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炉匠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ujiangxiao

博文

师徒三人来取经 精选

已有 4887 次阅读 2012-4-15 13:4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师徒三人来取经

     在科研领域, 有什么问题先读文献, 解决不了再和作者通电邮, 再不行就打电话. 三招都不能解决关键问题的时候, 就需要直接派人去"取经", 百闻不如一见嘛.

   兄弟我 (先自吹一下), 多年以来自然积攒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绝活, 小小炉匠怀里揣个金刚钻.  这实际也挺正常, 咱老中虽然大愚若智, 但小聪明还是有的.  可真正的科研高手却从来不吹牛, 他们一口一个 "I am so dumb" (我真傻!)  却处心积虑挖掘别人的聪明才智武装自己.
 

  要知道,  这年头最怕写文章没人读. 科学文献浩如烟海, 一个人的原始文章能被别人读读题目摘要已经不容易了. 如果你的文章不但有人细读, 而且还有人愿意来学, 那可真是小概率事件.  所以每当有人提出要来我这访问一下的时候, 我都会觉得受宠若惊.  生怕慢待了这些真正的高手.

 本周星期一二三,  来了一位高手.  陪了三天时间虽然耽误了不少工作, 但是心里却很有感触.  记在这里与大家分享.

师徒三人是一位正教授, 带着一个刚出道的助理教授和一个刚拿博士的学生. 教授五十出头, 满头白发. 他是名门出身, 藤校博士, 一位导师是炸药奖获得者. 博后导师也是我极为敬重的神经生理学家. 名门出身就是不一样, OCD 比我严重多了. 他是系主任, 公务繁忙, 却还是在来以前抽时间把我的文章印了一堆, 在飞机上读, 在小本子上记了一大堆问题. 那两位徒弟则是两眼一摸黑,一问三不知. 多半是傻吃实睡, 看看电影混了一路.

   第二天早给他们演示实验, 我已经多年不动刀了, 可是那天我的助理发烧, 临时不来了, 一行人总不能眼巴巴浪费一天吧. 只好由我亲自上阵. 先乱忙了一阵准备工作, 楼道里冰在哪屋, 双蒸水在哪屋我都不知道. 总算准备好了, 还好宝刀没老, 众目睽睽之下手没抖. 不过还是有些怪怪的感觉, 想起日本一个老电影的场景, 小镇萧条的青楼,  老板娘都五十多了, 忙不过来时还要亲自上阵. 

     两个徒弟还是很好的, 那个印度妹妹见我洒了一桌子水还抢着帮我收拾. 在中国古代师徒制的时候有个形容词叫有眼里见”, 指徒弟在看师傅工作时不断揣摩师傅下一步需要什么, 可以在师傅一伸手的刹那间就递上合适的工具. 一般师傅总会看重有眼里见的徒弟. 但现在美国的研究生大多数没有眼里见, 往往眼看着父母, 师傅抬重东西都不会伸手帮一把. 这也许是因为现代社会动脑多于动手. 也可能是由于现在的师傅已经不动手了, 反而让有眼里见的学生处于劣势, 比不上能说会写, 人际交流能力强的学生.

    我一边动手, 那教授就一边十万个为什么. 我一边解释一边还自夸说魔鬼总是藏在细节里. 一直忙到下午才开始采集数据, 一边做实验一边分析数据一边讨论是做研究最快乐的时光了. 两个PI一起做实验, 一边做一边讨论, 打赌讲笑话, 如果结果估计能发表还可以马上打草稿.  这种机会在现在的环境里是很少的.

   他们的新项目是研究在老年疾病时大脑皮层内部线路的变化, 当变到什么程度时就会突然丧失功能, 大量失去记忆等等. 他们在学校里拿了一个内部的基金, 要一年内出结果以便申请NIH的基金. 所以我们的讨论不能不粘上一些铜臭气, 比如做什么结果来得快, 好去要钱. 两个徒弟不会享受科研的乐趣, 也不禁累, 中途频频溜出去上厕所买咖啡, 印度妹妹天没黑就哈欠连天, 实验没做完就先回去小睡一觉. 

    因为另一个徒弟将是他们新项目的实际执行者, 他师傅就屡屡强调让他跟我一步一步仔细学习软件的操作. 其实软件操作没什么奥妙, 就是有很多选项, 多练练就熟了. 师傅有点过分细心. 徒弟就有不耐烦的样子. 我不禁想起以前在线中英字典还不完善的时候, 会把操作分成两个字来翻译, 变成“fuck-do”.  他当时跟我摆弄软件时的心情也许与这种翻法很贴切. 忙到九点半才回家. 

   星期三不做实验, 我们把昨天的实验数据又边看边点评了一遍, 各自找出喜欢的亮点. 午饭后师傅拿出他在读我文章时发现的一系列问题, 一个一个地问. 边听边寄. 有些文章里的话我都记不住在哪里讲的了, 只好问他指明出处. 好在知识都是记在潜意识里的, 在潜意识里的知识会编成一张自圆其说的大网, 只要网是完整的在问到某一个单独的知识点的时候人都会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我又经历了一次对我十几年来文章能否自圆其说的考验, 看着他很满意我也很得意. 他们上飞机前最后一个节目是在我实验室里拍了很多照片, 有几件自制的小仪器让我各造一套卖给他们. 

后记

他们走了以后拖了一大堆工作给周四周五, 有三篇文章要审, 只好厚脸皮拖到下周, 要判考试卷, 这个不能拖. 还要和人合写基金申请, 虽然死期还有两个月, 但要先给合作方写个草稿, 这样他们才能动起来 这个也不能拖. 

今天是星期六, 早上睡个懒觉. 大太阳天, 起来给菜地除草, 葱叶都黄了, 赶紧浇水. 青蒜, 韭菜和香椿都好嫩. 又开垄种了地油豆, 猪耳朵扁豆, 苦芹和香菜. 人也晒晒太阳补充一些维生素D.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91685-559474.html

上一篇:纽约市长的城市发展观点-- 风水轮流转
下一篇:如何在进入实验室后出类拔萃

22 刘用生 王晓明 喻海良 肖振亚 刘蓉晖 曹聪 李灿 刘玉仙 唐小卿 孙永昌 曹建军 李毅伟 武夷山 王恪铭 汤治国 陈筝 李志俊 潘恒 周素琴 朱嘉宝 唐常杰 陆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8 19: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