可能很快地表现出来,真正评价一篇文章在该领域的影响需要数月甚至数年。

   同行评审出现了300多年,现在是时候进行改革了。在更广泛的领域进行透明和持续的评审能够减少传统同行评审的不足,而且可以使新发明和新发现在正式发表之前就受到关注。另外,“信誉系统”也许是确保评审过程完美的关键。

[9] 科学网,2008-12-16,英国推出无同行评审的新型研究资助

https://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08/12/214490.html

   Braben说,同行评审“会自动歧视那些挑战传统的意见,对大多数研究来说这没问题,但是对那些我们已知领域之外的新想法来说,同行评审可能对这些想法不利,而20世纪所有伟大的想法都是属于此类”。

[10] 科学网,2009-09-16,研究证实带正面结果的论文更受评审人青睐 说明同行评审也无法避免主观和偏见

https://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09/9/223423.shtm

   国际出版伦理委员会主席Liz Wager说:“这证实了同行评审是由带偏见主观的人所完成的。所有人都希望新东西起作用,他们就是想相信这些。”

[11] 科学网,2015-01-12,科学家分析同行评审有效性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paper/201511219413977135306.shtm

   同行评审在预测“良好的”论文方面是有效的,但可能难以识别出卓越和(或)突破性的研究。

[11-2] Kyle Siler, Kirby Lee, Lisa Bero. Measur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scientific gatekeeping.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015, 112(2): 360-365.     JAN 13 2015

http://www.pnas.org/content/112/2/360

[12] 李侠. 激励机制与评价决定基础研究的未来[N]. 光明日报, 2022年02月24日16版:新科技

https://epaper.gmw.cn/gmrb/html/2022-02/24/nw.D110000gmrb_20220224_2-16.htm

https://epaper.gmw.cn/gmrb/images/2022-02/24/16/2022022416_big.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829-1326756.html

   为了使上述激励机制的设计目标平稳落地,需要对基础研究进行细分。笔者曾根据研究的不确定性与难度把基础研究从0到1的突破划分为三个阶段,分别是:0~0.50.5~1以及1~N阶段。

   基础研究的0~0.5阶段的最大特点就是漫无目的的探索未知的研究,完全无法规划与预测,它理应由科学共同体中最具理想主义情怀的个体来承担,科学史的研究已经无数次证明这类人在任何时代都是比较稀少的,他们是基础研究队伍的核心圈层。那么,在这一阶段,国家只需要辅以不计任何回报的适当投入即可。

   在0.5~1阶段,由于研究的目标已经很明确,此时需要由那些持现实主义理念的科技共同体成员来完成,这是基础研究队伍中的基本盘(中间层),同时也是基础研究投入中的主战场,其绝大部分投入由国家提供,所谓世界范围内的科技竞争主要在这个阶段内展开。

   至于1~N阶段的基础研究,这部分研究属于基础研究成果横向扩散与拓展阶段,由于基本科学原理已经明确,它完全可以由基础研究团队中持功利主义理念的外围人员来完成,从而加快实现从科学原理向技术原理的转化,这些基础研究队伍中的外围人员通常是指那些介于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之间的科研人员,他们的归属方向完全由两个相邻研究领域的边际效用来决定,即哪个领域边际效用高向哪个领域转移,这种现象也是基础研究活跃度的重要检验指标,理想状况下,它的投入主体应该主要由市场来提供。

[13] 客观日本,小岩井忠道(科学记者),2022-05-30,确保人才和时间恢复研究实力,日本的政府支援劣于韩台等国家与地区

https://www.keguanjp.com/kgjp_keji/kgjp_kj_etc/pt20220530000003.html

   丰田列举了下面几项被认为导致日本研究能力下降的原因:“随着国立大学法人化,2004~2015年削减了基础运营补助,采取了选择与集中政策”;“2016年以后虽然维持了运营补助总额,但在动摇研究基础的张弛政策的指导下,部分大学进一步削减了教师数量”;“教育改革、社会贡献和诊疗等工作增加导致研究时间减少”;“要求短期内取得研究成果”、“教师和研究人员的短期聘用导致职业不稳定并失去吸引力”。这些几乎与10年前指出过的原因基本相同。

   丰田校长并没有彻底否定经常被研究人员诟病的“选择与集中”政策。他指出实施“选择与集中”是有意义的,但并不清楚能否顺利推进;他认为,对于难以预测的创新,应该广撒网,让大量研究人员做各种不同的研究,确定能顺利进行时实施“选择与集中”的方法比较合适。

         

相关链接:

[1] 2020-07-23,[待考证] Zenas 公理:阿加西教授(Joseph Agassi)于1980年代?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43254.html

[2] 2022-07-17,[小总结,崩溃] Zenas 公理:你什么时候失效啊!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47631.html

[3] 2020-03-30,Zenas公理:几点必要的解释或补充(草稿)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25985.html

[4] 2022-05-13,平庸的胜利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38370.html

[5] 2021-10-12,“同质化”论文暴增:“同行评议”阻碍“0到1”原创的新实证结果(PNAS)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07679.html

[6] 2022-08-18,[汇集] “同行评议”阻碍创新的近年权威期刊的参考文献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51670.html

[7] 2021-10-15,[旧闻] 2014年 SCIENCE 杂志:“同行评议根本不能预测研究的成果。这令人非常不安。”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08100.html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感谢您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

                          

—— 附录(1) ——

2020-01-12 科技资助评价:到底要不要“同行评议”?(要点).jpg

2020-01-12,科技资助评价:到底要不要“同行评议”?(要点)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13897.html

参见上图,不论采用那种划分,都大体上是一种从“未知”→“已知”的变化趋势。

显然,在靠近“未知”的地方,应该淡化同行评议;

相反,在靠近“已知”的地方,应该强化同行评议。

                          

—— 附录(2) ——

人类科技史上的三个“奇迹年”,都没有“同行评议”

http://www.casted.org.cn/channel/newsinfo/7562

人类科技史上的 3 个“奇迹年 Annus mirabilis”,

作为现代科学诞生年的 1543 年(维萨里的《人体构造》和哥白尼《天体运行论》)、

1666 年(牛顿)

1905 年(爱因斯坦),

科学巨人们所创造的科学奇迹,

以及构成现代科技体系的大多数重大科技成果,

都不是在同行评议下完成的。

                    

   例如,爱因斯坦在1905年将他的四篇著名论文在《Annalen der Physik》发表,当时这些论文并没有采用我们今天所谓的同行评议过程。该杂志的接受率非常高(约为90%-95%)。有鉴别力的编辑对出版的内容做出最后的决定。

刘进平,2018-05-07,爱因斯坦奇迹年的5篇论文经过同行评议了吗? 精选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9731-1112810.html

                       

   1905年是爱因斯坦的奇迹年, 这一年他写下了五篇改变物理学也改变世界的论文。这是100年后的2005年成为国际物理年的原因。爱因斯坦1905年4月完成了他这一年的第二篇论文“测量分子大小的新方法”,这就是他的博士论文。也许因为忙于他的若干革命性研究,特别是这个工作的后续研究,直到7月20日,爱因斯坦才将博士论文递交给苏黎世大学哲学学院院长(Dean, Faculty of Philosophy)。Kleiner 和 Burkhardt 两位教授负责审核。7月24日爱因斯坦获得博士学位。

   而在这之前,爱因斯坦博士论文的后续工作,即关于布朗运动的论文5月11日已经被 Annalen der Physik 杂志收到,当年发表。这是1905年他完成的第三篇文章。8月,爱因斯坦将博士论文投给同一杂志,次年发表。他1905年的另外三篇文章是:第一篇关于光量子假说,第四篇关于狭义相对论,第五篇关于相对论质能关系。全部发表在 Annalen der Physik。当时该刊拒稿率只有百分之几。

施郁,2016-08-01,爱因斯坦被拒授过博士学位和副教授职位吗?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395-993806.html

                                     

1673 年 31 岁的牛顿(Isaac Newton)为什么要退出英国皇家学会(The Royal Society)?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28150.html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07667-1355299.html

上一篇:高校有组织科研重大课题立项建议:顶级科技专家成功的具体原因
下一篇:[小资料] 丁肇中“绝对正确”的申请书理论
收藏 IP: 202.113.11.*| 热度|

17 檀成龙 秦四清 王涛 宁利中 杨学祥 尤明庆 范振英 孙颉 曾杰 黄河宁 崔锦华 汪强 李文靖 周忠浩 武夷山 高宏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18: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