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i2782726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ei278272611

博文

十月杂感 精选

已有 5054 次阅读 2015-10-9 22:1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好久没有写东西了。想写的东西太多了,有时候提笔起来,又不知该不该说,只当写写自己的心情吧。

走了一年回来了,实验室来了很多陌生的面孔。刚开学实验室一起吃迎新饭,因为我刚回来和实验室研一的小师弟小师妹还有导师在一桌。听着几个师弟师妹报自己的年龄,有94年出生的,瞬间觉得我这个88年出生的苍老了。

刚回来大家对那面的事情很好奇,问这问那,我也很喜欢和他们讲我在那面的生活。可后来渐渐的我发现没有太多的共同话题可以讲。除了开开玩笑,自己也不再多说我对未来的担忧和打算,因为有些事在他们看来就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的无奈,抑或是我要求过高。抑或“你是博士”,可他们不知道,也正是因为我是博士,我才怕别人认为我会与众不同,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的恐惧吧。而这种恐惧,说多了人家会觉得“矫情”的。好“孤单”,我会时不时会想起那面的朋友。

本打算回国这半年就搞定毕业的事儿,导师也同意了,谁知回来了才知道系里说不能毕业,因为硕博连读没有超过五年。虽然我已经足够了学校学院和系里面的毕业条件,虽然所有可查的文件上都没有硕博连读必须要五年以上的要求。我知道,我不理亏,但是人在屋檐下,闹僵了也不好。郁闷,觉得整个个人短期计划都被打乱了。气愤、委屈、不满、各种情绪涌上心头,于是在宿舍呆了将近一个星期。老爸说,不要把不满的情绪表现出来。我尽力了,但是还是没做好。之后又不得不和一些有关联的老师朋友解释自己不能年底毕业。每解释一次,觉得自己像是一个骗子一样,像是自己没有搞清楚状况就白白的浪费了人家的精力做一些相关的事情。内心充满自责和委屈,于是我变的有些沉默。

找工作吧,可靠性,招的企业少。投了几个工作,也如石沉大海一般。因为发了5篇SCI,还有2篇在审,很多人都认为我适合去高校。我导师、我父母还有周围同学。我知道好的学校如985太难进了,基本没报啥希望。211如果没有试验平台,没有试验数据,以后也不好发文章,未来的路也很难走。于是高不成低不就。爸爸以前当过兵,所以觉得部队特别好,爸爸特别希望我能进部队的科研院所。可是一想到有些科研院所进去之后没有了自由,就像一只只能在一个笼子里面飞的鸟,我就心生畏惧。目前,工作还杳无音信。

还在我为工作的事儿惆怅的时候,也不知怎么的,老爸总催我找男朋友。基本上每次打电话都会催几遍我。以致于我后来都不敢主动给家里打电话了,即使打电话也基本上不超过5分钟。PS:超过五分钟之后爸爸肯定就会催:“赶紧找个对象吧,你都多大了?!”说的我好像没有人要的大龄剩女,尽管确实没有人要。一种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觉,工作没人要,做女朋友没人要。因为不能年底毕业,导师也觉得我现在应该找个男朋友,甚至觉得找个男朋友比找工作重要。导师说,你看和你同届的某某都生孩子了,你还连男朋友都没有呢!一种我与世界背道而驰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加深了我的“孤单”。

在那面知道了有慈善机构可以收头发做假发给那些化疗没有了头发的人。于是回国之后,几经查找终于也找到了类似的组织。十一期间,剪了30厘米的头发捐给了那个组织。因为是第一次捐,也没什么经验,头发被大家玩的有点乱,还希望能不影响他们加工。一些同学不理解,好好的头发为什么剪了捐了,我笑着说:“我的还能长,他们不能长啊。长发绾君心,我做不到的就让我的头发帮助别人做到吧!”

   






http://wap.sciencenet.cn/blog-895207-926918.html

上一篇:美国留学之感受二——熬过去就好了
下一篇:出国小感(一)

12 水迎波 宁磊 武夷山 王春艳 钟炳 刘旭霞 谢平 鲍海飞 张旸 蒋德明 苏光松 WJian0734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0 19: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