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元
“披肝沥胆” 20年
2023-12-30 16:46
阅读:952

image.png

这是本人最近20年的γ谷氨酰转肽酶(γ-GT)的变化曲线,说γ-GT升高是肝和或胆细胞出问题了,死得快。曾经因此超标化验了所有与肝有关的指标,什么甲乙丙丁戊肝,甲亢.....,能查的都查了,没发现原因后,医生说可能和工作压力有关。在网上一搜,还真有说与工作压力有关的。

20年里开发了2个系列产品:心脏封堵器和铁基可吸收支架。2005年刚下海一直到2008年封堵器产品CE获批,忙于产品开发与注册和下海带来的心理压力,导致γ-GT急剧升高,忙到2008年奥运会开闭幕式都没有看。2009年最高255 U/L,正常上限的4倍多了。2009年后又因为铁支架动物实验结果不好,且随着先健科技港交所上市,投资人关注带来的心理压力而一直维持高位。2015年后随着问题不断解决,动物实验结果不断改善,到2018年铁支架获批临床试验而逐步降低。但2019年铁支架项目分拆成新公司,且临床试验并不顺利再一次增加,特别是今年遇到股灾,又升到122 U/L,又超上限一倍多,看样子“披肝沥胆”可能真有医学基础。把曲线超出部分的面积进行积分,应该可以算出20年里多死了多少肝细胞,哈哈!可能要铁基可吸收冠脉支架大卖和/或元心成功上市后才能再回到正常值了。今年已经过了60岁生日,希望65岁前完成。

先健心脏封堵器是世界上最“贴心”的封堵器,如预防中风的左心耳封堵器获批在美国做临床试验时,美国医保局就愿意出钱覆盖临床试验中的先健封堵器。因为我们产品能做美国产品做不了的病人且结果优异。也因此有幸参与了2016年央视一个小时的“走进科学”节目《给心脏补窟窿(上、下集的拍摄,科普用于治疗先天性心脏病的心室间隔缺损封堵器。本人作为Project Leader 组织起草的心脏封堵器国际标准ISO 22679:2021 也在2021年由ISO发布。几个奖项都是配合和我们一起开发不同封堵器的医生申报的。

铁支架也会是全世界最好的可吸收血管支架。因为我坚信这点才能坚持20年。惟这样才值得这么多死亡的肝细胞。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张德元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865037-1415970.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