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勋说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imonjo828 海纳百川,兼容并蓄;求知忌满,得志莫狂。

博文

两会访谈:调低增长预期有利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已有 2686 次阅读 2012-3-11 10:14 |个人分类:中国经济时报|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中国经济, 记者, 房地产调控, 人大常委会, 小微企业

  
  ——访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贺铿

  2012年3月11日,刊于中国经济时报


  ■本报记者 周子勋
  3月7日下午6时许,暮色渐渐降临。在湖南省代表团驻地国谊宾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这里足足等了一个下午,为的是采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贺铿。
  晚上6时20分,贺铿终于出现在驻地一楼的公共休息区。按照约定,他先接受一家境外媒体采访,本报记者只能坐另一桌等着。但本报记者心里有些忐忑,怕他不接受专访。在那家境外媒体采访结束时,记者赶紧迎上去,贺铿说:咱们饭后再约。这时,记者的心情才逐渐放松。
  晚上7时30分,贺铿如约而至,欣然接受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的专访。


  今年经济增长面临四大挑战


  中国经济时报:今年经济预期目标设在7.5%,你怎么解读?
  贺铿:我认为,7.5%应该说是中央对经济增长理性的判断,因为今年我国经济增长确实遇到很多压力,这主要是:外需压力比较大;小微企业困难很多;房地产调控处于胶着期,过去一味依赖房地产,现在大家都认识到这是个不可持续的事,但也不可以让它反弹;至于投资,从1998年以来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投资拉动,现在越来越认识到这也是不可持续的,而且经济结构调整任务艰巨,污染了环境,消耗了能源。中央已经认识到了问题所在,经济增长质量更重要。
  中国经济时报:你认为今年经济增长将要遇到哪些挑战?
  贺铿:我觉得,第一,地方政府依然还是想保GDP,如果这个东西不能克服的话,我国的经济发展可能会遇到更多麻烦。
  第二,金融风险在加大,比如说房地产,如果下降太快,是有问题的;如果松绑,让其反弹,问题更大,所以说这是个两难问题。
  第三,地方的债务,尽管大家说在可控范围之内,但风险还是很大。
  第四,社会资金,包括民间资本都遇到了很大挑战,就是实体经济空心化,这种情况在2007年和2008年也出现过。
  中国经济时报:今年的物价控制目标是4%左右,和去年基本一致,但去年实际增长了5.4%,你对今年的物价走势是怎么判断的?
  贺铿:今年的物价形势肯定比去年好,去年提出4%,当时我就说过,做好工作的话能达到5%,原因主要是去年的形势比较严峻。今年我比较悲观一点。有预测认为今年的物价增长为3%,甚至有人预期是通货紧缩,其实今年上行的压力还是很大的,但4%应该控制得住,比去年好一些。第一,大家的通胀预期没那么高了;第二,我们的供给情况比较好,去年农业大丰收,粮食连续八年增收,粮食丰收是物价稳定的基石;第三,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出台的措施也很对,所以今年保障食品供给,牢牢抓住“米袋子”省长负责制和“菜篮子”市长负责制。再者就是狠抓降低流通环节的成本,应该说都很具体,这些如果抓得好的话,物价今年应该比去年要好点。
  中国经济时报:目前房地产调控处于关键时期,但有传言说目前多家银行首套房贷利率下调了基准利率,有的甚至还在基准利率上打九折,你怎么看当前的房地产调控?
  贺铿:房地产市场一定要调控,但限购限贷的方法我不赞成。买房的自由不能限制,所以,这个限购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银行贷款是安全的,政府为什么不让银行放贷?其实这些办法都是些“岂有此理”的办法。但是发展到今天这样,我不主张改变,一改变就会带来很多麻烦。
  怎样引导房地产市场的合理消费,关键是开征房产税,当然,加税不要增加老百姓的负担,也就说在正常的住房面积中不要增加,如果面积超过了很多就要征税,而且要征很重的税,要让大家感到,有房住得起,但要炒作就风险很大。


  急需推进的改革


  中国经济时报:今年改革成为一个重要主题,你认为哪些领域的改革急需推进?哪些方面的改革会取得一些进展?
  贺铿:我很赞成总理报告里关于重点领域的改革。在我看来,有以下几方面改革急需推进:第一,分配收入制度的改革。现在收入分配不公已经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内需上不来,从经济学上讲,收入分配差距越大,用于消费的比例越小,制度两极分化一定要得到改变,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限制高收入者的收入,增加中间收入者的数量。不改革这个问题,社会不安定,经济也不能发展。
  第二,改革财税体制。财政体制的改革一定要推行一般性转移支付制度,这种专项转移支付的形式要少之又少,划清中央和地方的责任。中央想做的事,中央全掏钱,地方配合做好,不要地方掏钱;地方的事就是按转移支付系数转到地方,让地方人大去审查它的预算,不要把地方跟中央混在一起,现在是钓鱼工程,弄得跑部钱进。所以转移支付制度要继续改革。
  税收体制也要改革,进一步巩固中央财力,一定要加强中央财力,我们现在的中央财力占整个财力的52%,这其实不多,世界上都是70%—80%,甚至德国、英国都在90%。我国幅员辽阔,发展很不均衡,没有中央财政的转移,欠发达的地区怎么发展,所以中央要有足够的财力作为支撑。可见,转移支付制度要改革,税收体制也要改革,不能削弱中央财政,我们的政策不能老听富人地区的说法,要听一听一般老百姓的看法,听一听穷人的看法。
  第三,推进房产税改革,总理报告也提出了,我希望这个改革要突出,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房产税是引导合理消费,遏制投机的一个基本手段。不能靠禁,这是没道理的。
  第四,资源性产品的价格,石油、煤炭,不能老让发改委去管,管得再好,市场的意见也很大,应该让市场去管,让市场决定一切。
  第五,金融体制改革,重点是利率市场化的问题,老是要这么多储户存款赔钱就不合理,要让利率市场化伴随着民间金融机构合理化,我们这么多的社会资金不能老让它去放高利贷,要让它进入到合理的金融体系当中,阳光化。它的力量虽然不如国有四大银行,但足以可以去竞争一下,它要是给3%—4%的存款利率,这时老百姓才不会承认四大国有银行,所以说要有竞争,金融体制非改革不可,否则利率市场化没法推进。


  金融一定要为实体经济服务


  中国经济时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这跟去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有何区别?
  贺铿:积极财政政策的意义,就是不要过分扩张,所以我们今年的财政赤字相对减少了15%,我是完全赞成的;稳健货币政策就是保持合理的货币投放规模,金融是一定要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实体经济遇到困难,金融就得跟上,所以不是一般意义的稳健,是要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问题,根据实体经济的情况,要在货币的量上掌握好,不是越紧越好,由此可见,提出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中国经济时报:转变方式问题一直在提,但依然没有实质性进展,你认为问题出在哪里?
  贺铿:我认为问题在于没有找到着力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关键是转变自己的能力,不要为GDP而GDP,引导经济自主增长。这是第一要转变的问题,不要稍微下降就着急又找项目又投资,要引导才行。第二是在政策上,要促使这个企业在自主创新上花力气抓问题,怎么促使呢?你不能简单地靠消耗能源来加大生产,一定要在产品的科技含量、技术含量上找出路,简单产品赚不了多少钱,只有科技含量高的才能赚钱,我们要有这个机制体制。苹果就是一个典型。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86879-546431.html

上一篇:不打破垄断,“公益性国企”只能是空话
下一篇:两会观察:减税成为社会广泛共识
收藏 IP: 221.223.85.*|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3 04: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